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三十一章 灵眼之树

“好了,事情已经解决了。你三个该干什么,干什么去,不要管我这个老不死的,我还要好好研究下这盘棋的得失呢。”童子对其他修士一摆手,摇头晃脑的说道,随后他竟真的一低头,审视起身前的棋盘来。

灰衣老者等人一听此话,不敢怠慢的口中称是。接着就由黄衣修士带着,从另一个偏门走出了大厅。

“真没想到,白道友竟是……钺师兄,你事先就知道此事吗?”百巧院的中年修士,一走出石厅没多远,就忍不住的叹息道。

“不知道,蓝前辈只是说要在此地处理一点事情,我又怎敢多问?”黄衣修士的脸色,也有些不太好看。

听了这话,中年修士不再多问的闭嘴不言。后面一干年轻弟子,经历过刚才的事情,更不敢随意的开口了。

在有些沉闷的气氛中,韩立等一干人通过一个长长走廊,一拐弯后,又被带到了一扇淡黄色石门前。而在此门前,一个披头散发之人,动也不动的盘坐那里。

虽然因为乱发遮面,看不清这人的面目,但是此人头发灰白,年纪绝不会太小的样子。

黄衣修士一见此人,脸上却露出几分恭敬之色。

“卫兄,试剑大会的弟子我已经带来了,现在是否就让他们进去?”

“既然已到了这里,那就进去吧。醇液比预计的还要迟一点流出的样子,这些弟子,要多等一会儿了。”披发之人淡淡的说道,声音竟出奇地稳重深厚。

韩立目光在此人身上飞快扫过,眼中寒芒一闪即逝。这披发修士竟是一位结丹后期修士,而且已处在了巅峰的假婴境界。这让他对此人,不由得多注意几眼了!

灰衣老者一听披发之人声音,脸上竟露出一分激动之色,几步上前后,声音微颤的说道:“卫师兄,你……你还好吗?”

这人竟是落云宗的修士!

“宇师弟啊这么多年没见,你也有几分老态了。”披头散发的修士轻叹一口气,悠悠的说道。

“师兄,你为何……”

“好了,你我师兄弟还能在此重逢,也算是缘分未尽,当年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。我进入此地时,就发过毒誓,一日不凝结成婴,一日不会出山的。况且我也从两位师叔那里知道,宗内的一切都被冯师弟管理的井井有条,我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”这位卫师兄平静的说道。

灰衣老者闻言,神色有些黯然地,原本想脱口问出的话语,一下咽回了肚中。

“几位师弟稍等一二,我这就将禁制打开,让几位带队进入圣地。”这位卫师兄站起身来,从袖中飞射出一道法诀,打在了黄色石门上,顿时石门无声无息的一分为二。

韩立尚未看清楚里面的情形,就感到一股精纯灵气从门内扑面而来。

果然,里面就是那灵眼之树的所在。

不过他心里略一比较,这灵气精纯程度绝不在他那灵眼之玉之下。甚至还要略胜一筹,真不愧为最顶级的灵眼之物。

在披发老者的带领下,韩立等人走入了门内,眼前蓦然出现一座巨大的钟乳洞窟。

此石窟长宽数百丈,高二三十丈,猛一看,犹如走进了地下世界一般。

更让人惊讶的是,在地面上生有一根根大小不一的钟乳石柱,从而形成一片天然石林,将石窟大部分地带都围得密密麻麻,仿若小型迷宫一般。

韩立仔细一望之下,就看到石柱之间隐有白色灵光闪动,一看就被人施展了什么禁制在里面。

韩立正暗自思量之间,披发老者已带着几人走到了石林边缘处,手掌一翻,多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白色古镜。随后老者二话不说的念念有词,一抬手,从镜中喷出一股白的光柱,直射向眼前的石林处。

“噗嗤”一声传来,光柱犹如泥牛入海一样,转眼间遁入林中不见了踪影。老者随后将小镜一收,就双手倒背的站在原地不语了。

一些年轻的弟子正在奇怪间,地面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,接着让众低阶修士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。

