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六十六章 纵横披靡

入目之处空空如也,一个鬼影倒没有,可那低沉的轰鸣声,却越发响亮,竟似在这短短刹那的功夫,已到了附近一样。

妇人姣好的面容瞬间苍白,惊骇的四下狂瞅,但随后猛然想起了什么,一转身,以比刚才犹还快三分的速度,急忙破空而去。

但是就在这片刻的耽误,刚才还空无一人的远处,蓦然一点银光闪动,随之又消失不见,等银光再次亮起时,竟已到了只有百余丈的距离处。里面隐隐有个背生双翅的人影,正是韩立追了上来。

韩立看着前面红光中破空而飞的妇人,也对其遁速之快感到一丝意外,看来天下之大,各种奇功妙法,的确数不胜数。一个结丹期女修,竟然也有这种可怖的遁术功法,那世上比风雷翅更快的秘功、法宝,说不定都还有不少呢。

韩立心里有点感慨,但的背后风雷翅,可一刻也没有停下过,只见银翅再一次扇动下,韩化化为一道光弧,一闪之后出现在了妇人的正前方,然后从容的单手一抬,五指微张,五道青色剑光瞬间从指尖处激射而出。

妇人惊得面无人色,大叫一声:“前辈,饶命!”随后周身红光和一下耀眼夺目起来,瞬间和那几条青色光带融成了一个青红色的凝厚光罩,将其牢牢的护在其中。

韩立眉头微皱一下,淡淡的望着此女不语,结果五道剑气连成一线,击到了光罩之上。

“噗噗”几声闷响传来,这风火属性护罩,威力还真是不小,竟一连挡下了前三道剑气,但当第四道剑气也击到了上面时,在妇人绝望的目光中,此罩破碎了开来。此妇人根本来不及施展其它手段,就被后两道剑气洞穿要害而亡。

韩立看着直坠而下的妇人尸体,轻摇了摇头,手指一弹,一颗火球飞出,将妇人尸体化为了灰烬。其身上的储物袋和那件光带状的法宝,则被他单手一招,稳稳落入了手中。

“我若不杀你,恐怕就轮到魔道的元婴期老怪物追杀我了。”韩立叹息了一声,周身雷光闪动下,又朝神识锁定的另一人遁去。

这一次的目标,正是那所有修士中修为最深的那名乌衣修士,其修为已到了结丹中期顶峰,马上就要进入结丹后期的样子。

不过韩立在追逐途中,忽然一拍灵兽袋,放出了大批三色噬金虫,然后在神念牵引之下,所有飞虫立刻凝聚成了十几口三色飞剑,分别向那些正拼命而逃的筑基期修士追去。这些人的修为浅薄,遁速也较慢,韩立懒得再一一将他们灭杀,用这些另灵虫变化的飞剑,足可以同时击毙他们。至于那几名结丹期修士,则由他来亲自收拾掉。

毕竟这些人遁速不慢,光靠灵虫追赶它们,恐怕没什么把握,因为噬金虫的遁速在短距离内倒还可以,一跑出如此远的距离,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

乌衣修士脚踩一只乌黑发亮短刃,脸色阴沉的闷头赶路。这一次出来寻找杀害他那位六师弟的凶手,没想到竟一头撞到了元婴期修士手上,看来他那位六师弟,就是不是这位不知名修士出手灭掉的,肯定也是和那些御灵宗修士有一定关系。而看御灵宗修士一见后面那人追来,比他们更惊恐的样子。十有八九是御灵宗家伙招惹的仇家,而他们这次算是殃及了鱼池。

要不是对方来意不善。十有八九会做出杀人灭口的勾当,他还真不愿就此狼狈而逃。不过不管怎样,这一次牵扯出了元婴期修士,那六师弟被灭之事,就不是他们可以处理的了,回去后一定要禀告自己那位师傅,让他老人家出马才行。

对方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追杀他们魔道的结丹修士,那这人不是其他势力的元婴期老怪物,就是什么过路的散修,否则对魔道如此庞大的势力,总会有一点忌惮之心的。

