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三十八章 结婴(中

慕姓女子才飞行了十余里路,忽然一股莫名的惊悚降到身上,接着空中灵气忽然间混乱翻滚起来,转眼间形成了无数的灵气漩涡。这让不提防的此女身形一个跌跄,差点连人带法器一齐从空中跌落下来。

慕姓女子大惊之下,急忙全身灵力一提,才勉强在灵气波动中稳住了身形,然后急忙四处旁顾,入目的情形让其愕然异常!

只见在百余丈高空中,出现了无数肉眼可见的点点灵光,这些灵光五颜六色,忽暗忽明,但无一不蕴含着精纯之极的天地灵气,显得绚目美丽之极。

慕姓女子骇然非常,目光稍微朝远处一扫后,脸上更是花容失色。只见明眸流转之处,漫天高空中都是点点灵光,无边无际,仿佛根本没有尽头。

天呢!这是怎么回事?慕姓女子御器浮在空中,望着眼前的诡异情形,目瞪口呆起来。

实际上,韩立洞府为中心的方圆百里之处,这灵光凝现的奇景,遍布整个区域。

就在女子发现灵气异变的同时,有成千上万的修仙者也发现了异常。有些修为高深之极的修仙者,甚至远在千里万里之外,就把惊愕目光投向了落云宗所在的位置。

虽然绝大部分修士没见过,更不知道这种天兆奇景的出现,代表着什么,但凡知道的则或惊或喜,更多的则是羡慕之余,嫉妒万分!

落云宗主峰之上,高达数千丈的某洞府内,盘膝打坐的一名银发老者,正面色灰白的吐纳气息,仿佛大病初愈的样子。就在数百里外灵光浮现的刹那间,银发老者的白色长眉一抖,双目蓦然惊愕的睁开,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他几乎毫不犹豫地收了功法,马上化为一道白光飞遁出了洞府。片刻后,银发老者出现在了主峰的峰顶,站在一块高大巨石上。

他凝重的瞅着韩立洞府所在方向,有些怔怔起来,脸上神色阴晴不定。

就在这时,一道黄光从天外飞遁而来,看方向正是冲银发老者洞府而来。不过一见银发老者已站在了洞府外,黄光立刻到了老者身前,光华一敛后,现出了一个面色青黄的中年人。

“程师兄,你也感应到了,没有弄错吧,有人在我们落云宗内凝结元婴!”中年人一现出身形,立刻向老者惊愕的问道,仿佛还不敢相信的样子。

“弄错?这怎么可能?你我二人都曾经经历过此情形,的确是有人在我们宗内某处凝结元婴,而且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,马上就可成婴了。”银发老者头也没有回,眼睛微眯地说道。

“这可古怪了!我们宗内到结丹后期的也只有冯师侄和那姓胡的奸细而已,但冯师侄前两年还在冲刺最后的大圆满境界,短时间连假婴境界都到不了,更别说结婴了。至于那天煞宗的奸细,修为已废了大半,连跌了数个境界,更不可能是他了。”中年人喃喃的说道,但说出的话语毫无一点自信。

“哼!那些师侄的修为,你我还不清楚吗?这修士虽然是在我们落云宗内结婴的,但可不一定就是我们落云宗的人。说不定是哪个胆大包天之人,偷偷潜进或者混进我们宗内的。毕竟这云梦山灵气充沛,也的确是结婴的最佳地点。”银发老者淡淡几句话,就将韩立身份猜的七七八八了。

“师兄,现在怎么办,就这样看对方顺利结婴吗?”中年人眉头一皱,有些不甘心的说道。

“不错,师弟这话说对了,我们什么都不做的静等即可。虽然不知道这人能否熬过最后一步的心魔反噬,但是现在出手干扰已是无意之事了。经受心魔的过程,对结婴者来说似乎经历了数月甚至数年之久,但对我们来说,只是片刻功夫而已。吕师弟难道忘了自己结婴时,经历心魔的情景。”银发老者面色苍白,但神态从容。

“忘掉,怎会呢!那种情形,我可实在不想重新回想一次。心魔反噬,几乎是你越害怕什么,越恐惧什么,会越在你心里幻化出何事出来。要不是当初结婴时,我服用了一枚定灵丹,肯定无法熬过那种心神淬炼的折磨。”吕姓中年人一听老者提及结婴时的心魔,不禁激灵灵打了冷战,脸色一下难看之极,大有闻言色变之意!

“这就对了。这人没熬过最后一关,没结成元婴,如何处理对方,自然由我二人说的算了,何必急于一时!但若对方真侥幸踏入了元婴期境界,我们现在阻止也已经迟了,不必做此得罪人之事,不如静观其变,静等结果再说。再说这人凝结成婴,对我们落云宗来说不见得是坏事,说不定还能结交此人一番,甚至拉进宗内呢!”

“师兄的意思是说,这人竟是一名散修?”中年人有了动容了。

“嗯,十有八九吧!若是有家族或者门派的修士,又怎会冒险在我们云梦山进行结婴。否则就是再差,也应该大批高阶修士护法才是。你还记得,我二人结婴时,宗内的郑重举动吗?”银发老者微微一笑,转脸冲中年人说道。

“怎么不记得?在我结婴的那数月内,整个宗门都如临大敌的全宗封山,连镇派大阵都开启了。这样看来,此人还真有可能是位无派散修了。”中年人想起当年的事情,嘴角也不禁轻笑的说道。

“这人若是散修成婴,我们自然必须多加拉拢,不可轻易得罪。毕竟以散修身份结成元婴的修士,似乎虽然比我等成婴更加艰难,但是一旦成婴却个个都神通不小,不可轻视。而且这些修士没有门派拖累,相比我们这些宗门出身修士,顾忌更少,非常喜欢记仇。那天恨老怪,不就是我等都不愿轻易招惹的人物吗?其中大半是因为这老怪修为高深,远超同阶修士,但其肆无忌惮的行事手段,也是许多天南大派深为忌惮之处。”银发老者慢悠悠的说道。

中年人听到这里,默然点点头,似乎很赞成对方的说法。

“开始了!”老者眼中精芒一闪,忽然脱口而出的低声道。中年人一惊,急忙将神识向远处投去。

这时,韩立洞府的上空,灵光浮现的越来越多,并渐渐凝聚连成一片起来。一会儿的功夫后,方圆百里内的天空,就出现了一望无际的五色霞光。霞光里面风雨雷鸣之声大起,片片彩霞随着雷鸣声滚滚翻腾起来,随后从四面八方向中心处飞快汇聚。

韩立洞府所在的小石山上空,刺目耀眼,形成一团直径里许的巨大光球,里面莹光流转,让人无法直视分毫。

蓦然一声惊天动地的惊雷凭空响起,整座石山都猛然间晃动一下。随后,一道青蒙蒙光柱从石山之中喷射而出,正好射进了高空的光团之内。

巨大光团四周马上阴云密布,风雨雷电交加。光团在阴云中开始一点点的收缩变形,同时五色灵光闪动,越发的刺目耀眼。

附近离得较近的一些修士,已经赶到了小石山的附近,看着空中那惊人的天象,一个个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才好。

没有多久,巨大光团在众人惊愕目光中,凝聚成了一团拳头大小的晶莹圆珠。上面蕴含的庞大可怕灵气,让附近观看的修士,个个脸色大变,更加没人敢轻举妄动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