大小石柱同时放出乳白色莹光,随后大片黄芒从林中升起,部分石柱当着众人面,就开始眼花缭的遁移起来。一干年轻弟子,从目瞪口呆中清醒过来时,石林已分开了一条笔直的小路出来。

看到这一幕,韩立神色微微一动,但随后脸色如常。

众人沿着这条小路,很轻松的走到了石林中心处,在那里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灵眼之树。

“这东西真是灵眼之树?”看着眼前丈许高的东西,韩立有些无语了。

这根手臂粗细、颜色淡绿的笔直东西,说它是一根青石柱,恐怕大部分人都会相信,一点无法让其和树联想到一起。

不过,整座洞窟惊人之极的灵气,的确是从这根疙疙瘩瘩的“石柱”中发出的。而且石柱外面,更是有一层淡金色光罩,将它从顶部到根部全都罩的严严实实。光看这般小心的样子,这灵眼之树应该不假才是!

韩立虽然满肚子的腹诽之言,但是灰衣老者等修士见到此树,却纷纷露出火热的目光。若是修士能直接在此树下修炼,只要不碰到瓶颈,恐怕足可以缩短修炼时间一小半啊。

韩立却没注意灵眼之树多久,目光一扫之下,落在了灵树之下的一个玉瓶上。此瓶子高约半尺,上细下粗,里面隐隐有股他熟悉的药香气息,悠悠散发出来。

难道这就是那配制了大半的“明清灵水”,韩立心中思量道。

其他人在离灵眼之树数丈远距离时,都自觉停下了脚步。只有披发老者毫无顾忌的快步上前,那层淡金色光罩竟似对其丝毫不起作用,让他视若无物的穿罩而进。

老者几步走到灵眼之树前,围着其绕了两圈后,单手一抬,竟将手掌搭在了灵树的中间部位,接着微一催动灵力,五根手指的指尖处有绿光闪动。

光罩外的其他人见此情形,虽然大部分都不知此位在做什么,但还是情不自禁的屏住气息,生怕惊扰了披发修士。

半晌之后,披发老者才微一摇头的收回了五指,绿光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。

“灵树体内的醇液还未到摘取的最佳时机,还要再等三四个时辰左右。在这之前,你们就现在附近盘坐休息一二,我先把明清灵水最后一步调配完成,只等滴入醇液即可。”披发老者一转头后,沉声冷静的说道。

“一切就依卫兄所言!”中年修士和黄衣修士点头称是,那宇姓老者更不会有其它意见。

于是韩立等年轻弟子,在几位结丹期修士的吩咐下,一一在这石林中心处盘膝坐下,或闭目养神,或吐纳修炼。

而披发老者则一低身,伸手抓起了灵树下的玉瓶,接着衣袖随意的一甩,顿时淡金色光罩忽然发出刺目的光芒,再也无法让人看清里面的任何情形。

见此情形其他人自然无所谓的样子,但韩立却眉头一皱,忽然暗自呼唤器灵银月来。

“韩兄叫我,有什么事吗?”银月的声音悠悠传来。

“我记得你精通土遁之术,能否暗自从地下潜进那光罩之中?不要你做什么事情,只要将这灵眼之树灵根,给我取出一截出来即可。”韩立淡淡的说道。

“韩兄稍待片刻,我用器灵之身,试试就回。”随着此话出口,银月当即化为一只拳头大小的迷你小狼,从韩立身下神不知鬼不觉的钻地而入。

韩立则表情不变,微眯着双目,一副正养神入定的样子。

忽然韩立眉梢一挑,眯着的双目忽然间目光微微一转,让人难以察觉的落到了大汉杜东身上。

此人盘坐在人群一角,动也不动的垂首结印,仿佛正在吐纳修炼的样子。

见此情形,韩立嘴角一翘,隐含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之色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