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三十三章 大罗千幻诀与天狐迷灵大法

一见刚刚还在一起的同室弟子,转眼间遭了毒手,其他修士脸色煞白,五颜六色护罩和防御法器纷纷放出,大部分人死死盯着儒生不敢移开片刻。一时,再没人敢轻举妄动。

慕姓女子神色大变后,一下远离开杜东,放出了自己的丝带法器护住全身。至于那孙火,则在儒生出现的瞬间人就悄然后退几步,目光在儒生和杜东之间转动个不停,脸色难看之极。

韩立悄无声息地滑移到静室一角,目光闪烁不定的望着这一切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就在这时,杜东忽然身上气势狂涨,整个人黑光罩体,面孔脖颈浮现出丝丝的黑色符纹,然后人就在光芒中体形暴涨,猛然化身成一个身高两丈的巨汉,面目狰狞,两眼碧绿,修为一下涨到了结丹中期的水准。

“好!要论藏匿变幻的功法,千幻宗在天南说第二,绝没人敢说第一了。‘大罗千幻诀’的确名不虚传,不愧为贵宗的镇派法诀。”白姓修士一见杜东这般惊人的变化,不惊反喜地抚掌大笑。

“哼!”杜东变换成的巨汉冷哼一声,没有接口什么,反而阴森目光在其他人身上一扫而过后,重新落到了韩立身上,脸上一丝厉色闪过。

“嗖”“噗通”两声接连响起。室内修士只见巨汉身影一晃,一阵狂风后,就欺身到有光罩护身的韩立身边,接着一抬手,瞬间击碎光罩,单手快似闪电的插进了韩立胸腔中,然后一缩,掏出了一颗鲜血淋淋的红心出来。

韩立的尸体一下倒落在地。

“啊!”

其他弟子见此血腥场面,惊怒交加地低呼一声,以为对方终于要大开杀戒,而个个心惊胆颤开来。

“咦!”如此顺利的击毙对方,巨汉却面露一丝古怪之色,仿佛有些不太相信对方如此容易身死。他眉头一皱之下,看了看手上的红心,上面还有些余温存在,的确是击毙了对方无疑。

“你在干什么,这里弟子不是想杀就杀的,有几个颇有些来头。其中一人,是那天恨老怪物的嫡亲后人。不要胡乱出手!”儒生一见杜东暴然出手,大吃一惊地怒喝道。

“哼,你能杀一个人,我为何不能杀。再说,这小子有些古怪,自然要先下手为强了。天恨老怪物的后人,绝不会是此人,这人是和我一样的刚入门弟子。”杜东淡淡地说道,随后将手中之物丢下。

“你心里有数就好!虽然不知道天恨老怪后人是男是女,入的是哪一派,但是那天恨老怪神通广大,三派为了交好他,肯定会让他后人入选十名弟子的,好有清灵洗目的机会。要是真误伤了此人,麻烦可就大了。至于我杀的那人,自然也是熟知根底的,绝不是老怪的后人。”儒生神色一缓之下。仍有几分凝重的说道。

“好了,剩下之人,我不会随便动手了。不过,当然也不能让他们随意捣乱,就让他们好好躺一会儿吧!”说到这里,杜东就滴溜溜的在原地一转身,身上黑芒突然间狂吐飞卷,遮天蔽日,将整个静室都罩在了其中。

而其他修士听到他们前边的对话,正心中一松之际,就被这些黑光瞬间罩住,顿时一个个头晕目眩之下,人事不知了。

望着室内众弟子全都昏迷不醒的样子,儒生点点头,面露一丝满意之色:“走吧。不能再耽搁下去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二人一说一答之间,立刻大步向门外走去。

不过当杜东走到门口时,心中微有些不安,不觉得又看了一眼被他开膛破心的尸体一眼,见韩立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,早已死得不能再死的模样。

他不禁哑然一笑,觉得自己疑神疑鬼了,就安心地随儒生离去。二人一去,静室自然鸦雀无声的寂静起来。

但是仅仅片刻后,屋内却蓦然响起了年轻女子悦耳的声音。

“韩兄,我这天狐迷灵大法,是不是在那大罗千幻决之上啊!那人修为不弱,但却连杀死的是否真人都不自知,真是好笑啊!”

