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二十五章 鬼影啼魂

“师兄所言有理。不过,既然这个杜东有寒月轮,进入最后倒也不稀奇,那叫韩立的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也有高阶法器吗?”小胡子中年人又问道。

“这倒不是。虽然不知道这位韩师侄是否拥有高阶法器,但是这位师侄出手倒是大方得很。”筑基后期男子面带苦笑的说道。

“什么意思?比试和出手大方有什么关系?”这次是面色蜡黄的老者,有点兴趣的问道。

“这位韩师侄第一场出手,就一下扔出了三十多张火弹符出去,让对手连法器都没来及祭出就护罩破裂而败。在后面的几阵中,则又施展出了世俗界武技和一种操纵火焰的巧妙手法,再加上符箓相辅,勉强击败了对手获胜的。”男子出声解释道。

“武技和手法不提,这没什么好奇怪的,有许多人都是带艺投师。但这么多符箓一下用出,的确是要不少灵石,对我们来说自然不算什么,但对他一名炼气期弟子来说,就有些奢侈了。有没有查过这名弟子?”白须老者脸色微沉的问道。

“查过了。听和其交往过的几名低阶弟子说过,此人虽然是一名散修,但好像精通制符之术,也颇有些身家,所以才能如此大手笔的使用低阶符。”青年恭敬的回道。

“哦,这样也说的通。看起来,这二人都没有什么问题。不过,既然这人会一些制符之术,倒是划给火云峰较合适一些。”白须老者神色缓和下来后,喃喃说道。

“冯师兄,这话就不对了。我们天泉峰也有精通制符的弟子,提携一下此人还是能做到的。段师兄,你不会真想要人吧!”辛姓修士微微一笑后,说道。

“哈哈!我们火云峰制符弟子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不少,不会抢辛师弟弟子的。”红衫修士一摆手,大咧咧的说道。

辛姓中年人顿时笑而不语了。

下面的时间,这些结丹期修士又谈论了一些宗内的事物后,就纷纷告辞离去了。

韩立已经回到了自己小石山的洞府,正罕有凝重之色的站在灵兽室外,向石室中目光闪动的望个不停。

就在不久前,他刚刚结束了最后一轮的比试,正和几名上来恭喜他获胜的天泉峰弟子言谈时,体内的鸣魂珠突然开始滚烫发热起来,这让韩立蓦然一惊,但立刻就醒悟过来,这是洞府内啼魂兽终于进阶到了最后,正在呼唤他。

韩立惊喜之余。自然不会再和那些天泉峰弟子多说什么,匆匆告辞后,马上回转了洞府。结果他一站到灵兽室外时,就被石室内的情形吓了一大跳。

只见石室中,不知何时变得暗淡无光,阴森恐怖,到处都是黑幽幽鬼气四下飞舞,并隐有无数冰寒阴气,从石室中散溢出来。

啼魂兽已不见了踪影,而在石室的一角却多出了一只丈许大的椭圆形茧状东西,乌黑发亮,上面隐有黑色刺芒流转闪动,仿佛正孕育着什么。

韩立不用想也猜的出,啼魂兽就在这黑茧之中。他心里有几分兴奋的同时,面上也多了几分小心之色。

韩立没有冒然进入石室内,想了想,就在灵兽室外盘膝坐下。

据他以前所读的典籍上讲,灵兽进化时,作为主人的修士最好就待在其身边,不要离开,但也不要轻易插手灵兽进化事宜,除非灵兽进化失败,性命垂危了,则才出手相救。他如今准备照此说来做。

就在心里忐忑不安之中。时间慢慢地过去了。

按照韩立原先的估算。以为起码也要数日功夫,啼魂兽才能进化完毕。破茧而出的。但没想到,他仅仅在石室外坐到了第二日早上时,黑色芒茧就产生了异变。

原本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的韩立,忽听到一声清脆的破裂之声,虽然声音很低,但他心中大喜的睁开了双目。只见眼前的石室中,阴寒鬼气像被什么大力吸走一样,正往石室的一角飞射而去,那里正是黑色光茧的位置所在。

