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五卷 名震一方
第六百零一章 入门(下

韩立等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,当即那俞姓青年驱动脚下巨钵,直奔远处所谓的“天泉峰”而去。

路上他们一行人遇见了几名路过的修士,大都是炼气期的低阶修士,一见青年当即恭敬的施礼问候,似乎青年在这落云宗名气还不小的样子。

唯一遇见的一名筑基期修士,则是一位尖耳猴腮的黄袍修士。对方正好从那天泉峰上驾驭着一口飞叉飞遁而下。一看到俞姓青年,先是一怔,但随后满脸堆笑的打招呼道:“俞师弟,这些人是新入门的弟子吗?看起来这次没有几人啊!”

此人对青年热情万分,但对韩立等几名散修根本不正眼看一下,一副市侩非常的样子。

“原来是言师兄啊!这些人还要经过问心术的测试,报予掌门知道后,才可以算本门的正式弟子。现在只是候选之人而已。”这英气勃勃的俞姓青年,一见这黄袍修士,脸上不经意的一皱眉,但还是淡淡的答道。

“这样啊。可是师弟你也知道,师兄我那里炼制符,还缺两名制符弟子,不如从这些人中直接划分两人归我门下如何?”这黄袍修士眼珠一转后,立刻笑嘻嘻的说道。

这时,他的目光才在青年身后的众人身上打量了一二。

韩立脸上神情如常,但心里有些不太舒服。此人的目光让他很反感,竟将他们几人视作东西一般看待,而且听口气,也真是要将他们几人当苦力来使用的。

其他几名散修闻言,脸色微微一变。看来同样对此人没什么好印象的样子。

“言师兄,这件事小弟可无法做主。你应该知道,这分配弟子的事情一向都是由掌门来处理的。师兄若真的觉得制符弟子不够的话,可以去掌门那里申请一下的。师弟还有要事在身,苗师兄还在迎松居等着我们几人。就不多陪了。”俞姓青年对黄袍修士的脾性倒也颇为了解,当即一口回绝了对方的过分要求,然后马上找了一个借口,一催脚下法器,带着韩立等人向山下一处楼阁飞快遁去。

黄袍修士本还想开口继续纠缠下去,但一听到“苗师兄”这几个字眼后,脸上露出了一丝踌躇之色,一怔之下,竟让青年就此离开了。

望着青年等人身影进入了远处的楼阁,黄袍修士神色仍然阴晴不定。他低头思量了一会儿后,忽然冷哼一声,人就化为一道黄光向另一处山峰飞去。

这时青年已经带着韩立几人,走进了阁楼的一层,对面则出现了一位陌生之人。

看着坐在檀木太师椅上,正手捧一卷竹简看得津津有味的枯瘦青年,韩立心里一阵的惊讶。此人只有三十四五岁的样子,但修为竟已到了筑基后期的境界。虽然只是刚刚进入了后期,还未曾多巩固的样子,但绝对是罕见的天纵之才,以他如今的年纪,可是大有机会结成金丹而进入结丹期的。怪不得那位惹人厌的黄袍修士,一听此人名字,竟不敢再纠缠下去了。

其他同来修士一见枯瘦青年如此惊人的修为,同样震惊的互望了几眼。

而这时,此人已经放下了手中竹简,看了俞姓青年一眼后,轻声的问道:“俞师弟,辛苦你了。刚才锁烟峰的言师弟拦住你了?”

“师兄既然已经知道了,又何必再问此事。不过,那人又是来纠缠沛灵师姐的吗?”英挺青年露出几分厌恶之色地问道。

“什么叫做那人,言师弟就是再有些过分,也是我们落云宗的同门师兄弟,俞师弟的言辞有些不当,以后要多注意一下了,否则被师父听见了,一顿责罚是免不了的。”病容青年的话语中,略有责备的意思,但声音淡淡的,一丝火气都没有。

但这样,反让俞姓青年心中一凛,急忙开口应道:“师兄教训的是,小弟以后一定注意。”

听了青年认错地话,枯瘦青年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笑意。他点点头后,目光一转,落在韩立几人的身上,并一一打量起来。

他看到很仔细,并且从头到脚看地非常缓慢,直将大部分人都看的惴惴不安起来!

