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六十三章 噬金灵剑

韩立见两人认了自己,心中有一丝说不出的莫名感概,默然了一会儿后,口中才悠悠说道:“当年我离乡求道时,也没想到韩家竟也会成了世家大族,可见世事难料这句话的确不假啊!你二人起来吧,我这个叔祖这么多年都没有回乡一次,对现在的韩家来说和一个外人也差不了多少,无须如此多礼了!”

“叔祖说的哪里话,这是我等子孙不孝,不知叔祖仍存活于世,否则一定在叔祖前派人尽孝。”中年儒生起身,毕恭毕敬地说道。

“尽孝!这倒不用。我这次来只是看看就走,不会在此多留的。我已是求仙寻道之人,这尘世俗缘还是少牵扯的好。”韩立一摆手,淡然的说道。

“叔祖,你老人家这就要走?这也太匆忙了点,还是随天啸到堡中看过其他韩姓子弟,再走不迟啊!”儒生吃了一惊道。

“不用了。刚才来此地时,我从韩家堡上飞掠而过,堡内之人都用神识扫过,可惜韩家族人虽然众多,但并没有人身居灵根,和我没有什么机缘可言了。否则,我倒不介意带一两名本族弟子前去修炼的。”韩立叹了口气,有点惋惜道。

“看来我们这些后人福薄,没有办法跟叔祖得求仙缘了。”儒生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,苦笑讲道。

“拥有修仙者才有的灵根,本来就是万中无一之事。数百韩家族人没有此资质,也是正常之事。况且按照我本意,韩厉两家子弟还是不要踏入修仙界的好,毕竟现在的修仙界并不太平,整族整派被灭门之事时有发生,万一牵连了整个韩家反而大不妙了。”韩立摇摇头,说道。

“一切都听四叔祖吩咐。”听韩立都如此一说,儒生先是一愣,但随后老实的回道。

“你是厉飞雨的第几代子孙?叫什么名字?”韩立目光一转。忽然盯着虬须大汉问道。

大汉闻言,急忙垂首回道:“晚辈厉风,是飞羽先祖第十一代后人,见过韩叔祖。”

“我和厉飞雨当年兄弟相称,你叫我一声叔祖,我倒也受得起。刚才看你对天啸庇护甚多,看来厉家这些年来,对我们韩家的确多有照顾,我这个韩家叔祖,自然不能亏待了厉家之人。这里有一些丹药,对练武之人大有助力,可以让你们厉家子弟,省却大半苦修内力的功夫,你姑且收下。”韩立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,白光一闪,七八个各色小瓶蓦然出现在手心中,递给了大汉。

大汉闻言大喜,口中称谢地急忙接过这些小瓶。要知道江湖中人修炼内力虽然不像修仙者动则数十年之久,但若有所小成也要耗费不少年月,有了这些丹药,自然可让厉家从此高手辈出。

中年儒生见此,心中为好友高兴之余,望向韩立的目光不觉也带有一分期盼之色。

韩立见此,微微一笑,不慌不忙的从腰间摘下一只灵兽袋,冲其轻轻一拍。顿时,上千只三色噬金虫从袋中狂涌而出,在嗡鸣声中形成了一团丈许大的三色虫云,闪闪夺目,如同万点星光白日现身。

儒生和大汉目瞪口呆,暗自称奇不已。

韩立没有多言,冲着头顶虫云一点指,这千余只噬金虫忽然往中间一聚,瞬间化为一根三色宝剑凭空漂浮不动,韩立伸手一招,宝剑发出一声清鸣,自行掉落到了其手上。

这诡异的情景,直看得儒生二人更加的张口结舌。

韩立单手持剑,另一手轻抚了下宝剑剑刃,脸上神色阴晴不定。但半晌后,他还是叹了一口气,一张口一团青色灵气脱口而出,正好喷在宝剑之上,顿时青光一闪,一个绿蒙蒙的古朴剑鞘浮现在了剑刃表面,韩立连剑带鞘的横在了身前。

“此剑是我炼化灵虫凝聚而成,可自行杀人灭敌,我将其留在这宗祠之内。若有一天,韩家真有灭门之灾,可让族人躲到这宗祠之内,凭借此剑可以暂避一劫。不过你们切记,此剑并非我亲自操纵,灵剑一出鞘,除了宗祠内的人外,会杀尽方圆十里之内的所有人畜,所以千万慎重使用。这里有块含有我一丝精气的玉佩,只有佩戴此玉才能拔剑出鞘,否则一介凡人是无法使此剑出鞘的。以后这块玉佩,就交予历代韩家家主掌管吧。”韩立又取出了一块晶莹透明的美玉,向儒生告诫道。

