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九十章 骨盒

“你们想夺权!”韩立神色不变,淡淡的问道。

“不错。我们修仙者,怎能和那些凡人一样,被那些所谓的长老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的驱使,我们才应该成为村里的长老。我堂堂一个筑基期修士,被一些凡人驱使了如此之久,早就无法忍受了。而此前,我们修士人数太少,所以不敢轻举妄动,但现在有两位加入的话,自然就大事可成了。”另一位红脸老者,也眼中异光闪动的说道。

“没兴趣,三位道友请回吧,就当从来没对在下说过这些事情。”韩立目光往三人身上一扫,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让三人脸色大变的话来。

“怎么,道友真的甘心屈居人下。只要我们夺了村里的长老职位。我们几人可是共掌此村,不分大小的。如此一来,即使这里环境再恶劣,我们也可逍遥了。”长须老者强笑一下后,仍开口劝道。

“我想,诸位道友弄错了一件事情。我二人并没有说过要留在此村子,过两日就会离开此地的。所以三位就是说的天花乱坠。我和梅姑娘也不会掺和进去的。”韩立摸了摸下巴,平静的说道。

“离开这里?二位对这个村子不满意,想去其他的村落?道友不知道吧。我们的村子,在所有人类村子中,已经是数一数二大村子了。其他村子的境况,可比本村还糟糕的多。”长须老者一怔之下,不禁脱口说道。

听了对方所言,韩立淡笑了一下,轻轻的摇头不语。

“难道,两位道友想攀爬那暴风山?”驼背老者见韩立如此神色,脑中灵光一闪,满脸的惊愕之色。

“怎么?我二人不愿在此地滞留,想离开这里很奇怪吗?”韩立笑容一收,不置可否地说道。

“这倒不是奇不奇怪的事情,而是两位道友真的知道,那暴风山是什么所在,有多大危险吗?”红脸老者一捻白须,面带古怪的问道。

“虽然知道的不太多,但大概情况还是听那位大长老说起了一些。”韩立望了此人一眼,不露声色的回道。

“哼!那个家伙知道多少暴风山的可怕,全都不过是道听途说而已。暴风山的真正可怕,可是我和云道友亲身体验过的。那根本不是法力全失的我们可以通过的。别的不说,在暴风山之下盘踞着阴冥之地最强大的几只阴兽,一不留心惊动了它们,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。就算能侥幸过了阴冥兽一关,在暴风上的阴冥之风和幻雾,同样杀人无形,绝没有机会爬上山顶的。而且等裂缝开启时,可以从暴风山之颠顺势冲出此地,也只是一种传说而已,谁也没有真的尝试过,也许根本不可能成功。”驼背老者脸上神色变了数变后,全是后怕之色的讲道。

“两位道友曾经攀登过暴风山?能否说来听听。”韩立神色一动,盯着二人,颇感兴趣的问道。

“这倒没什么,韩道友不说,我二人也要说出来的,好打消道友的侥幸之心。当时我和金道友刚到此地没多久,同样不愿就此终老一生,于是准备了大半年后,就和其他村落的三位道友汇齐,一齐向那暴风山而去。结果还未等靠近此山,就有一位道友被那附近的阴兽发现,先葬送在了山下。等我们好不容易到了暴风山时,剩下的两位道友连暴风山四分之一都未攀过,就被那阴冥之风先后冻毙在了山上。而我和金道友,因为身上还带了一些火焰石,总算勉强可以继续前进。但是越往上攀登,阴风就越大,甚至让人无法立足。最后,我二人连那山腰处的幻雾都未曾见到,就数次被狂风刮下山岩。虽然侥幸不死,但再也不敢向前,只好无奈而回。就这样一回到村子里,我二人因为那阴风透骨的缘故,还立刻大病了一场,足足躺了数月,才能够重新下床活动。从此之后。我二人就彻底熄了从暴风山出去的心思。”红脸老者眼露惊悸之色的慢慢说道。

