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二十三章 牛刀杀鸡

“这就是才进门数年的询师弟!”

“听说这位师弟拥有天阳火脉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“询家不是在我们溪国鼎鼎大名的修仙家族吗!恐怕身上大威力的法器,不少吧!”

“那姓韩的师弟是谁,好像以前从没见过,难道是近几年才入门的?”

“这叫韩立的家伙,要倒霉了,竟然碰上这么一位对手!”

……

尚未开始交手,一连串的议论之声,即使隔着禁制光罩,仍清晰的落入了韩立的耳中。

“天阳火脉?”韩立听了这话,神色微微一动,颇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番对方。除了相貌英俊挺拔外,修为也不错,约在炼气期十二层左右。

对面的白衣青年,见韩立貌不惊人并且修为只有炼气期十层左右,眼中轻蔑之色一闪而过,但表面上还是冲韩立施了一礼。

韩立见此,嘴角一翘,心里冷笑一声后,漫不经心的冲其拱了拱手。白衣青年见此,脸上隐隐露出恼怒之色。

这时头上的枯瘦修士,才淡淡的说道:“比试开始!”

一听此言,白衣青年脸上一丝厉色涌出,立刻两手一掐诀,浑身顿时火光一闪,一层炙热晶莹的光罩,就浮现在在身上。随后其一抬手,五指一张,手中飘起一颗红色圆珠,鸡蛋般大小。阵阵的咒语声,从白衣青年的口中传出,准备催动此法器攻向韩立。

韩立看着这一套,依稀有些熟悉的斗法方式,心里不禁有些无语。

而这时场外偏偏传来了不少的惊呼声!

“快看,询师弟不愧是天阳火脉,竟然不用符,就可瞬间释放出火属性护罩。”

“这算什么,他手上的那颗珠子,好像是询家鼎鼎大名的火浪珠,这下对面的小子输定了。说不定,转眼间就分出了胜负!”

韩立神色不变,心里一丝讥讽之色闪过,不慌不忙的一伸手,从储物袋中摸出一打厚厚的符来,足有三四十张的样子。

他抬首看了看对方,那白衣青年正全神的催动法器,丝毫没理会他这边的举动,似乎对自己护罩信心十足的样子。

既然这样,韩立也就没再客气,两手一搓之后,同时一扬。红光一片之后,三四十颗拳头般大小的火球,从手中一窝蜂般的激射而出,直向对面密密麻麻的击去。

“啊!”众多惊讶之声在场外同时响起。

此时,白衣青年手上漂浮的火浪珠,已经开始浮现火焰,马上就可以开始驱动攻敌了,他正心中大喜之际,忽听场外的惊呼声,不禁有些奇怪的抬首一看,结果入目的,正好是数十颗火球同时击到其护罩上的惊人情形。

连串“轰隆隆”的爆裂声一下大起,刺目的红芒瞬间在眼前闪动,让青年双目几乎无法视物。他身上的晶莹护罩,更是只撑了数秒的时间,就痛苦碎裂了开来。

眼看炙热的火焰就要一下涌过来,将其彻底淹没。这位天阳火脉的天纵之才,虽然自小就身受家族长辈的精心栽培,可几时真经历过这种生死一线的事情,他脸色一白的惊呼一声,恐惧之极地就要转身逃开。

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青年忽然脖颈一紧,身形猛然一升,人竟直接被提到了半空之中,火浪一下从他身下,蜂拥而过。

白衣青年惊魂未定的回头一看,竟是那枯瘦修士单手紧抓其衣领后面。

“天泉峰韩立,获胜。”枯瘦修士口中冷冷地吐道。

此位这才明白过来,竟是自己已然落败,而且还是被一些最低阶的火球符,轻易击败。青年面上一下惨白之极!

