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二十九章 三派禁地

“结丹后期,闭关?”传声男子明显怔了一怔,随后长叹一口气,就再也没声音传出。

古剑门的白姓修士,也不多说的一抬手,一道白光打到附近一块看似普通的青石上,顿时乱石堆中光芒闪动,一片白光涌现后,此人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这乱石堆竟是被巧妙掩饰的一处传送法阵。

而灰衣老者见对方走后,自己则自顾自的在附近找快山石盘膝坐下。

传送阵另一端,百巧院一间面积不大的石室中,儒生身影在白光中出现在了法阵中,四周站着付姓老者等三派的几名高阶修士。

“怎么样师弟,那边准备的差不多了吧?”姜姓修士一见儒生身形浮现,不假思索的先问道。

“师兄放心,圣地那里一切都妥当了,现在就可以传送过去。”儒生笑着回道。

“这就好!麻烦段兄将那十名后辈带进来吧。按照约定,我们三派各派一名结丹修士随行。我们这边由汪长老跟着,落云宗也已经有了宇峰主了。姜兄,你们这边是谁一同前去?”付姓老者满意的一点头,说道。

红衫老者闻言,二话不说的推门出去。

“圣地有什么好去的,又不是没去过,就由白师弟跑一趟吧。”姜姓老者却不在乎的回道。

“也行。记得白道友虽然没有在圣地当值过,但当初也是试剑大会的十名弟子之一,如今也算旧地重游了。”付姓老者一笑道。

青袍儒生神色平和点头答应,没有说什么。但白衣少妇却妩媚一笑的来到儒生身旁,和他并肩而立,一副恩爱之极的样子。

这时石室外有脚步声传来,红衫老者神色平静的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三派进入前十的弟子。

这一次,落云宗虽然还是没拿到第一,但是进入前十的弟子,却足有四人之多,占三派之首。这让段姓老者表面平静,但心里颇有些自得。

想到这里,他目光不由的往自家弟子的四人望去,天泉峰的慕姓女子,火云峰一名面色冷毅,叫孙火的青年。至于另外两人,则就是韩立和那杜东了。

韩立倒罢了,一看到杜东,这位火云峰峰主脸上神色不变,心里却不禁暗自冷哼一声,一丝讥讽之色在心底闪过。

至于这次取得第一的弟子,是一名神情如出鞘利剑般的黑衣青年,此青年就是拥有“九灵剑体”的古剑门弟子孟笛。

“九灵剑体”号称修仙界三大剑修灵体,这一点不是开玩笑之事。此人凭借手中一把顶阶剑器,没有任何对手能够在其纵横披靡剑气之下,撑得过一时半刻,完全以绝对优势取得最后的第一。

想到这里,红衫老者又有些妒忌古剑门的好运了。

韩立冷眼看着满屋的“结丹高人”,心里无惊无喜。在三轮全胜之后,他故意输给了一名百巧院修为不弱的筑基期对手,如此一来就和其他五名同样落败的对手,参加了七到十名的争夺。最后,他作出一副符即将使用殆尽,勉强才得以过关的形象,抢到了第九名。

至于那位杜东,不知是不是和他的打算一样,竟同样在第四场落败,然后再故意落败给他,排在了末位。这让韩立一阵无语。

落云宗排名最高的弟子,则就是那叫孙火的青年了,其修为颇为不弱,竟然抢到了第三名的位子。

但以韩立的眼光看来,此人除了第一名的黑衣青年外,其法器若是能和他功法相配,就是击败排在第二位的那名百巧院弟子,也完全不成问题的。

大会一结束,前十名的弟子每人都发了一件顶阶法器。而孟笛则多出了一个玉盒,里面放着一枚定灵丹。

韩立看到玉盒时,心里不假思索就有了决定:若是此行顺利,能得到灵眼之树的灵根和丹方也就算了,若是不行,他可不介意从这位古剑门徒手中借走此物一用。毕竟凝结元婴时,有了定灵丹会让其轻松不少。

