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七十七章 莫名凶险

小岛之上,银色光罩中的韩立,一仰首往口中滴入了一滴灵液,然后看了看手里小瓶,露出了沉吟之色。

这已是他滴入的第五滴灵液了,光罩外的金光一点没见减弱,但最外面的金焰比开始之时小了一些。看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消耗,对方开始支撑不住了。想必再过一段时间,就是他脱困之时。

思量到这里,韩立手中白光一闪,神色冷静的将小瓶收进了储物袋中,同时仰首看了看天上的阴云,眉宇间不由的一皱。

刚才的那道绿色光柱及天上的异变,他自然看得清楚。而那光柱正是从小谷方向传来,看来是元瑶施法引起的。虽然不知道那边的详细情形,但看乌云压顶的样子,也不像还魂术完成的样子。

这些念头在韩立心里一一闪过,就飞快放置了脑后,在没有从金光中脱困前,他自顾不暇,自不会多想此事的。

现在他轻吐了一口气后,体内的众法宝开始跃跃欲试,同时背后原本消失的银色翅翼,再次若有若无的浮现了出来。

在金焰上空漂浮的温天仁,没有了将韩立困住时的得意之色,反而脸色灰白,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黑气。其眉宇间的金角,和昨日相比,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而已,变得只有寸许长短。

现在这位六道传人,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,心里更是又惊又怒,还带着一丝隐隐的恐惧之意。

这金光神焰的威力有多大,再也没有身为法宝主人的他,更清楚的了。他开始说对方能在金焰之下,支撑个把时辰,其实已经是夸大之言,按照他真正的想法,对方根本连半个时辰都很难挨到的。这样一来他虽然亏损了些元气,但能灭掉这位心腹大患,倒也值得如此一做。

可半个时辰后,对方在金焰中一点动静没有,让他有点意外了。

到了一个时辰,对方的气息还没有消失,他脸上露出了惊容。

两个时辰后,韩立光罩如故,温天仁彻底感到了不妙。

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在做一件蠢事,对方根本不怕和他硬耗法力下去。明显不是身上带了什么可以加快回复法力的东西,就是另有什么玄机在里面。而据他所知,可以迅速回复法力的东西,也只有那珍稀异常的万年灵液,难道对方真带有此物不成?

温天仁很快就猜出了真相!

可现在的他已经骑虎难下。先是大半真魔化身被灭,接着又不惜精元动用了八门金光镜,他现在的修为大降了不少,再放韩立出来硬拼,胜算绝不会太高。

不过温天仁也深知,万年灵液这种逆天的东西,一般修士不可能带多少在身上的。于是他心一横后,继续亏损真元用此金焰来炼化韩立。

他拼着此次回去,必须闭关二三十年来回复元气,也要用此金光神焰耗尽对方的灵药,再炼化对方成灰。而这一僵持,就到了现在。

这期间每过一刻钟,都让这位六道传人神色铁青一分。到了现在,金焰中的银色光罩还是凝结异常,丝毫崩溃的迹象都没有显露,而温天仁自己,则无法维持多久了。

现在他只有脑子急转,另行设法摆脱眼前的困境,而刚才那绿色光柱的出现,就让其心中一动,隐隐有了个想法。

“紫灵!你现在去他来的地方,将他的同伴给我抓来。那人应该在施法关键的时期,没有什么反抗之力的。”温天仁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,忽然冷冷的对远处的紫灵仙子命令道。原先对少女温柔儒雅模样,荡然无存。反而露出了一丝狰狞凶恶之色。

一听这话,一直待在原地的紫灵仙子,神色微变。

这次斗法,真是一再挑战此女的理智。她原以为金焰中的韩立根本撑不过多久,可如今一夜过去了,韩立安然无恙,反而温天仁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,这让此女心里骇然!

