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五十六章 遗言与赠物

韩立轻轻展开手中画轴,一副数尺长画面展现在面前。一位青衫男子栩栩如生,含笑相望,正是韩立本人的模样。

望着画卷半响,韩立轻叹一声,将画轴合上。

他沉吟了一下后,盯着妇人缓缓问道:“不知韩某能问一下吗,令祖母为何要留下在下的真容图?难道另有什么深意?”

妇人听了这话,脸上露出踌躇之色,想了想后,还是小心的回道:“韩前辈,晚辈在回答此问题前,能否问一下当初前辈对辛小姐的承诺,还记得吗?”

“自然记得,此事你也知道?”韩立脸上讶色闪过,有点意外起来。

“其实晚辈一家人会住在此地,全是小妇人一力坚持的,而其中的原因就和前辈有些关系。不过,在前辈没有履行对辛小姐的承诺前,请恕晚辈先不能直言相告了。”妇人偷瞅了韩立一眼,心里点忐忑不安的委婉说道。

“砰”的一声,一个四方木盒,被韩立不动声色的从储物袋中掏出,直接扔到了桌上。

“这……”妇人见此情形吓了一跳,一时不知韩立是何用意。

“道友不用惊慌!里面是付家老祖的首级,付家嫡系满门已被我杀光了。剩下的一些付家外系弟子,绝无法再让付家在元武国立足了,不知这样算不算完成了当初的承诺。”韩立神色淡淡的说道。

“什么,付家老祖被前辈灭掉了!”妇人满脸的震惊。

她看了看木盒,一咬牙后,还是将盒盖打开,一股血腥之气,扑面而来。

“真的是付家老祖,昔年我曾偷偷的在远处望过此贼子一眼。”妇人面色有些发白,但还是辨认出了付家老祖的面容,惊喜交加地说道。

“因为我是几天前动的手,消息应该已传开了。夫人只要找一些相熟之人或坊市之处,稍一打听,就知道此事不假了。”韩立微微一笑,说道。

“那前辈带首级到此处,是……”妇人恍然大悟起来。

“不错,我是专程来旧地祭奠一下辛小姐和齐道友的。毕竟韩某平生朋友不多,如今替他们报了大仇,总要尽下心意的。”韩立声音有些低沉下来,脸上神色显得颇为诚恳。

“辛小姐和齐公子九泉之下得知此事,一定欣慰之极。前辈,稍等片刻,我再去去就来。”这妇人同样神色一黯,但随后又想起什么仓促说道。

韩立有点奇怪的点点头,那妇人再次匆匆的离开了屋子。

这一次妇人走到一处阁楼后面,在一棵大树下一阵挖刨,取出了一个淡绿色玉盒出来,然后小心的抱回了屋子,将玉盒往韩立桌前一放。

“这个是?”韩立眼睛微眯,准备听对方说些什么。

“韩前辈,其实当年齐小姐病逝前,还留下一个遗言,说要将盒中之物另外交予前辈,不过必须在前辈履行了承诺,将付家灭掉情况下才可以如此做。而家祖母当年是齐小姐的贴身丫鬟,自然此事就交予了祖母。祖母因此一直留守此地,没有另搬他处,若还有机会见到前辈的话,自然也只有这里了。而数十年过去,前辈还没有回来过,祖母只有将此事另传于小妇人了,并且还亲手留下了前辈的画像,以防错过了前辈。如今前辈亲临并履行了当初的承诺,晚辈自然要按照齐小姐的遗言,将此物交予前辈,晚辈也总算了一件心事。”

妇人平静的说道,脸上露出几分轻松之色。看来这事一直搁在其心头,给其压力不小的样子。

韩立有些动容,望了一眼桌上之物后,神识往其内一扫,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,但随后不加思索的将玉盒抓到手中,并从容打开了盖子。

