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三十五章 得灵根

“大胆!”童子见对方一个附身之体,竟敢当自己面动手杀人,不禁双眉一挑,身前惊虹一抖之下,化为无数晶莹红线向天煞真君激射而去。

姜姓老者同样脸色大变,急忙喷出一口黄色飞剑将自己全身护住,并双足一点之下向后慌忙退去。他可不敢硬接人家一宗之主的迅猛一击。

天煞真君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笑容,身形方向忽然一变,竟一闪之下反射到了白衣少妇身边,紫爪毫不客气的向其臂膀处抓下。

白衣少妇原本就因为儒生成了奸细之事,正有些神情恍惚,被天煞真君突然如此偷袭,不禁花容一下失色,不及多想的将长脸老者往地上一扔,两手一掐诀,一道青芒从袖口中飞射而出,打算拼命抵挡对方一击。

可在一阵狂笑声中,天煞真君又是虚晃一下,巨手反冲地上的长脸老者一捞,竟顺势将其吸到了手中,随后其单手握成巨拳,紫光乱闪,反手就是一击,正好迎向了射来的火红剑丝。

结果一声闷哼传来,老魔身形不由的后退两步,但也借此击,提着长脸老者轻飘飘落回了原地。

而那长脸老者不知被其做了什么手脚,竟随后一跃而起的冲天煞真君拜谢道:“多谢真君相救之恩!”

“哼!若不是这边人手太少,怕误了大事,我怎会救你一个正道小辈。能否保住小命,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”天杀真君冷哼的说完这句话,就身形一动之下,再次向蓝姓童子爆射而去。

这一次,他真要缠住对方,好给杜东几人制造脱身的机会。

“走,外面禁制被我做过手脚了,威力尚不及平时的十分之一,我们可轻易冲出去的。”长脸老者看来也是杀伐果断之辈,向杜东二人大喊一声后,率先向石门处的付姓老者几人冲去。

杜东和儒生闻言大喜,也一个放出两口白色飞剑,一个浑身黑芒罩体,三人联成一气的共同扑去。

付姓老者几人不肯轻易让三人逃掉,也法宝尽出的痛迎上去。顿时洞窟内的众修士。分成了两团,战到了一起,怒喝声、爆裂声在各种光芒中,同时大盛。

看到这里时,一旁的韩立觉得时机差不多,就不再犹豫的行动起来。他一晃手中的狼首如意,身上黄光一闪,急忙施展土遁之法,向灵眼之树根部无声息的潜去。

此刻洞窟内众修士都忙于对敌,自然没人想到还有他人在做渔翁得利的把戏。结果神不知鬼不觉,韩立就到了灵眼之树下面,一层淡金色光罩挡住了去路。

眼中精光一闪,韩立两手一抬,十指两手青芒大放,无声无息地按在了罩壁之上。顿时金光青芒交织到一起,整个光罩轻微的震动起来。

若是平常无事之时,这金属性光罩异动,早被守护灵树的修士察觉到了,但现在他们正争斗激烈,自然谁也没有注意到光罩的微小变化。

片刻后,眼见双手已经硬生生侵入了金光中,韩立脸上喜色一闪。两手青芒暴涨之下,再猛然双手一分,罩壁瞬间裂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。

“嗖”的一声,韩立身子诡异拉长,一晃之下遁入了罩中,金光再次无声地弥合上。

看了看眼前的灵树根须,韩立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欣喜之色。

这灵眼之树别看上面主干实在不像树木的样子,但是其灵根形状却和普通树木差不多,只是颜色翠绿的有些异常。

一声巨大的爆裂声从地面上传来,接着碎石落地之声响成一片,就连韩立四周都一阵急剧的颤抖传来,看来有人使用了什么厉害的大招。

而此时,地面上响起付姓老者气急败坏的声音:“快点追上他们几个,决不能让他们就这样跑掉了。”破空飞遁之声响起,接着天煞真君的大笑之声传来。

“蓝道友,老夫紫罗玄功的威力如何。虽然是借体施法,但是只要不惜这具身体精血,缠住你一时半刻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

