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五十一章 至木灵婴

绿色小人在辟邪神雷中竟然毫发未损,反而冲韩立讥笑起来。

“不要得意的太早了,你若真有把握吞噬败韩某元婴,又怎会光耍嘴皮子而已。若在下没猜错的话,你虽然能够吞噬修士生魂,但只是对低阶修士而言,说要吞噬修士元婴,纯粹是痴心妄想。或许以前,你的确可以做到此事,但现在嘛,明显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能仗着这妖异的形态而已。废话少说,先试试在下飞剑再说。”韩立冷笑一声,寥寥几言就将那小人说的脸色大变,眼中射出恶毒的目光。

这时,韩立已冲身前盘旋的飞剑一点指,十二口飞剑长吟一声后,化为青芒激射而出。

绿色小人脸色阴沉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,十余道青色剑光围着它一阵盘旋后,小人瞬间肢体分裂,被斩成了无数碎片,这些碎片轻轻浮在空中,微微闪光。

韩立见此,不禁之一怔。

但随后“咯咯”的怪笑声从对面传来,小人的躯体碎片光芒一闪后,竟重新聚到一起。

一个和原先一模一样的绿色小人,竟重新出现在了那里。

“啧啧,不错,不错!你这套飞剑是用金雷竹炼制的吧。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有如此多金雷竹,但想光凭这套飞剑伤我,真是好笑之极。至于姥姥是不是只会耍嘴皮子,下面你就知道了。”

小人似乎被韩立先前话语彻底激怒了,阴阴的说完这些话后,就两手一掐诀,身上刺目绿芒闪动,要施展什么神通似的。但是未等它施展神通成功,其头顶上亮光一闪,十二把飞剑同时电弧跳动,密密麻麻组成了一张巨大金网,迎头罩下。

“哼!小辈还不死心。不是说了,辟邪神雷对我一点用没有的。咦,你要做什么!”女童的声音开始有些愕然,但随后一下尖利起来,显得惊慌无比。

因为那电网罩下后,竟没有爆裂开来,反而瞬间收缩起来,转眼间就将这小人包在了其内,并在不停的勒紧缩小中。那小人见识不妙,身上绿芒闪动,拼命的进行抵抗,但却无济于事,片刻后就被包成了一个硕大的金球。

韩立见此,不禁面露一丝冷笑。

要说将辟邪神雷凝化成网,这种神通可算是自金雷竹诞生以来,韩立首创了。

因为以前即使有人侥幸得到一两截金雷竹,也炼制成了法宝,但无一不将其神雷当作对付魔功邪法的杀手锏,哪敢轻易的耗费。况且组成如此大一张金弧电网,没有十余截金雷竹的辟邪神雷,根本无法凝化成形,就算有这个心思,也没有做到这一步的条件。

而经过驱使辟邪神雷这么多年,韩立已经察觉到,辟邪神雷除了对魔功邪术天生克制外,对五行灵气还有禁锢封锁的奇效。无论对当初的修罗圣火,还是对后来的风灵劲,都可以用辟邪神雷活生生困在在内,而不让它们爆发或者遁出。这种意外的发现,自然让韩立大喜。

以前在结丹期时,他因为修为限制,还无法将金弧电网用得得心应手,所以很少用于和人斗法。但如今他修为大成,练成了第四层的大衍诀,神识大涨了许多,就再也没有这般多顾忌了。

如今这小人虽然不知是何来历,但绝对不是血肉和鬼魅之身,反似修士元婴变异的一种古怪存在。如此一来,韩立心存一试的施展出了此招。

可怜小人以前虽然听说过金雷竹法宝的传闻,却一点不知道辟邪神雷的隐藏特性,否则它绝不会依仗妖婴之躯,就大大咧咧的。结果转瞬间,这个刚才还口气狂傲的小人,就被韩立不费吹灰之力地禁锢拿下。

韩立一见得手,脸露几丝笑意,一抬手,一片青霞射出,将金球卷回到了手中。

“你竟敢困住本姥姥,快放我出去,否则一定将你抽魂炼魄,让你生不如死。”金球微微颤抖着,里面传出了女童惊怒之极地尖叫声,刺耳之极。

“抽魂炼魄?看来阁下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,在里面好好清醒一下再说吧!”韩立眉头一皱,随后脸色一沉的说道。

