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三十章 童子

一行人才飞到了石门之前,黄衣修士令牌光霞一散,通道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跟好了。”此位瞅了几人一眼后,冷漠的说道。随后他十指弹跳不止,双手结起复杂的手印,然后猛然转身,两手一扬,赤黄两道刺芒脱手射出,直接打在了布满禁制的石门上。

顿时原本紧闭的青色大门,符文一一闪动,在一阵低沉的嗡鸣声中,大门慢慢打开了,露出里面一个长长的方形通道出来。

黄衣修士二话不说地大步走了进去。其他人互望了一眼后,就紧随而进。

韩立走在众弟子中间,目不斜视的样子,但实际上神识扫视着附近的一切。

这方形通道看起来,是直接用法器在这山腹之内开凿出来的,不但四壁光滑异常,并且每走几步,壁面上必定刻有一些深奥难明的符咒文。他虽然一时无法细加研究它们,但也知道这些东西绝不是当摆设用的。

通道不算长,只走了百余丈左右,众人就眼见一亮,出现在了一间整洁的石厅内,广约五六十丈,高约七八丈,也不算小了。

而石厅中间,有一张数尺大的青色石台,十面条竖刻痕纵横交错,竟是一张硕大的棋盘,黑白两色棋子遍布满盘,似乎到了最关键之处。

而在棋盘两侧,有一老一少手持黑白之子盘坐在那里。老的,是一位身着锦衣的长脸老者,约有五十多岁模样。少的只有七八岁,唇红齿白,仿若玉童转世。

“蓝师叔!你老人家怎会在这里?”白姓修士一见那童子,蓦然失声地叫出口来,随后慌忙上前大礼参拜。

“蓝师叔?”

灰衣老者和百巧院的中年修士,一见有个陌生的童子在这里先是一怔,但一听白姓修士称呼后,神色大变,再一看童子小辫赤足、手带金环的模样,脑中顿时浮现了一个传闻中的前辈人物。

“晚辈杜晦、宇山安拜见蓝前辈!”二人心中一惊之下,不加思索的急忙施礼。

“起来吧,没看我和胡师侄正下到关键之处吗,别出声,什么事等我下完这盘棋再说。”童子明明细皮嫩肉,声音稚嫩,但说出的话语却老气横生,大模大样。

“遵命!”白姓修士等三名结丹修士,不加思索地连声答应,接着垂手站在附近,不敢有任何不满之色。

和童子下棋的长脸老者,冲三人露出一丝苦笑,却没有开口说什么。至于那黄衣修士自从进入石厅后,就规规矩矩往童子身后一站,一副持弟子之礼的样子。

那些跟进来的年轻修士,听到这三位师祖竟然称呼眼前七八岁的幼童为师叔,顿时一阵骚动。这称呼意味着什么,他们这些炼气期弟子又怎能不知,当即一个个睁大了眼珠,死死的盯着那童子,心中激荡异常。

韩立见到这童子的刹那间,心里也吓了一跳。这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元婴初期修士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不过,随后他就恢复了镇定。现在的他,虽然不是元婴初期修士的对手,但要从对方手中逃掉,也不是什么难事了。况且他相信对方出现在此地,应该不是为他而来的。

因此韩立表面上脸色不变,心里却默默思量,对方的出现会给他的计划带来什么变故。

最终,童子和长脸老者又下了近一刻钟后,长脸老者才一推棋盘,恭敬的说道:“蓝前辈棋艺高超,弟子不是对手,甘拜下风!”