不过,不知是不是韩立的错觉,他发现对方目光看到络腮胡子大汉时,好像下意识的顿了一顿,接着眼神有点快的直接跳向了他人。

以韩立修为,自然不可能让对方看出什么破绽,但心里却将此事,悄悄记在了心头。

一会儿工夫后,这位苗师兄就将目光收了回来,随后从容的往腰间一模,一打银光灿灿的符出现在了手掌中。

“这次一共只有七个人,和我料想的倒也相差不大,否则人再多点,我这里的问心符,还真有些不够用了。俞师弟一会儿把这些符,贴在这些道友的身上,等效力发作后,就将他们带到我的练功室来。”苗师兄的声音非常冷静,将这些符往青年手中一放后,便站起身来,头也不回的往二楼走去。

不过枯瘦青年顺着角落楼梯往上缓缓走去时,不知为何,背对着几人忽然一弯腰的急剧咳嗽起来。听声音,似乎痛苦不堪的样子,但随后他就站起身来,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,在楼梯口处不见了踪影。

见到此情景,韩立眼中一丝讶色闪过,但飞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恢复了常色。

俞姓青年露出几分担心的表情后,就叹息一声,回转身来对着韩立等人说道:“我手里的这些,就是传闻中的问心符。此符的功效,我想不用细说,你们也应该知道才是。若是心怀鬼胎,或者另有图谋想要蒙混过关之人,最好现在就主动退出去,否则一会儿发现了什么不妥,可就不要怪我们落云宗不客气了。”

一说完这些话,青年眼中寒芒连闪,冷冷横扫了对面七人一遍。虽然他的口气有点阴森可怕,但自然没有什么人会在此时站出来。

于是,俞姓青年神色一缓的点点头,双手一挥,七道银光飞射而出,正好一人一张的贴在每人右肩之上。青年随后不慌不忙的盘膝坐下,不理会七人的闭目养神起来。

这下络腮胡子等人面面相觑起来。他们虽然各自心里都有想法,但自不敢撕掉这张问心符,只好大眼瞪小眼的干等着。

此刻韩立略一偏头,瞅了瞅自己肩上近在咫尺的银色符,嘴角微微一翘,但马上就若无其事了。没有多久,韩立肩上的符忽然间银光大盛,接着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。

那盘坐的俞姓青年察觉到了什么,一下睁开了双目,毫无感情对韩立的说道:“你一人到上面吧,苗师兄在那里等着你呢!”

韩立听了此言,又瞅了瞅一侧的符,二话不说的抬腿就走。片刻后,人就站在了楼阁的二层。

这里空荡荡的,除了两张蒲团外,任何东西都没有。而枯瘦青年就盘坐在其中一个蒲团上,一见韩立走了上来,当即脸露一丝淡笑的冲身前另一个蒲团,一点指。

“坐下吧!不用担心,很快的就会结束的。而且问心术可不是什么迷魂术,只是判断你的回答的是真心话,还是谎言而已。”

“虽然此术的判断,不能说是完全正确,一丝差错都没有,但十有八九,还是对的。所以,下面我会问你十个问题,若是有三个以上被判断是虚言的话,你就不会被本宗接纳的,道友可明白了。”

“晚辈知道了。”韩立叹了一口气,点点头的老实说道,随后就在青年前面的蒲团上同样坐下。

不过,韩立心里却冷笑了起来。若是问心术能问出他的真心话,那还真是有鬼了!

“好,下面就开始问了。就从你的出身开始吧……”这位苗师兄看了一眼韩立肩头闪烁的银符,开始询问了起来。

……

韩立等七人从楼阁中飞遁了出来,然后直奔此地最高大的一座山峰飞去。

包括韩立在内的七人,都被那枯瘦青年判断无事。

所以几人只要去让那落云宗掌门认可和登录一下名字,就算是正式的落云宗弟子了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