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七十章 强敌

“停!”车内传出一声男子吩咐声,顿时兽车、遁光瞬间停在了半空中。

随后红色光华一敛之后,现出一个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女人出来,统一的淡绿色宫装,乌发盘顶,背插双剑。这些女修整齐的站在兽车左右,个个低眉垂首,神色肃然,竟全部有筑基期的修为。

“奇怪!这里怎么会有人施展逆天法术?看阴气汇聚的样子,不是改阳神术就是还魂秘术。”白光笼罩的兽车中传来惊讶的声音,竟一口叫出了还魂术的名称。

“这天象如此惊人,为何不能是异宝现世的天兆?”一个年轻的女子声音随后响起,话语冷漠之极,但无法掩饰其甜美诱人的嗓音。

“嘿嘿!你认为我会连异宝现世和逆天法术的不同也分辨不出来?”男子似乎非常自信,轻笑一声的说道。

“哼!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,说不定真是宝物出世的迹象,反正我是看不出两者之间有何区别。”沉默了一会儿,车中再次传出女子冰冷的微哼声,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“想知道是不是真的,过去看看岂不就知道了!无论是改阳还是还魂之术,必须有结丹以上的修为才能施展,而且施术后修为会大为倒退,甚至跌落一个境界都是常见的事情。我也有些好奇,想看看是什么人在施展此术。若是修为还可以的话,就顺便收下吧,神鸠堂现在还缺几名执法使呢!”男子对那女子似乎宠溺异常,听对方质疑自己所言并不生气,反而顺着对方口气的说下去。

“好吧!在兽车飞行了近月余,我也有些气闷了,正好到岛上散散心去。”女子犹豫了一下,同意了下来。

“稍等片刻,我这就把护罩撤去!”

随着此话出口,车上白光一闪,光芒缓缓散去,露出了车中所坐之人。

兽车中果然是男女二人,端坐在车中前后两端。一位是位身穿麻衣,头戴高冠的赤足青年,年约二十七八,相貌清秀斯文,眉宇间隐有金芒射出,不知修炼的是何功法。

在他旁边,则坐着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。少女身披白色纱衣,肌肤凝脂如玉,缎子般的乌发披肩垂下,相貌秀美绝俗。只是此女脸色略显苍白,少了一层血色,让人看了犹如不食烟火的仙子一般,如梦如幻。

少女依靠在兽车的一角,娥眉微皱,似乎有些不快的样子,但见光罩撤去后,她神色一动,亭亭站起,走下了车子。

男子一直温柔的望着此女的举动,见此情形,微微一笑的跟下了兽车。

“温道友,你推算鬼雾会在附近出现,有几成的把握?据我所知,身为乱星海最神秘的天灾,鬼雾出现的时间地点并没有什么规律可寻的。”少女望了望小岛方向,头也不回地说出一句与眼下情景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来。

男子却似乎习以为常,双手一背的含笑回道:“鬼雾的确没有什么准确的规律可寻,但是经过我花费一番心血,收集了数百年来详细资料后,发现了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。鬼雾出现的地方,其中一部分都是附近刚发生过火山爆发之事。虽然不是每次如此,但是最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吻合此规律。而这片海域恰巧前段时间一连有两座海底火山爆发,鬼雾出现的几率应该不小才对。”

绝色少女一听这话,美目中闪过一丝异色,迟疑了一下后,又缓缓问道:“道友花了这般长时间,带我跑到此海域,真只是为了看鬼雾出现?这鬼雾,平常修士遇上跑还不及,哪有主动凑上去的?”