童子一听这话,脸上露出一丝高兴之色,但随即乌黑的眼珠滴溜溜一转后,怀疑的说道:“胡师侄,你没有存心相让吧!我老人家可和你说好了,和我下棋决不能留手的。”

“晚辈怎敢哄骗前辈,是前辈的确棋艺远胜从前了。”长脸老者闻言,脸孔似乎更长了一分,急忙开口分辨道。

“嘻嘻,我也觉得棋艺比起以前长进了不少。看来和世俗界的那几名棋界高手,没有白切磋啊。”童子闻言,笑容更多了几分。

“好了,将棋子收起吧,我们要办正事了。”童子笑意忽然一收,话锋一转的说道。

然后一扭细小的身子,他面向了恭候多时的一干修士,眨巴几下黑白分明的大眼,在几名结丹期修士脸上一一扫过,目光落在了儒生的脸上。

“白师侄,你加入古剑门有几年了。”童子慢悠悠的问道。

“晚辈入门有一百多年了。”白姓修士闻言一怔,有些不解,但还是老实的回道。

“一百多年!真有点难为你了。”童子脸上异色闪过,轻叹一口气道。

“师叔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青袍儒生脸色微变,但马上强笑的说道。

“什么意思?阁下身为正道浩然阁阁主的关门弟子,却在本门一待就是这般年月,我们古剑门可容不下你这尊大神。有没有想过,回去看看令师啊?”童子盯着儒生,声音阴寒地说道。

白姓儒生听了童子这话,脸色“唰”地一下,苍白无比。

一旁的灰衣老者和百巧院的中年修士,眼中射出惊愕的目光,同时下意识地离开白姓修士几步。

“白道友,蓝前辈所说是真的?”中年修士难以置信的问了一句。

白姓儒生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,并没有分辨什么。

“既然师叔已经连在下来历都查的一清二楚,看来白某加以否认,也没用了。不过,在下可不会束手就擒!”神色难看了一会儿后,儒生终于开口说话。

但当最后的“擒”字刚一出口时,他身上白光一闪,人就弩箭般的倒射进了身后弟子群中,一抓之下,一只白茫茫光手立刻向其中一人迎头罩去。正是那身具“九灵剑体”的黑衣青年孟笛!

“你干什么?”灰衣老者和中年修士当即怒吼一声,身上也有光华闪动,一副出手相救的样子,但明显迟了一步。

孟笛倒也遇惊不乱,抬手就放出一道森然剑气,向大手狠狠砍去。

但两者修为过于悬殊,剑气斩到光手上无法伤其分毫,反而转眼间被压的溃散碎裂。眼看孟笛就要被儒生擒捉住,白姓修士却身子一抖,一下委顿的栽到在了地上。光手立刻化为一团莹光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孟笛不禁怔怔地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“哼!你将本门的太白化气手,修炼的倒是不错。可你忘了,我老人家可不是真到此下棋的。”童子面无表情的搓搓小手,口中喃喃的说道。

石厅内除了韩立一人外,没有人看出这童子如何出手,又如何制住儒生的。

而韩立眼睛微眯的看了看倒地不起的儒生,又看了看童子,面上一丝古怪之色闪过。

儒生暴然出手的同时,他通过神识,就惊讶的发现,有一丝淡红丝线从那童子足下一闪射出,结果此丝线射入儒生身体的同时,对方当即翻身栽倒。

刚开始,他以为这是什么飞针类的阴损法宝,但是神识一扫之下却惊愕发现,这淡红丝线上含有若有若无的森然寒气,竟是剑气炼化成丝。这让韩立大感动容!

他以前倒也听说过,高明之极的剑修修炼到一定程度,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化剑为丝,能以一剑破万法!如今,他才得以亲眼所见。能将剑气修炼成如此模样,真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!

“胡师侄,将他关在困龙窟中,人暂时还不能杀掉,我们几个老家伙,还要另有用他之处!”童子一歪纤细的脖颈,转脸对刚才和他下棋的长脸老者说道。

长脸老者心中一凛,口中称是,几步过去后,一提儒生,从石厅的一扇偏门进去,消失不见了踪影。

见此情形,韩立目光一转之下,瞅了那杜东一眼。只见他似乎神色如常,但细心留意之下,却发现其下垂的双手不觉紧握成了拳头,可见心里之紧张。

韩立见此,暗自微微一笑,就不再管此人了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