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六十二章 四叔祖

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巨拳狠狠击在了韩立背上。大汉先是一喜,但立刻脸色大变起来,青光一闪,大汉如同被巨锤重击一般,整个人蓦然倒飞而回。

中年儒生,脸色大变,随即又露出愕然之色。

因为大汉庞大身躯刚射到其面前,身形却骤然一缓,竟轻飘飘的双足落地,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。

“厉兄,没事吧!有没有受暗伤!”儒生虽然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,但经常和厉姓大汉接触,倒也知道江湖中人有许多功夫可以伤人于无形的,故而担心的问道。

“没事,我没受伤。对方身手深不可测,但看来不像有恶意的样子。”厉姓大汉深吸了一口气,察觉身体毫发无损,不禁惊疑不定的小声说道。

儒生一听此话,心里稍宽,点点头后转脸望向韩立。

“这位壮士,在下韩家之主韩天啸,不知壮士前来,是否专门等韩某的!”儒生平静说道,神色竟丝毫不乱。

“韩家之主!”韩立终于缓缓回过身来。

“啊,你……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哼!阁下是什么意思?”

未等韩立说什么,儒生和大汉一看清韩立的相貌,同时失声起来,但随后儒生想起了什么,面色一下阴沉了下来。

大汉一惊之后,同样恍然的面露不善之色。

“你们认得我?”韩立眉头一皱问道。目光在这两人身上扫了一下,想从二人身上找到一些熟悉之人的影子,但暗自苦笑后并没有成功。

“阁下明知故问吗?既然照画像,易容成我们韩家四叔祖的模样,为何不敢亲口承认。”儒生盯着韩立一字字的说道。

“四叔祖?”韩立闻言,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出来。当年他在家中排行第四,这个四叔祖自然是指他了。只是不明白的是,自从他成年后就一直未和几位亲人面对面的照过面,这些韩家后人如何知道他相貌的。

“哦!我什么时候说过是你们四叔祖了?难道我天生如此相貌,不可以?”韩立微然一笑的说道。

“世间容貌相似之人的确众多,但是容貌酷似先祖,又出现在我韩家祠堂的,可只有阁下一位了。”儒生脸上怒气迅速下去,冷漠的说道。

“应对不错!不愧为在朝为官之人。韩家能今天的兴旺,你们这些后辈的确功不可没!”韩立神色一缓,口中称赞了一句。

“怎么,阁下真打算冒充先祖了。”儒生闻言,目中阴厉之色一闪,又有点动怒的说道。

“冒充,我自己就是,为何要冒充。你们先说说,为何知道我容颜的?记得我自小离家,家人应该不知道我相貌才是。难道是七玄门之人给你们绘制的?咦,你姓厉,和当年的厉飞雨是什么关系?”韩立目光一转,落在了虬须大汉身上,微眯起了双目,终于觉得对方眉宇间有一丝相熟的模样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家祖的名讳?原来你们连我们厉家之事,都知道的这般清楚。”大汉一怔之后,同样面露惊怒表情。

韩立听了这话,却不置可否的一笑了之。

“阁下既然口口声声,自称先叔祖,肯定也知道我们这位韩家叔祖自小离家,后来下落不明。但如此多年过去了,这么说阁下二百余岁了,韩某怎么看不出你有如此高龄的样子。”儒生听韩立脱口说出“七玄门”和“厉飞雨”之事,心里也是一惊,有点惊疑的问道。

要知道,有关韩家和厉家昔日之事,他也是最近从一个手札上得知的,对方知道的如此清楚,难道已经看了那个手札?

想到这里,儒生目光不禁往供奉灵牌的桌子望去,那里有一个夹层,他就将那本手札供奉在其内的。

韩立见儒生目光有些古怪,神识顺着其目光往那灵桌一扫,夹层内的手札落入眼内。

韩立毫不客气的一抬手,冲那桌子招了招。

顿时让大汉二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。灵桌上光芒一闪,一团青蒙蒙的柔和之光托着一本枯黄手册,浮出桌面,轻飘飘的向韩立直接飞去。

韩立一把将手册抓住,微微一抖,光芒溃散不见,然后才从容的翻看手札起来。

儒生虽然久经官场,早已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但此时也不禁干咽了一下口水,惊惶的望了一眼大汉。大汉的神情同样好不到哪里去,只是脸色大变之中,另带有一种不知是喜是惧的异样之色。