“侄孙谨记叔祖教诲!”儒生见了韩立先前的不可思议手段,已对韩立再无半分怀疑,此刻听了这番言语,惊喜非常的急忙答道。

韩立见此淡淡一笑,没有马上将宝剑和玉佩交予对方,反而口中又告诫的说道:“另外一点,你还要记住,因为是灵气化鞘封印的此剑,所以这把噬金剑只能使用三次而已。每动用一次,灵鞘就会淡薄一分,三次用完,剑鞘就会溃散无形,灵剑则重新化为灵虫,消失不见。我想有三次解救韩家大难的机会,我这位叔祖也算对得起韩家了,毕竟世上哪有永世不灭的富贵。但为了防止后人取巧,反想借助此剑做一些为非作歹之事,这把噬金剑在出鞘前,是无法离开这间祠堂的,一离开此地,同样会化为乌有,不复存在。尽管如此,妥善用好此剑,让韩家再连绵数百年的风光,应该足够了。此后让韩家重新回归平凡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韩立说完这些话,才将两件东西递了过去。

儒生口中连连称是,躬身接下此剑,小心的供奉在最中间灵桌上,才又回到韩立面前侍立,听候下面的吩咐。

韩立对儒生的恭谨态度比较满意,想了想后,又掏出两个淡黄小瓶出来,分别扔给了儒生和大汉,在二人有点愕然的目光中笑着说道:“刚才之物,是留给韩、厉两家的,你二人怎么说也是我的后辈,这次亲眼见到我这位叔祖,也算是和我有点机缘,我怎么也要给你们点好处的。这两个瓶中的丹药,虽然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了,但是对世俗间凡人来说,还是能起到一点延年益寿、强身健体的奇效。你二人收下吧,足可保你二人活过百岁大寿。”

“多谢四叔祖!”

“多谢韩叔祖!”

儒生和大汉闻言,手拿小瓶的同声道谢,一脸的喜出望外之色。

韩立点点头后,再次打量了下四周后,忽露一丝好奇之色的问道:“你二人一开始就能认出我,看来还真保留我的画像了。若是在这宗祠的话,拿给我看看,我倒很好奇是何人绘制的。”

“画像的确在阁楼里,请叔祖稍候。”儒生听了此话一怔,但立刻答道。

走到阁楼一边,往看似普通地墙壁上一按,“嘎嘣”之声发出,墙壁的一部分翻转了过来,露出了内层悬挂的五六副锦帛图像。

韩立几步向前,站在一副图像前不动,上面画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含笑青年,脸上犹带一丝稚气,正是韩立昔日的容颜。

“这幅图画,据说是从厉家先祖转交给我们韩家的,至于是谁所绘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中年儒生站在韩立身后,轻声地解说道。

但韩立犹如未闻,目光闪动了几下后,反而落在了另外一幅上。上面是韩父身着员外服饰的画像,容颜比昔日回小村偷看时苍老了许多,但满脸的欣喜之色。

韩立脸上黯然之色闪过,随后目光一扫,其他几幅也一一落入眼中。

另几副画像上,也都是白发鬓鬓的老者,韩立费了老大劲才从中辨出几位兄长的昔日相貌,心中千般滋味一时涌上,竟怔在了那里。

此刻,儒生和虬须大汉非常识趣的没开口打扰韩立。可是这时,韩立反而喃喃的自语了几句,但声音太低,有些含糊听不甚清。

儒生二人正想凝神细听一些时,韩立周身却爆发出刺目耀眼的青光,两人一惊之下下意识的一闭眼,等再睁开双目时,眼前的韩立早已踪影全无,但是二人耳中同时传来韩立的话语声。

“我虽然已有一些陆地神仙之能,但是也有一些厉害仇家,今日和你们相见之事,切勿再传他人之口。只要不走漏了风声,那柄噬金灵剑,不要让外人看见,修仙界的修士不会注意到你们凡人俗子的,定可安枕无忧。而我从今要专心追求仙业大道,轻易不会再和韩家有什么牵连,你们好自为之吧!”

一说完这些话,韩立的声音戛然而止,仿佛人已袅袅远去。

大汉和中年儒生互望了一眼后,却不禁面面相觑起来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