“为何不能?我最近反正无事,不如过来看看推算是否正确。难道鬼雾真出现了,温某还不会逃吗?”麻衣青年嘴角一翘,露出淡然之色。

少女闻言,一时沉默了起来。

“现在过去吗?似乎对方施法正在关键时期,我们会不会打扰了对方。”片刻后,少女一指小岛上空的天象,平静的问道。

“打扰?我温天仁要见一名结丹修士,还谈的上什么打扰?若是此人不识趣,胆敢口出不逊,出手灭掉就是。”麻衣男子儒雅的面容突现傲色,不客气地说道。

女子看了看眼前的青年,一阵的无语。不过,这男子的神通的确深不可测。虽然还未凝结元婴,但同阶修士和他相比,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之中。说对方是乱星海结丹修士中的第一人,恐怕还真是名副其实。

“咦!”男子突然神色一动,目光往小岛方向看了一眼,脸现一丝讶色。

“怎么?出什么事情了?”少女有点好奇,但仍只用冷漠的口气问道。

“有意思,现在有三个结丹修士聚在那小岛之上。其中两个倒还罢了,是结丹初期的修为,其中一人的隐匿功法颇有些神妙,但还不入我的眼内。但是另外一个结丹后期的修士,可就不一般了,竟感应到了我的神识存在,这人的神识强大并不在我之下。”男子边说边凝神望着小岛,脸上隐现一丝郑重之色。

少女听了,脸上有些动容了。眼前男子神识有多强,她可亲眼见识过,就是和元婴老怪相比,也差不到哪里去。现在竟有另一名结丹修士神识和这人一样强大,实在让少女有些难以相信,脸上首次露出了古怪的表情。

不过少女也知,此男子别看温文尔雅,和气异常的样子,但并不是什么大度之人,反而阴狠毒辣,诡异善变,甚至稍不如意,就会动手取人性命偏偏修为又高的吓人。好在男子似乎视把征服她的身心,当作了一场有趣之事,一直没有对她用强过,这让此女略安心一些。

如今对方虽然神色如常,但据她估计,十有八九已对岛上修士起了杀心。毕竟男子一向对自己神识不下元婴老怪而自傲,怎么会让同阶修士中有和其差不多的存在。

少女暗叹息一声,只能对岛上修士抱以一丝怜悯了。

这时小岛上,离山谷数里远一片乱石堆,四处静悄悄的,仿佛空无一人。忽然一声尖啸声迸发而出,接着一支粗大无比的三色巨矛,从下方出其不意的激射而出,瞬间从石堆低空处一闪而过。

“噗嗤……”之声传出,低空处光芒闪烁,巨矛一下扎在了蓦然出现的白色气罩之上。气罩之内,人影晃动,惊现出白影惊惶之极的苍白面孔。

就在此人惊得一张口,刚喷出一截紫色玉尺时,气罩破裂声同时传出。未等白影来得及催动法宝,巨矛就“嗖”的一声,从其胸口瞬间洞穿而出。

尸体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,从空中直坠而下,“砰”的一声,掉入了乱石堆中不见了踪影。而空中的三色巨矛化为了虫群,一团包裹着储物袋,一团簇拥着紫色玉尺,在低鸣声中向小谷方向飞遁而回。

一会儿的功夫后,韩立一只手拿着储物袋用神识扫描着,一只手抓着紫色玉尺,随意把玩着。片刻时间后,韩立将两样东西一收,缓缓抬首望着远处的某个方向,神色有些阴沉起来。

就在前不久刚放出噬金虫时,他感动一股几乎难以察觉的神识从身上一扫而过,让韩立惊的差点蹦了起来。在他印象中,这好像只有元婴期老怪才能拥有如此可怕的神识。结果在他小心的跟踪之下,才发现这股神识是从新来的那群修士中传来。他悄悄一扫之下才惊愕的发现,放出这种可怕神识的家伙,赫然也是一名和他一样的结丹后期修士,也年纪轻轻,不比他大多少的样子。

韩立一阵骇然!

就在他神识刚扫过的刹那间,对方也发现了他偷窥的存在,结果不知施展了什么禁制,那一片区域突然将他神识强推了出来,再也无法侵入其中了。这更让韩立心里一沉!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