一块淡青色玉简,平稳的摆在盒内,上面还贴着一张黄色符箓,银色的禁制符文若有若无的浮现在盒子表面。

这时,对面的妇人同样凝望着玉简,一脸好奇之色。

“怎么,道友从未看过此物。”韩立抬首问道。

“不瞒前辈,因为辛小姐并未留言,我等看守此物人不可观看此玉简,所以祖母好奇之下,倒也看过一眼简中内容。但仅仅瞅了片刻,便吐血三口,昏迷一日一夜后才得以苏醒。随后祖母就立刻找来一道高价禁制符箓,将此玉简封印住不准我等后人再去翻看,晚辈虽然心里好奇,但是自己修为还远及祖母,更不敢有此心思了。”

听了妇人之言,韩立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冲玉简上一吹,一抹青霞从口中喷出,将那符箓一卷而下,不费吹灰之力的样子。

一旁的妇人见到此幕,心里大为惊骇。要知道此符箓,她无事时倒也好奇的尝试打开过,但根本如同搬山一样的,纹丝不同。而这位韩前辈单凭一口灵气就将符箓吹开,神通修为真是深不可测。

听说这位前辈当年就是筑基期修为,现在能灭杀了付家满门,击杀了付家老祖,其修为最起码也要是结丹后期才可,甚至是元婴期修士也大有可能的。妇人心里大生敬畏之心!

韩立已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玉简过目了一遍,青光一闪,手中玉简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不错,玉简中的东西,的确对我大有帮助,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。不过单为此事,道友就苦侯韩某如此多年,在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这里就是道友一人居住吗?”韩立将玉简收好,从容地问道。

“自然不是,在下夫君也是修仙者,不过资质不太好,和妾身修为差不多。倒是犬子年幼,并且灵根资质尚可,只是一直没有高人指点,更无缘进修仙宗派,前……前辈能否……”妇人一听韩立此问,心中一动之下,不由得怦怦直跳起来。

她夫妇二人也就算了,但若儿子能拜在眼前这位神通广大之人门下,岂不是一步登天了,于是言语上,有些吞吞吐吐的起来。更不知此言是否会得罪眼前的高人。

“不用多说了,我知道夫人的意思!”韩立只听了一点,就神色淡淡的一摆手,不让妇人再说下去。

顿时妇人心中一凉,但这时韩立却神色不变的又道:“道友既然是小梅的后人,又为在下保存此物如此之久,我虽然不会收徒,但是却可以给他一个筑基的机会。我这里有一粒筑基丹和两瓶对炼气期大有用处的丹药,能否筑基成功,就看令郎的造化了。只要筑基成功,想必进入修仙大派或修仙大族,应该大有希望的。”韩立一边说着,一边从怀内掏出了三个小瓶,推给了妇人。

“筑基丹?”妇人一听这话,心里大喜,口中连声称谢,看着丹药的刹那间,刚才的失望全都不翼而飞。

“对了,这次灭付家时,我顺手也杀掉魔焰门的两位修士。虽然不惧怕魔焰门,我也不想招惹什么麻烦,想问道友一句,有关我昔年之事,尊夫是否也知道。”韩立话音一转,忽想起什么的问道。

“前辈,请放心,祖母临终前交待过,此事不可外传第二人耳中,就是怕会给前辈造成什么麻烦。妾身一直谨守此事,没有向夫君和犬子说过分毫。”妇人似乎知道韩立在担心什么,急忙开口解释起来。

“嗯!在下也知道夫人不乱说此事的,那韩某就先去祭奠下辛小姐二人的灵位,然后就告辞了。”韩立点点头,满意的站起身来。

“啊!前辈这就要走,不如多呆一会儿,在下夫君和犬子不久就……”

妇人同样起身,口中说着挽留的言语,但“噗通”一声,身后白光一闪,她就人事不知的翻身栽倒。韩立似乎早有防备,衣袖一甩,一边霞光从袖中喷出,正好将此女轻轻托住。

这时,在妇人身后的白光一敛,白影闪动,银月化身的小狐蓦然出现在了那里。

它两只乌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几圈,露出一副笑嘻嘻神情。

“主人,为何让我突然出手弄昏此女?莫非这女子有什么不妥,还是主人看上了这妇人?”银月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