随着女子的话语,原先躺在血泊中的韩立尸体,冒出淡淡白光,然后化为了一团银芒凝聚成了一只尺许大小的雪白小狐,正摇头晃脑的说道。

“的确不错。但是你明明前身是银狼一族,但竟然精通狐族的法术,这真是一个异数啊!不过,这也是他二人修为并不太高的缘故,若是修炼到了结丹后期,恐怕就无法如此容易欺瞒过去。而且大罗千幻诀,也真是不同凡响。最起码此人掩饰修为时,连我都无法判断出对方真正的修为。”韩立的声音,从白狐身后数尺的墙壁上,悠悠传出。

然后黄光一闪,他手持狼首玉如意,从石墙中浮现出来。

不知何时,韩立竟悄然遁入了此墙中,静室内留下的韩立,竟是银月借用白狐之躯幻化出来的替身。虽然这化身之术不能持久,但应付一时半刻和两名修为不太高的结丹修士,倒也没有什么困难。

“这功法真是如此厉害?不是被韩兄一眼就看出不妥了吗?”银月还有些不太服气,撇撇嘴的说道。

“我修炼过大衍诀,单以神识而论就和元婴初期修士也差不了多少。若这样,还无法发现对方的不妥,那这法诀在隐匿藏形上就不是天南第一了,而是天下第一。”韩立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白狐听了这话,歪歪毛茸茸的小脑袋,并没有再反驳什么了。

韩立几步走到了屋子中间,目光一转之下,其他人昏迷不醒的样子,尽收眼底。但目光闪动后,最终落到了那黑衣青年孟笛身上。

小狐似乎看出了韩立的想法,几个蹦跳后落到到了青年身上,将其腰间储物袋毫不客气的一口拽下,然后飞蹿回韩立身边,乖巧地递了过去。

韩立微微一笑,没有客气的接过储物袋。接着神识一扫之下,就将那装着定灵丹的玉盒摸了出来,随后又将袋子漫不经心地扔回到青年身上。

反正此物以对方修为用不上,他自然毫不客气的笑纳了。

“走吧,那两人应该到了灵眼之树的洞窟内,我们也跟上去看一下。”韩立将盒子收好后,一模下巴轻声招呼道,然后大袖将白狐一裹,化为一道青虹从静室内飞射而出。

这时外面的爆裂声仍然连绵不绝,一刻都没有停下的样子,韩立听了几声后,就眼中一丝疑色闪过不再理会。

等韩立到了洞窟外时,石门大敞,禁制全无,那二人已经进去了。而且里面,正隐隐传来惊怒的话语声。

“卫兄,你这是什么意思,事到临头,竟然突然反悔了。你难道忘了宗主当年对你的大恩了,还是真在落云宗待了这多年,真忘了自己天煞宗弟子的身份?”正是杜东气恼之极的喝斥声。

韩立闻言心中一动,正想过去时,忽然间神色一变,蓦然从原地消失不见。

因为他神识没有感应错的话,这洞窟中竟同时有七八人之多,其中一人赫然是元婴期修士,他和其他几名结丹期修士,都悄然隐匿在洞窟地面之下,一副瓮中捉鳖的架势。

随后他悄然潜进洞窟中,远远藏在一角,不动声色的冷眼旁观起来。

地下潜藏的几名结丹修士都被一层淡黄色光罩护在其中,施法之人韩立倒也熟悉,正是那名应在外面御敌的蓝姓童子。也就因此,上面三人至今还未发现地下埋伏的诸人。

韩立神识轻探之下还发现,光罩内身边赫然是蓝衣修士和灰衣老者等人,另外多出的两人竟是付姓老者和儒生的双修伴侣,那位白衣少妇。少妇脸色煞白无血,手中还提着一位昏迷不醒之人,正是那长脸老者。

见到这几人,隐匿身形的韩立倒吸一口凉气,同时心里略有些疑惑。外面的破阵之声可一刻都没有停下过,现在是何人在外面御敌,还是根本就没有什么破阵,只是一个圈套而已。

就在这时,金色光罩中传来披发老者平静的声音:“我知道,正魔两道在慕兰草原附近发现了一株上古时期的玄天仙藤。此仙藤虽然早已枯萎,但若是用这灵眼之树的醇液浇灌的话,却大有可能枯木回春,重新将其救活,所以我等几名潜伏三派内如此多年的弟子,才会不顾一切地被马上启用,甚至连当初执行的颠覆三派的计划,都不愿顾及了。而杜道友身为千幻宗少主的身份,也不惜以身犯险地潜进来,并带来上面的命令督促我们正魔联手合作。”披发老者缓缓说道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