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三十二章 诡变

别人没有察觉到杜东的小动作,但韩立为了以防万一,早在进入此地时就用神识监视着此人的一举一动。

如今杜东虽然低首盘坐在地上,但是嘴唇一张一合之间微抖着,分明在和什么人进行传音私语。这屋里竟还有杜东的同伙。

为怕惊动了对方,韩立没有强行听取他们的传音,自然也不知道另一人是谁。但能在他神识一扫之下,躲过而没有暴露的修士,那只有此屋的四名结丹修士了。

韩立脑瓜飞快转动个不停,目光在这几人身上一一飘过,一时倒也判断不出,哪一个更可疑一些。

就在这时,韩立脑中响起银月的传音声。

“韩兄,这灵眼之树根部同样被光罩护在了其中。我虽然有办法强行遁入罩内,但不敢保证不惊动罩内的结丹修士。道兄是否需要我强行破罩进去?”银月轻声的说道。

“不要轻举妄动!硬抢手段,只能留在最后无机可乘时再用。我估计,此地不久就会有一场混乱,到时候再行动也不迟。银月,你先回来吧。”韩立想也没想的否认了对方的建议,并召回了对方。

银月一听了韩立的话语,没有任何违抗的意思,迷你银狼无声无息的偷溜回了韩立体内。随后韩立闭上双目,除了暗自注意杜东的举动外,不再有其它的动作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那杜东闭嘴不言了,并同时抬首四下打量了一下,眼中隐有诡异之色闪动。

韩立心中一凛,正思量对方是否要行动时,谁知杜东再次的低下头去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韩立微微一怔,有些奇怪起来。

就在这时,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声音猛然间传来,接着整座洞窟猛然颤抖狂摇起来,所有打坐的修士都蓦然心惊的睁开双目,脸带骇然之色的互望起来。

灰衣老者等三名修士同样面露一丝讶色,其中黄衣修士眉头一皱之下,急忙起身往石门方向走去。但是未等其走到跟前,洞窟大门就自行打开了,长脸老者神色阴沉地走了进来。

“胡师兄,出了什么事情!”黄衣修士急忙问道。

“这里果然暴露了!外面突然出现一群藏头露尾的修士在攻打谷外法阵,不但有结丹期的,好像还有元婴期老怪参杂其内。看样子不是正道盟伙,就是魔道六宗的人,其他势力决没有这么大的手笔。蓝前辈已经出去主持大阵了,不过对方人多势众,你们几个也跟我出去策应一下,这里只要留卫师兄一人即可。至于给这些弟子洗目之事,暂且搁后。钺道友,你将这些弟子带到静室去,在此期间,只要有人敢进入圣树洞窟,卫师兄,你就格杀勿论就是。”长脸老者面带杀气的一口气说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胡兄,你就带其他人迎敌就是,我会看好此地的。”光罩中传来披发老者平静的说道。

长脸老者闻言,神色一缓的点点头,当即带着灰衣老者士和百巧院的中年人,匆匆出去。

黄衣修士见此,转脸对韩立等一干弟子,毫不客气的吩咐道:“你们都听到了,洗目之事,暂时拖后,先跟我到静室躲避一二。”随后他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。

年轻修士们不敢怠慢,急忙紧追跟去。

韩立见杜东老老实实的跟着一干弟子出了石林,又走出了洞窟,并没有什么异动,不禁暗自冷笑一声,他也不动声色地跟着众人一齐行动。

既然连杜东这个心怀不轨之人都沉着至此,他又何必焦急呢。不过外面发生的事情,难得真和杜东此人有关。这时间,也未免太恰到好处了,杜东在此地,还和外面之人有联系不成?韩立心里还有点疑惑。

