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一十章 黑衣少妇

不用韩立费力去寻找,那位说话之人,就在他身前十余丈处的石台上盘坐着。竟是一位黑色衣裙,头挽木钗的少妇。

这少妇相貌秀美,但脸色苍白,眼光流动溢彩,隐有一层莹光罩面,但让韩立愕然的是,此人半边衣袖空荡荡,竟是个残臂之人。

韩立尚未开口,那少妇一见他放出了法宝,不禁诧异的轻咦了一声。

“阁下原来不是炼气期的小辈,竟是结丹期的修士。啧啧,你这敛气的功法很不错,老身也差点被瞒过去了。”这少妇咯咯一笑后,眼波流动的说道。

而在她盘坐的双膝之上,那只雪云狐正舒服之极的蜷缩在此女双腿上,并用好奇目光打量着韩立,灵性十足。

“原来这里是前辈潜修之处,韩某失礼了。”神识往对方一扫之后,韩立心里一凛。

对方所在之处好似透明的空气一般,神识轻易的从对方身上透过,却没发现任何的灵气波动。这说明对方不是有什么异宝遮蔽了修为,就是修为高他太多了。而看对方的口气和刚才施展的手段,也实在不像前者。

韩立警惕心大起。

“看你年纪不大,就已修炼到了结丹后期,真是难得很啊。”在韩立思量对策之际,那少妇抬起一只洁白如玉的皓腕,轻抚了下腿上的雪云狐,悠悠的说道。

“前辈过奖了,晚辈只是侥幸才修炼到此境界的。但不知前辈尊姓大名?”韩立轻吐了一口气,冷静的问道。

“我的名字没什么好说的,说了你也不知。其实别说是你,就是你们这一辈的元婴期修士,也没几人认得老身了。”少妇微叹了一口气。说道。

听到这话,韩立先是一怔,接着嘴里一阵的发苦,难道这少妇,真是哪位隐修不出世老怪物不成。

他心里微寒,不过脸上没有露出惊慌之色,毕竟随着修为精进,密术掌握的也越来越多,韩立对元婴期修士已没有以前那么过于畏惧了。特别最近才刚学会的“血影遁”,更让他胆子大了不少。若动起手来,他自忖不敌,但一口气逃掉还是能做到的,只不过精血大损的后果,肯定事后要闭关苦修几年了。

话说回来了,这么一位神秘人物竟在三派眼皮底下藏着,不知有什么企图,还是和他一样,只是看上了这里的浓稠灵气,特意偷潜入此地的?

想到这里,韩立目光往石室四周微微一扫,结果心里一阵的诧异,这个山中石室,就这么孤零零一间,并没有见到有其它相通的门户,而且除了少妇身下的石台外,此地一件桌椅都没有。整个屋子空荡荡之极,给人一种冰凉清冷的感觉。

韩立还心细地发现,这些石室四壁粗糙之极,根本不像普通修士洞府那样,被飞剑或者法器切削的平滑整齐,而好像被巨斧东一下西一下的斩劈出来一样,凹凸不平之极。

这些细处一入目后,韩立眼中有异色闪过。

似乎是看出了韩立心里的疑惑,那少妇突然轻笑的说道:“道友既然心里不解,何不摸一摸四下的石壁,这样就能心中解惑了。”

韩立听了这话,心中一动。

“既然前辈如此说了,那晚辈就不客气了。”韩立的确心里有些好奇,刚才已用神识探测了一番,并没有什么异样发现,和普通青石没有什么区别的样子。

他缓缓的往左手的石壁走去,不过为了小心起见,韩立一刻没放松的用神识监视着一旁的少妇,生怕对方贪念大起的出手偷袭他。虽然对方到现在为止,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恶意,但韩立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过来了,谨慎之心远非常人可比。