“是挺可怕的!”韩立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的喃喃道。

“岂止是可怕可以形容的。两位道友熄了此心思吧,根本不用尝试。外面虽好,但要有小命出去才行,还是和我等留下大干一场吧。你等还都年轻,我等一旦大限将至,这村子里的一切,还不是都归二位所有。”长须老者开口引诱道,似乎说的非常诚挚的样子。

“几位道友,不必相劝。韩某不亲自试上一试,是不会死心的。当然,若是真的攀不上这暴风山之颠,在下自然会考虑三位道友的建议。”韩立不愿轻易和三人结下什么大仇,于是口气一缓之下,较婉转的回道。

听到韩立如此一说,三人有些不快,出口又劝解了几句。但韩立却似乎决心已下,没有一丝回头的意思。

无奈之下,三人又将目标转向了梅凝,但此女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“我和韩兄共进退”的言语,就让三人同样地傻了眼。

好在韩立并没有一口回绝他们,若是攀登此山不成,能活下来,他们还有机会的,于是在规劝无效后,三人只好强笑着告辞离开这里。

“此人会不会回头出卖我们?”一离开韩立的住处一段距离,那驼背老者突然神色阴沉地问了一句。

“出卖我们?他二人出卖我们能有什么好处?难道你还没看出来,女的倒还罢了,可姓韩的小子,却是十足的聪明人,不会做这种蠢事的。我现在只希望这二人未等靠近暴风山,就自己知难而退。毕竟我们现在发难的话,也只有五五之数,有他二人加入的话,实力可增加不少。不过,也多亏了姓韩小子不知不觉的除去了最大的阻碍封天极,否则以此人的武功还真是个大麻烦啊。”长须老者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“不错,此人的确心思够慎密。不会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但为了以防万一,我们还是要派人暗中监视一下,可别出了什么差错。”红脸老者点点头的赞同道。

“云兄想的周全,就如此安排吧。不过要小心一点,可别被对方发现了。但是……”长须老者说到最后一句时,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。

“但是什么?”驼背老者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“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怎么觉得对方似乎对脱离此地,信心十足的样子。虽然听我们说了暴风山的厉害,但对方根本不在乎的样子,难道真有手段能攀上暴风山之巅。”长须老者自语的喃喃道。

“这怎么可能?别的不说,山上的那阴风,绝对没有人能够闯过去的。这一点,我和云兄可以拍着胸脯保证。那山腰之下冻毙的无数冰尸,可都是妄想逃离此地的修士和凡人。”驼背老者摇了摇头,根本不信的说道。

“嗯,也许只是我的错觉吧!”长须老者想了想,也觉得不太可能,就自嘲的笑笑道。

但那红脸的金姓老者听了这些话,却心里蓦然一动,心里浮现一个念头出来。

等长须老者三人一离开,韩立和那梅凝说了几句后,也离开了屋子,先去那封姓中年人的住处看了看,此人果然被噬金虫咬破咽喉而亡了。

韩立只远远看了一眼其尸身后,就面无表情的离开了。

下面韩立则继续向村里人,打听此地的地理情况、其他村落的位置,还有阴兽的分布概况。所有一切有助于他逃离此地的资料,都点点滴滴的汇聚其脑中。

韩立甚至还根据村人的描述,自己动手绘制出了一张详细的地图来。

如此一来两天过去后,韩立的准备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,就向那村里的大长老明言,准备离开攀登暴风山之事。

那胖老者闻言,自然感到有些惋惜,说了几句挽留之言,见韩立去意已决,也就不再勉强,同意了下来。

韩立当即和梅凝回到住处,准备好好休息一晚,第二日就离开村子时,竟有一人偷偷摸摸的找到了他们的住处,并敲开了屋门。

“云道友!”韩立一看到眼前站着的红脸老者时,不禁一呆。

“韩道友,在下长话短说。虽然不知道,道友是否真有本事离开此地。但总也算是一个希望。所以在下有一事相托。道友若真能大难脱逃并有机会的话,希望能将此盒送交我们天符门之中。”红脸老者脸色凝重的冲韩立说道,并从怀内摸出了一个粗糙的骨盒出来,双手捧给了韩立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