乌衣修士正暗自担心之际,忽然从侧面传来一阵怪异地雷鸣声,断断续续,忽高忽低的样子。乌衣修士的心里一惊,急忙警惕的转首看去,结果眼前青光一闪,就人事不知了。

韩立面无表情的一招手,将青色巨剑从远处尸体上召回。

此人虽然在飞遁途中还小心的开启着护身光罩,但是在他数柄青竹蜂云剑所化巨剑一击之下,那护身之光如同薄纸一般苍白无力,被一击就破,丝毫阻挡作用都没有起到。现在他目光一转之下,遥遥望向了远处的另一方向。

在两颗碧绿骷髅头的牵引下,锦衣修士神色紧张地向左右观望个不停。他很清楚,别看一气跑出了如此远距离,并且那元婴期修士也没一开始追他,但只要他还在对方强大神识笼罩之下,就时刻可能被对方追杀上来。

因此这位一边全力飞遁,一边尽量的将神识全开,时刻将心提在嗓子眼上。结果,当他心神不宁地又一次转首前方时,心一下沉到最深处。

只见不远处的空中,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名二十余岁的青年,一身淡青儒衫,温和的冲他笑了笑,露出一副闪闪发光的雪白牙齿。

锦衣修士尚未来及调首而逃,那青年的已经和颜悦色说道:“道友跑了如此长的路程,实在太辛苦了,还是让韩某送送道友一程吧!”

韩立一说完此话,大袖一甩,无数金点从袖中一涌而出,瞬间化为一朵巨大金云,遮天蔽日,向下森然扑下。

锦衣修士还未来及惨叫一声,便连人带法宝被金云吞没了进去,片刻后朵金云再次飞起,原地空空如也,锦衣修士从人间就此蒸发。

“再次进化的噬金虫,果然比原先厉害的多了,竟然连法宝都刹那间吞噬的干净,真不愧有无物不噬的称号。”韩立见到这般情形,神色不变,口中却喃喃的自语了几句。

随后他从袖中抛出一只灵兽袋,那些金色噬金虫在空中多盘旋了几圈后,才恋恋不舍的飞进了袋中,这让韩立微一皱眉,心里叹了口气。

随着这些虫子的强大,控制它们可没有像以前那么得心应手了,这让韩立高兴之余,又有点奈。

轰鸣声一起,韩立在银光中消失不见。

菡云芝骑在洁白的灵禽上,化为一道长约三四丈的白虹,向前匆匆飞遁。此刻她和灵禽都罩在柔和的白光之中,衬着洁白如玉的面容,凭空增添了几分圣洁的气息。

只是她如今娥眉紧锁,手中拿着一块巴掌大的绿色玉碟,正仔细的看个不停,脸上阴晴不定。

玉碟晶莹剔透,翠绿欲滴,边缘处有诸多金银色上古符文和一些深奥的铭印花纹,散发着惊人的绿色灵气,一看就知是件非同一般的异宝。

而在玉蝶中心处,光滑如镜的地方上,有这七八个红色光点正忽暗忽明的闪烁个不停,仿佛红色的萤火虫一般。可就在这时,一个光点亮了一下后,蓦然从中心处消失不见。

菡云芝见此,抿了红唇,脸上现出了一丝忧色,更加凝神盯着手中宝物,眼也不眨一下。但仅仅片刻后,又有两个红点,同样狂闪一下,也从玉碟表面消失了踪迹。

菡云芝秀丽冰洁的脸上,终于神色大变。

当碟上又有一个红点灭掉时,玉蝶上就只有两个南辕北辙的光点,还在微微闪烁个不停。

“除了我和柳师妹外,四名筑基期弟子几乎同一时间遭了毒手。难道这人会分身之术,还是另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神通。看来,还是太小瞧了这些元婴期老怪物的神通。估计鬼灵门的那些修士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早知道如此,还不如所有人聚到一起,和此人拼一下呢。”菡云芝温婉的一拂额前的青丝,嘴角露一丝苦笑的自语道,声音几乎低不可闻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