片刻后,十名弟子被黄衣修士东转西拐一大圈后,被送进一间较大的石室中,随后嘱咐了几句,人就匆匆地离去了。显然是打算过去助战。

这时,远处的爆裂声更大了一些,地面也晃动的越发厉害,仿佛外面正陷入苦战之中。

这些年轻弟子虽然有些忐忑不安,但一见黄衣修士离开,就不觉就按门派分成了数堆,低声议论起来。

韩立、杜东、慕姓女子和孙火四人,也自然站到了一起。

“真没想到,古剑门的白师叔竟是正道盟的奸细!亏我以前觉得,他也是散修出身的结丹修士,对他还敬仰的很!”孙火这句话似乎闷在心底好久了,首先叹气的说道。

“孙师弟,你真以为散修那么容易结丹,没有大点家族在背后支持,有几人有机缘进入结丹期的。倒是孙师弟是货真价实的散修出身,听说有不少家族,已经有意想招师弟入赘。师弟不如挑选一个加入即可,以后在修炼上自然臂助众多。”慕姓女子冷冷望了青年一眼,毫无感情的说道。

“嘿嘿!孙某还真不相信,修士非得有家族才能结丹。在下不才,倒不屑入赘什么家族。”坚毅面孔青年冷笑一声,又豪兴大发地说道。

然后他下意识地瞅了几眼艳冷女子的貌美面容,目中露出一丝热切之色。但慕姓女子似乎对此毫不感觉,并没有再接口什么。

“不过,这位白师叔说起来,也是一位可怜之人。”杜东竟突然在一旁开口道。

“可怜?杜师侄,你这话什么意思。”孙火闻言不禁一怔,面带一丝疑色。慕姓女子明眸中青光流动,同样面带讶色地望向眼前的大汉。

杜东闻言一笑,一反平常憨厚模样的没理会二人,反而目光一转,忽冲韩立阴阴的问道:“韩师弟,你认为杜某说的有没有道理?”

“不知道,在下对这位白师叔了解不多,怎好评价!”韩立见对方将话头直接指向自己,丝毫惊慌之色没有,神色不变的悠悠回道。

“是吗?可我怎么觉得……”

“杜师侄,你太放肆了,没听到我问你话吗?”

杜东还想再说些什么时,一旁的孙火见这位师侄竟不理会他的问话,不由得有些愠怒的训斥道。

“说这么大声干什么?我又不是没长耳朵,你的问话,我自然听到了,但是我实在没有兴趣回答这种废话。”杜东斜视了青年一眼,目中寒芒一闪,忽然脸露狰狞之色的说道。

“什么,你……”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慕姓女子终于发现了不对劲,玉脸一沉之下,纤手悄然的按在了储物袋上,寒声问道。

其他两派弟子,这时也发现了他们几人间的异常,都有些惊讶的全都望了过来。

“嘿嘿!魔道千幻宗的嫡传弟子,这个答案两位师侄是否满意啊!”忽然一声男子的话语,从屋外冷冷的传来。接着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静室大门瞬间裂成了数块,碎石四散激射。

室内弟子个个心里大惊,急忙纷纷掏出法器,全作出了警惕之态,一个熟悉的男子身影,出现在了碎门处。

“白师叔!”一名古剑门的弟子,一见此人,不禁脱口大叫道,随后脸色大变,满脸难以置信之色。

其他弟子一见着蓦然出现的青袍儒生,同样的目瞪口呆和手足无措。他们这些人可亲眼看到,当初此人被制住然后被收禁的,如今怎会出现在此地了。而且看对方精神奕奕的样子,哪有丝毫法力受禁的样子。

“怎么才来?若是再不出现的话,我们就先行动了。”杜东一见白姓修士出现却毫无意外之色,反而冷冷地质问道。

“哼!你怎知道那老怪物剑丝的厉害。虽然早就有了准备,但当时真被制住了,要不是你们再三保证,对方心有忌惮绝不会伤我性命的,你以为我会和你们合作吗?”白姓修士没客气的回道。

“嘿嘿!我们也没想到,竟是这老怪物亲自出马。不过,一切都和预料的差不多,焚师叔和贵阁的秦前辈应该能为我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。”

一听两人的一问一答,其他年轻弟子虽然不知道出了何事,但也知道大事不妙了。一名古剑门的弟子倒也机灵,当即化为一道红光,御器向石门方向冲去,打算夺路而逃。

但是这名弟子才一飞过白姓修士身侧,儒生脸上煞气一生,刺目白光一闪即逝。

惨叫声响起,弟子和法器瞬间就被斩成了两截,死尸“噗通”一声,跌落到了地上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