儒生正觉得有些奇怪时,虬须大汉却双手一抱拳,冲韩立躬身深施了一礼,迟疑的说道:“请问,阁下莫非是传说中的修仙者?若是这样的话,以阁下的仙家身份的确不至于图谋我等凡夫俗子什么的。不知前辈可有信物能证实身份,毕竟事关重大,我和韩贤弟不可能光凭口说,就轻易信人的。”

儒生闻听大汉此言一呆,随后脑中也想起了一些传闻中的事情,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也用一丝敬畏之色地望向了韩立。

“哦!没想到你知道修仙者,还真不容易!从这手札上看来,你真是厉飞雨的后人,真是不可思议。厉飞雨的子女竟和我们韩家结成了世家之好,当初我说什么也没想到的。你要信物,这就难了,我当时一心求道,匆匆告辞离开的家乡,哪有什么信物带身。就是对当年的厉兄都是不辞而别的,唯一留下的,就只一张纸条和几瓶丹药而已。”韩立口中随意的说道。

“丹药?难道我们厉家,那几个一直供奉在宗祠的药瓶,是前辈留下的?”厉姓大汉有点愕然的说道。

“当年你家先祖为了武功大成,竟不惜服用那抽髓丸,即使我留下了丹药,恐怕他也无法做到寿终正寝的。”韩立叹了一口气,黯然的说道。

“前辈说的这些事情,厉某并不知道。不过家父尚还在世,或许他知道一些先祖之事,毕竟有些秘事,只能历代家主才能知道。若前辈允许的话,在下这就发信前去询问此事真假。”虬须大汉踌躇了一下,小心的说道。

他此刻已经信了一大半,厉家当初留下偌大基业的先祖,的确寿命不长,英年早逝的样子。

“不用。我这次回来,原本没打算惊动什么人的,只想看看尘俗间的最后一点挂心之事,就此了却尘缘。现在看到韩家、挚友的后人,都安然无恙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韩立一摆手,萧索的说道。

听了这话虬须大汉反而急了起来,冲儒生狂施眼色。毕竟真多了一位修仙者的先祖,对韩厉两家意味着什么,他可知道的很清楚。

大汉都能想到此事的利弊,儒生自然更知道的清清楚楚。他沉吟一下后,也恭敬的说道:“若阁下真是在下四叔祖,在下倒另有一法可以马上验出来阁下身份真假。我们韩家宗祠内,保留了一些当年几位先祖用过和使用的旧物,前辈若是能将这些东西一一分辨出来,晚辈自然就相信前辈之言了。这些东西的归属,也只有历代韩家之主有资格亲手擦拭供奉,其他人决无法分辨的。”

“旧物?拿出来看看吧。我当年离家较早,也不知道能分辨出几件来。”韩立淡然的说道。若是不太麻烦,他自倒不会拒绝韩家后人的相认。

“这请前辈放心。这些东西不少都是当年先祖们穷困潦倒时,从小保留的怀旧之物,前辈应该认识才是。我这就将东西取出来。”儒生朝韩立施礼后,就下楼去了。

楼下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,片刻功夫后,儒生手捧一个红布盖着的托盘走了上来,往韩立身前恭敬的一送。

韩立将红布一扯,眼前多了几样破旧的小东西来。

“咦!原来是这几样东西啊,真没想到此生还能见到它们。”韩立露出一丝意外之色,有点惊喜的说道。

“这些东西,前辈都认得?”儒生谨慎的问道,神情略有些紧张。

“大半都是旧物,自然都是知道,另有两三件是我离家之后,才添加的东西吧,就不知是何人之物了。这只弹弓和小弓,是二哥韩铸之物,他小时候最喜欢摆弄这些东西;而这木钗是家母最喜爱之物;旱烟袋则是……”韩立每拿起一件东西,就口中喃喃的低语几句,如数家珍一般。

只听韩立说到了一半,儒生就心中确信无疑起来。

于是不等韩立说完,他就立刻一拉大汉,恭敬的大礼参拜起来。

“不孝子孙韩天啸拜见四叔祖。先前若有不孝举动,还望叔祖千万恕罪。”说完这话,儒生不敢目视韩立,满脸的惭愧和不安。

而大汉也同样的恭谨异常起来!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