至于其他观看的众修士,则在惊呼后,一个个面面相觑起来。要知道,火弹符即使是最简单的初级下阶符箓,可一张怎么也要一块灵石才能买到。

可这位竟然一口气扔出了三四十张出来,这可就代表着三四十块灵石,就这么给一战给扔掉了。这简直不能称为奢侈了,用败家子形容绝对不过分。要知道,一件好一些的下阶法器,也只不过就这个价钱而已。难道此人真为了在宗内取胜,就不惜倾家荡产不成?

在其他落云宗弟子异样的目光中,韩立冲枯瘦修士微一施礼后,就面不改色的走出了光罩。

至于那位白衣询姓青年,则恨恨地望向韩立背影,满心的不服,但在枯瘦修士的冰冷目光扫视之下,也只能无奈的离场而去。

既然第一场比试已经结束,韩立也没心思再看其余之人的斗法,就自顾自的返回了自己的住处。

第一轮的比试很快就在两日后,全部结束了。其中不少精彩万分的斗法,都让众多围观的落云宗弟子,津津乐道不已。

而韩立一次用数十张低阶火弹符击败对手的那场比赛,自然也让许多了人无语的同时,心里也羡慕之极。他们自然都认为韩立是什么大家族的弟子,这才能有如此大的手笔。

总的来说,韩立此战后总算也让一部分人认识了他,倒也有了一些小名气。

第二轮的比赛,韩立出场很早,就在第一日的下午,就轮到了他。当他神色如常的再次占到场地中间时,四周一些看过韩立上次比试的弟子,顿时低声的嘀咕起来。

“就这个天泉峰的家伙,前两日他为了打败对手,竟然一次扔出了数十张符出去。”

“真的,假的?这个人看起来一点不起眼,难道不心疼吗?”

“咦!我们溪国,好像也没有韩姓的大修仙家族啊!难道是他国拜入本门的。”

韩立听着这些话语,神色如常,只是眼睛微眯的打量着今次的对手。

一位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清秀男弟子。这人一身青衫的利索打扮,除了腰间的一个储物袋外,就再也没有什么零碎的东西了。尚存稚气的脸上,一脸凝重神色的望着韩立。看来外面那些人的议论之声,同样也落入了对方耳中了。

韩立看着似乎才脱离少年没多久的对手,眉头微微的一皱,但在一声冰冷的“开始”声后,立刻伸手往储物袋中摸去。

与此同时,在比赛开始的刹那间,对面的年轻弟子却抢先的两手一扬,白光一闪后,两根明晃晃的冰锥就向韩立激射而来,随后其身上又青光一闪,身形如风般的直接向韩立扑了上来。

这位竟学韩立一样,先用两张冰锥符,逼得韩立来不及对他出手,接着给自己施加了轻身术,就要直接冲到韩立身前。

韩立一怔之下,不禁笑了起来,他不慌不忙的身影一晃,两根冰锥就擦身而过。

接着眼看对方面带喜色的冲到了自己面前,一抬手,手心中有黄芒放出,但是未等其手中之物施展开来,韩立身形模糊后,施展了罗烟步一下从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这一下,这位年轻弟子扑了个空,大吃一惊之余,手中黄芒不由的一黯,竟是一张丝网状的法器。

尚未等年轻弟子四下寻觅韩立的踪影时,就忽觉脑勺后一阵剧痛,接着眼前猛然一黑,人就栽倒在地,人事不知了!

“天泉峰韩立,获胜!”枯瘦修士,眼中一丝讶然之色闪过后,就平静的宣布道。

刚才韩立蓦然出现在了对手背后,轻轻的一记手刀,就将对方击昏在场了。

这时,场外立刻有几名修士匆忙走了进来,略一检查昏迷不醒的年轻弟子,就冲空中的枯瘦修士微一点头,表示没有什么大碍,然后就将此人抬出了场外。

这时场外,自然又起了一阵的骚动。

“你看到没有,这位天泉峰的师弟,用的是什么法术,怎么瞬间就出现在了对手的身后?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“笨蛋,这哪是什么法术,分明是世俗世界的武技身法。只是如此高明的,我倒从未见过!”一些略有阅历的落云宗弟子,倒也认出了韩立身法的来历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