“天煞老魔,你竟然连自己门人都不顾了。如此一来,你这位爱徒就算能活下来,修为也会废掉的七七八八。”童子声音虽然还是清冷的毫无感情,但是一丝怒极之色,韩立还是从中听了出来。

“我门人?这逆徒还有将自己当做天煞宗弟子吗?我怎么听其话里的意思,倒好似将他看作落云宗的弟子了。如此也好,老夫倒也少了许多顾忌。咦!蓝老鬼,你想去哪里?”天煞真君原本从容之极地样子,但声音忽然一变,有些诧异的大喝道。

“哼!老夫没兴趣和一具化身纠缠什么。那几个魔崽子,别想带着醇液离开我们云梦山。”下一刻,童子声音从远处隐隐传来,其人竟已遁出了洞窟外。

“要走,哪有这般容易之情!”天煞真君低吼一声,似乎也追出了洞窟。

转眼间,此地处除了韩立外,一时间再也没有他人了,韩立彻底放下心来了。这时他不再迟疑的手指一弹,一道数寸长青芒从指尖处射出,伸缩闪烁不定。青光一闪,一小截灵根被轻易切下,随后几滴乳白色灵液从断口出溢出,一阵清香飘散而出!

韩立没有理会这些,而是身上黄光大放,直接手持灵根遁出地面,出现在洞窟表面的光罩中。

目光四下一扫,只见一面墙壁上洞穿出了一个数丈大的孔洞,附近满是一片片闪着灵光的碎石。

看来,这就是天煞真君一击造成的破坏,连被下了禁制、坚硬似铁的石壁,都能被其一击而碎,神通还真是了得,也因此杜东三人才能趁机逃出!

韩立没有多迟疑,一拍腰间储物袋,一只美玉雕刻成的盒子出现在了手中。他小心翼翼的将那截灵根放入玉盒中,然后神色郑重的妥善收好。

做好这一切,韩立脸露满意之色,随后就想破罩而出,然后看看能否追上遁走的披发修士等人。毕竟灵根虽然有了,但是明清灵水和定灵丹的炼制之法,还要看看是否有机会弄到手。而那天煞真君虽然暂时附体了披发老者,但是这附身大法不能持久,他一定会败在童子手中,不会跑出太远的。

就在韩立双手青芒闪动,再次按向光罩上时,忽然面色微动,脸露一丝讶然之色。他微皱眉头,一转身后转到了灵树之后。

一个黄色蒲团,一只尺许长的方形石台,石台上一个闪着微弱绿光的玉简。

韩立沉吟一下,用神识仔细扫视了这几件东西,没有什么暗藏的禁制在其上。一抬手,一片青霞从掌心射出,将那绿色玉简一下卷入了其中,然后带回到他五指之中。

韩立凝望着此玉简,身形一动不动,神识开始探测其内记载的东西。

半晌之后,韩立一脸惊疑的将神识从绿色玉简中推出。里面竟记载了那披发修士,修炼的功法和一些在丹药上的心得,那定灵丹和明清灵水的炼制之法,赫然就在其中。

韩立手握玉简,心里有些糊涂了。

难得这卫姓老者事先察觉到了自己会大限将至,所以才会留下此玉简,准备给什么人不成。不过这玉简毫不掩饰的被放在灵树之后,看样子是留给落云宗修士的,这代表着什么特殊含义不成。

韩立看了看玉简,又思量了一下,忽然从储物袋中再取出一个空白玉简,将绿色玉简中的东西飞快的复制起来。

以韩立如今的修为,片刻功夫,玉简就复制完毕。

韩立将绿简放回原地,将复制好的玉简则放进了储物袋中,然后向一侧的金色罩壁大步走去。谁知道三派修士什么时候重新转回,还是尽快离开此地的好,反正他此行目的尽以达成!

不用再顾忌什么人在场看到,韩立全身灵力涌出之下,青光一闪,光罩直接用青元剑芒劈出了一个大口。

韩立瞬间就离开了光罩,直接化为一道青虹激射而出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