如今温天仁的这番话一入紫灵耳中,聪慧绝顶的她先是一怔,随后就明白了对方用意。

这位逆星盟少主,打算用施法那人来要挟韩立,让他投鼠忌器!想必韩立既然肯为其护法,交情应该不浅才是。不过这样一来,也就说明这位一向自视极高的六道传人,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连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竟也用上了。

紫灵神色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,并未依言有所行动。

温天仁见到此景,目中寒光闪过,声音阴森了起来:“怎么?难道你觉得本公子修为大降,打算就此抗命不成?还是当初加入本盟过于勉强,想要叛逃本盟?但你不要忘了,本盟现在雄踞了大半个乱星海,凭你一个结丹初期修士,能逃到哪里去。还是乖乖的听本公子吩咐吧,刚才的抗命之举,我可以当作从未发生过,不予追究。”温天仁的这番话,说的软硬兼施起来。紫灵仙子神色变了一变,转首望了望那团金焰,心里一时踌躇起来。

就在此女还未做出选择之时,远处的天空却有遁光飞来,等稍近一些的时候,紫灵和温天仁几乎同时认出了簇拥兽车的众女修。

温天仁一见,心里顿时大喜。而紫灵仙子则心里一阵的苦笑。

这些筑基期的女子,刚开始时根本不算什么,但现在到来,可正帮了温天仁的大忙!

但未等紫灵仙子嘴边的苦笑,消失不见,与女修相对的空中,另有十几道遁光飞射而来,它们颜色各异,强弱不一。

这些人几乎在那些女修前脚刚到,他们就后脚飞到了眼前。

此刻他们惊愕地望着场中的一切和对面正向温天仁施礼的貌美女修,不禁轻微地骚动起来,随后面面相觑的谁也没有开口。

温天仁见此,面现一丝凶厉之色。他冷笑了一声,正想说些什么时,却忽然神色一变,蓦然向岛屿的一侧望去,脸现一丝惊疑之色。

其他人见此,感到有些莫名其妙,有人脸带疑惑的同样望去。

“那是什么鬼东西?”一眼看去后,一个人马上惊呼了一声。

只见在他们飞来的方向,一道一望不到边际的黑线正从海面之上飞快涌来,速度之快,让人难以置信。

“是鬼雾?”只是片刻的功夫,另一人心惊胆颤的狂吼一声,马上驾起遁光转身就跑。这时其他人也终于看清了,那哪是什么黑线?分明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墨色雾海,正如同活的一般,向这里狂涌而来。

顿时,其他修士一阵大乱,那还顾得了其它的事情,全都化为了各色遁光,一哄而散。

温天仁和紫灵面露骇然之色。

随后,紫灵毫不犹豫的一跺足,化为一道红光破空而去。

温天仁面带紧张之色的看了看下方的金焰,眼中寒芒一闪后,一咬牙,一大口精血喷到了金焰之上,顿时金焰高涨了三分。

温天仁这才周身金光闪动,化为了一道金虹飞离了此地。众女修紧跟其后飞遁而逃。

但就在这时,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,先飞出去不远的众修士,忽然如同中箭的飞鸟一样,纷纷一头栽下,摔到了岛屿之上。

与他们出现一样情形的,还有温天仁的那队侍女,同样的身形不稳,花容失色的从空中掉落而下。

他们的飞行法器,似乎在这一瞬间的功夫,全失去了灵性。

紫灵仙子和温天仁,也只多飞出去片刻时间,就在小岛的边缘处,周身遁光莫名的消失,掉入了深海之中。

与此同时,留在原地的那团金色火焰,晃了几晃,一下熄灭的干净,现出了八面小镜的原形,露出了里面的银色光罩。

此光罩刚一露出,就“噗嗤”一声,化为星星点点,自行溃散掉了,露出里面一脸震惊的韩立!

他已将其他人的遭遇,都收入眼内,但还未等惊疑不定的韩立,弄明白发生了何事时,他就全身灵气一滞,一丝法力都无法提出,整个人如同凡人一样,从高空落下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