接着室内的黑光,一下耀眼夺目起来,韩立下意识地一闭双睛,接着一丝有些熟悉,但又陌生的气息,蓦然出现在了石室中。

韩立双眉一挑,想也不想的站起身来,双手往石门上轻轻一拍,灵兽室的大门被打开了。

站在石门处,韩立双目一扫之下,只见那黑色芒茧已经干瘪成了两片,里面空空如也。石室的其它角落,也是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韩立心里一怔,正想放出神识来探寻一下,却有黑光在石室一角凭空浮现,接着一声低鸣后,一团黑影向韩立激射而来。

韩立大惊,本想身形一晃躲避开来,但心念一动之下,却硬生生的站在原地没动。结果一个冷冰冰地小东西,一下飞入了韩立怀内,然后被他一把抓住。

“这是?”韩立抓住了眼前地小东西,脸上涌出一丝惊讶之色。

出现在他手上的,是一只拳头般大小的迷你小猴,应该就是进化后的啼魂兽无疑。而此猴乍一看,除了全身的皮毛由银白色变成了漆黑之色外,其余地方似乎都没有任何改变。

但是仔细瞅了数遍后,韩立终于又发现了两处和以前不同的差异之处。啼魂兽的大鼻下端,在两个鼻孔中间,另多出了一个细小的空洞出来,粗心看过去根本发现不了异常之处。

这啼魂兽克制鬼魂厉魄,一向依靠它鼻中喷出的噬魂光,难道鼻下多一个孔洞出来,此凶兽就比以前更厉害一些?

韩立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,对其姑且还抱一丝期待吧!

至于啼魂兽的另一个怪异之处,就是在此兽背部皮毛上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血色恶鬼图案,仿若鬼影一般。而图案中地恶鬼,头生独角,长有三目,虽然浅淡之极,但栩栩如生,给人一看之下,就有一种狰狞凶厉的压迫之感。

银月对这啼魂兽的变化,也在韩立脑中啧啧称奇不已,不过也提供不了什么有用的意见。

因为炼化了鸣魂珠的缘故,此兽对韩立明显亲热了许多,不停的将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,在韩立的衣襟上蹭来蹭去。

而韩立单手托着这只乌黑小猴,心中也隐隐有种知道对方喜怒哀乐的微妙感觉,不禁洒然一笑。

他颇感兴趣的和此兽,戏耍了一会儿,见此兽似乎有些倦意的打起哈哈来,就将其小心的收进了灵兽袋中。

在离开此灵兽室后,韩立又去隔壁虫室看了一眼,里面的金银色噬金虫如今只剩寥寥数十只,已经互相吞噬的差不多,正准备产卵之中。

看着这些明显比以前还要大上三分的甲虫,他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,然后离开了虫室,又进入静室中开始了例行的修炼。

当日选拔比试胜利后,裁判曾经告诉他,他们这些入选的弟子可以一对一的接受几位结丹期修士的指点,不过在此之前,他们只能先自行苦修。而结丹期修士的指点,也只有寥寥数日时间而已,而轮到他时,会用传音符再行通知。

韩立自不会对结丹期修士的指导,有什么挂心。反正到时真通知他时,他过去应付几天就是了。

现在他双手捧着那灵眼之玉,在密室中默默修炼着。至于那器灵银月也被放了出来,附身那妖狐之体上,在隔壁一同修炼着。

说起来,银月附体进行修炼,还真有些不可思议之处。

按照银月自己所说,她的器灵修为虽然有结丹后期的修为,但是附身的妖狐之体,却只有低阶妖兽的修为,甚至只是刚迈入一级妖兽的门槛而已。

所以她虽可以利用妖狐之体发挥出惊人修为,但能持续的时间很短,并且永远无法通过修炼,让器灵之身在修为增加任何一分。而这妖狐躯体的修为虽然尚浅但是好在以后可以慢慢增进修炼,这才是她以后安身立命的所在。

所以银月附体妖狐之身后,在服食一些韩立提供的低阶丹药下,修为以惊人之极的速度,日益狂涨着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