到了石壁前,韩立用手摸了一摸,并没有什么异样。

随后他想了想后,伸出一根手指来,上面青光一闪,数寸的青色剑芒出现在了指尖处。

韩立反手就是一刺,结果惊愕的情景出现了。剑芒在这青色石壁上发出一阵噼啪的撞击后,竟被阻挡了下来,未能在石壁上留下丝毫痕迹。

韩立心里不禁骇然,但同时又有几分不信邪,猛然间浑身灵力一提,剑芒蓦然长到了足有尺许,狠狠地往墙上一斩。

石壁安然无恙,一丝划痕都没有出现。

韩立脸露异色的二话不说,冲着头顶盘旋的一柄飞剑一指,此剑化为一道青芒直刺而下,然后再清吟飞回。

结果一个深只有寸许的浅孔,出现在了石壁之上,并且马上就慢慢的抚平,片刻后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这是什么?怎么还能自动修复?难道是前辈在上面施展了什么禁法?”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,一脸震惊的扭头问道。

“施展禁法?你也太高看我了。这是青金石又叫吸灵石,是非常罕见的一种炼器材料,除了用巨力可以破坏外,任何法术法宝的灵力都对其无效的。”少妇淡淡的说道。

“青金石?晚辈孤陋寡闻,还真未听说过此种材料。”韩立眉头微微一皱,转身离开了石壁,回到原来位置后,缓缓说道。

“嘿嘿,道友自然不知道此物了。这东西就是在蛮荒时候,也是非常少见的东西,到了现在知道的人,估计也没有几个了。”少妇不以为意的讲道。

韩立听了这话,心里有点诧异,正想开口再说什么时,少妇却嫣然一笑后,又说道:“道友虽然修为已快到了假婴的境界,但是我看道友的资质,似乎不太好啊。不,应该说是差的一塌糊涂。能修炼到这种地步,看来一定有过什么机缘,否则就是花再大的苦功,也就是筑基期境界而已。你能到此和我见面,也算是有缘之人,若是不嫌弃的话,老身倒有一件宝物,可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“借晚辈宝物?”韩立听了这话一怔,随后面现古怪之色。

“当然我如此做,是有条件的。首先这东西,只是暂借你罢了,事后还要原物奉还的。二来你拿了此宝后,就要替老身办一件事情,这就算借宝的报酬吧。”少妇似乎看出了韩立的疑心,脸色一沉,冷冷的说道。

随后她往怀内摸索了一下,一个四方的玉匣出现在了其手中。

这玉匣黑乎乎的,体积只有拳头般大小。表面有些粗糙简陋,还有些黑中带黄,似乎有了许多年头的样子。

韩立看了看少妇的表情,又瞅了瞅那黑匣,并没有说答应或者拒绝的话语,脸色阴晴不定起来。沉吟好一会儿后,他才凝重的问道:“前辈能否先说说,这宝物到底是何物,然后晚辈再考虑一下,如何?”

见韩立如此迟疑的样子,黑衣少妇面露一分不耐之色,秀眉一挑的指指黑匣说道:“想必灵眼之石,你应该知道吧。我这匣中就是灵眼之石中的最高存在‘灵眼之玉’。有这东西提供的灵气,最起码让你结婴前的一段时间,可以让假婴的境界多稳固那么三分,到时凝结元婴时自然大感轻松。这宝物跟随我多年了,若不是我现在修为,不是光靠苦修就可以增进的,也不会如此轻易地借你的。”

少妇一说完这话,素手抚摸了一下黑色玉匣,脸上隐露不舍之色。

“灵眼之玉!”韩立神情变了数变,有了此物他的修炼到假婴的时间最起码可以缩短了三分一还多,原本嘴里想脱口拒绝的话语,又咽回了肚子。

“不知前辈想让晚辈做什么事情?以前辈的修为都无法做到的话,晚辈又怎能帮上忙!”韩立踌躇了一下后,还是轻叹一声的说道。

“放心!不是让你杀人放火的,我只是想让你跑一下腿而已。我虽然修为极高,但是因为某些原因,无法离开这间石室半步。但又有一件信函,需要你送交一人去。”少妇见韩立终于答应了下来,脸上顿时露出了欢喜之颜。

“光是送信?”这话让韩立大出意料了起来。

“自然,难道你还真以为老身让你杀人放火不成?”黑衣少妇一掩杏口,抿嘴轻笑起来,一时百媚丛生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