韩立正思量间,付姓老者已经开始让众弟子传送了。

三派这些年轻修士也知道下面要去什么地方,大部分人都喜笑颜开起来。

在白光闪动中,白姓修士和一位面色红润地百巧院中年修士,先传了过去,接着众弟子两两一起的,同样过去。

韩立等人在一阵头晕目眩后,出现在了一个浓雾弥漫,空气潮湿地荒凉石堆中。

韩立眼睛微眯之下,下意识的放出神识想探测一下此地,可是神念才伸出数十丈远,就立刻被某种禁制挡了回来。他心中一凛,知道此地设下了厉害非常的法阵,最好还是偷偷达成目的的好。

灰衣老者见他们全都传送过来,不慌不忙站起身来,一抬手,一道黄色法诀打出,飞进雾气中不见了踪影。

四周的浓雾翻滚起来,接着面朝他们的方向,雾气忽然散尽,不远处,露出一面满是青苔的石壁出来,似乎从未有人来过的样子。

“你们听好了,因为灵水炼制完毕,必须马上用来洗目,所以你们才有这机缘进入三派禁地之中。否则平时,就是我等也不得靠近此地的。你们进入后,只能在里面待上一天一夜,第二日就必须马上离开。而里面禁制重重,决不准在里面乱闯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白姓儒生似乎非常熟悉里面的一切,未等另外二人说什么,就先声音一寒的告诫道。

这些低阶弟子,自然个个都口中答应。

而这时从那青色石壁方向,传来了当初传声的男子声音:“好了。有什么交待的等进来再说。我这就要将大阵,给你放开一个口子。”

钺姓男子一说完此话,石壁上一阵水面般的晃动模糊,随后绿芒四射,让人无法直视。

片刻后,当众人重新回过神来望向前方时,才愕然发现,青色石壁蓦然不见,取而代之的,却是一扇双门紧闭的巨大石门。

石门上面符咒文密密麻麻,五颜六色灵光更是闪动不停,也不知下了多少威力极大的禁制在上面。在石门外,更是有数层黄的光幕,将此门罩在其内,根本无法轻易接触石门。

可这时,在高达十余丈的巨门前,双手倒背站着一名黄衣修士。此修士仿佛四十来岁年纪,双浓黑粗眉微微倒竖,一脸惊人之极的煞气,让普通人一看之下,大感心惊胆颤,不敢和其对视分毫。

“呵呵!钺师兄的鬼煞决似乎进展不少。看来师兄在圣树附近修习,修为真是一日千里了。”百巧院的中年修士,一见黄衣修士煞气冲天的样子,当即脸露几分羡慕之色的喃喃道。

他说的话语声音不大,但听到钺姓修士耳中却清清楚楚。黄衣修士当即一翻白眼,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哼!你若是愿意困守禁地五六十年,自然也可以进来苦修的。就怕师弟到时耐不住性子了!”

百巧院的中年修士听了这话,当即面露讪讪之色:“师弟我只是随口说说,钺师兄和吾、阗两位师兄镇守这里,自然辛苦之极。我刚才……”

“好了,不用多说了。这禁制是我三派的几位元婴期师叔共同施法设立的,我打开禁制也只能片刻时间,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吧!”

黄衣修士一说完这话,当即手掌一翻,手上多出了一件黄色令牌出来。他脸露凝重之色,口中念念有词。

令牌上忽然黄芒大放,接着一片黄霞从冲席卷而出,所到之处,光幕顿时纷纷融化消失,露出了一个数丈许大小的通道出来。

“全都进去,动作快一点!”儒生一见此景,想都不想地口中催促道,然后率先化为一道白虹飞射而进。

灰衣老者和白巧院的中年修士,同样口中吩咐一声,也一样激射进去。

韩立等人见此,更不敢怠慢,纷纷御器跟了进去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