然后雷鸣声一响,手中金弧再次弹射而起。一道道纤细丝,将金球包了一层又一层,足足将众飞剑储存的辟邪神雷消耗了近半,韩立才看看又大了数圈的金球,露出满意之色。

然后他不理金球中的女童发疯般的怒骂之声,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,一个白玉盒子出现在了手上。将金球玉盒中一塞,马上盖上,又从储物袋中摸出了几张禁制符,没有迟疑的贴在盒上,顿时盒中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韩立掂了掂此玉盒,脸上重新恢复了常色。他打量了下丧失魂魄,成了个活死人的矮胖修士,面无表情的一颗火球射出,将其化为灰烬。随后,他不慌不忙地往小城方向飞去。

一小会儿功夫后,韩立慢悠悠的出现在了客栈中,从此不再外出,静等寿诞之日到来。

不久后元武国修仙者惊愕的发现,在散修中以杀人夺宝而臭名远扬的彭易双凶,竟丝毫征兆没有的从元武国蒸发掉了,再也没人听过二人的踪信。这种情景的出现,在修仙界自然代表着二人的灭亡了。

此消息传开后,顿时元武国散修们一阵的拍手称快。有的说他二人得罪了修仙大派,而被人灭掉的;还有的说是二人名声太臭,终于被过路的高人顺手收拾掉,一时谣言满天飞。

天罗国,远在元武国千万里之外,是魔道六宗的老巢所在。而天罗国西部的奇灵山,绵长数万里,山势险峻,山内各种灵兽奇虫数不胜数,正是御灵宗的山门所在。

而就在他禁锢了妖婴小人的瞬间,奇灵山一间漆黑之极的石屋中,突然传出一声惊怒之极的老者大吼声:“是谁,是谁禁锢了至木灵婴!来人,快联系元武国的御灵宗弟子,如果三个月内,再找不到逃脱的至木灵婴,就两罪并罚,让他们自杀谢罪。另外,一定要小心行事,千万不要让魔焰门察觉到此事。”

屋中的老者虽然暴怒之极,但吩咐之事仍条理分明。

“遵命,师伯。我这就下令去办。”一个稳重的男子声音,在石屋外响起。

“别急!另外叫云芝和柳玉二人亲自跑一趟元武国,她二人都是木属性灵根者,也是至木灵婴最佳的合体者,离灵婴近一些的话,说不定能感应到什么。不过让她二人小心一些,能禁锢灵婴者肯定神通不小,根本不是她们可以对抗的。只要找出了灵婴被何人禁锢,我会亲自会一会此人。”老者突然又吩咐道。

“是,我会亲自请两位师妹出马的,师侄就先告退了。”事务外男子恭敬的答道。

随后脚步声响起,渐渐远去。而石屋中则响起一声深深的叹息,黑暗中寂静无声起来。

紫道山被紫雾完全遮掩的巨堡中,当今付家家主付天化,可谓精神抖擞,红光满面,无论见到家族内的任何晚辈,都和蔼之极的样子,这让见惯了这位一族之长严厉面孔的一些小辈,大都受宠若惊。

这也难怪,谁让这位老祖四百岁的寿诞之日马上就到,作为付家现存的年纪最大的结丹修士,就是连魔焰门的两位护法,今日也要来此为他祝寿,这可是一件让付家再次大涨颜面之事。

付家的那些晚辈,自然不敢有丝毫马虎之处,全都尽心尽力的在堡中忙碌个不停,可不能在寿诞之日,让老祖宗丢了什么颜面。

而这位老祖在堡中略转一圈后,似乎也大感满意,就在几位晚辈的陪同下,进了堡中的一处偏厅。

“清儿!魔焰门贵宾还没来吗?不会有事无法来付家吧?”这位鹰眼紫袍的付家老祖,靠在偏厅内一张太师椅上,慢悠悠的问道。声音不大,但充满着威严之意,不愧是将付家百年内,经营的如此兴旺昌盛之人。

“启禀老祖宗,魔焰门的孙前辈早叫族内弟子传话来了,这次他和莫护法,一定会亲自来给老祖宗祝寿的,想必这一两日就到。”一位四十余岁的白面修士,束手而立的回道,脸上不敢有一丝怠慢之色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