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六十五章 秘辛

“赠予韩某?”韩立露出了一丝诧异的表情。

“不错!万年灵液虽然珍贵异常,但总比不上韩兄的救命大恩。道友莫非觉得元瑶是女流之辈,就不会知恩图报吗?”元瑶素手一挽额前的一缕青丝,轻咬贝齿的说道。

“这倒不是,只是元道友……”韩立略显犹豫的样子。

元瑶见此,明眸流转,轻笑起来:“我二人总算在虚天殿共患过难,现在又有了援手救命之恩,韩兄以后直呼元瑶名字即可,不必如此见外的称呼什么道友长短的。”元瑶笑吟吟的说完此话,随后就想起了什么,脸上升起了一丝红晕,更加的艳光逼人。

韩立则被此女诱人的女儿家神情,引的脸色不禁一呆,双目在对方脸上多停留了片刻。

被韩立如此注视着,元瑶香腮上的红晕更深了几分,秀首微偏,略避过了其目光。

“既然元瑶姑娘如此说了,韩某就不再矫情做作了,以后就直呼道友的名讳了。”半晌之后,韩立深吸一口气的说道。

随后,他将桌上的小瓶信手拿起,打开了瓶盖看了一眼。里面的确是真价实的万年灵液。

韩立面露一丝喜色,将瓶子放进储物袋中。随后略迟疑了一下后,却拿出两个白玉小瓶出来,并推给了元瑶。

“这是?”元瑶眨了着美目,有些不解起来。

“这是两瓶精进法力的丹药。想必对元姑娘以后的修行还有些帮助,就算韩某的回赠吧。”韩立从容不迫的说道。

“元瑶已经说过了,灵液是馈赠之物。韩兄再拿出这两瓶丹药来,岂不是让小女子很为难啊。”元瑶听了韩立此言一怔,但看了看白玉小瓶,却抿嘴一笑起来。

“元姑娘可不要后悔!这两瓶丹药,可是用六级妖丹做主原料炼制出来的。以元瑶姑娘现在的结丹初期顶峰修为,服用了它们,就可以顺利的进入了结丹中期。“韩立瞅了此女一眼,微微一笑的说道。

“六级妖丹炼制的丹药!”元瑶原本笑吟吟的表情,蓦然变成了惊讶之色。

她马上拿起一只白玉小瓶,飞快的打开了盖子,一股精纯的灵气,从瓶中弥漫散开。元瑶露出了惊喜异常的神情。

“若是别的东西也就算了,这两瓶丹药,元瑶的确非常需要,小女子就愧领了。”此女双手紧握着小瓶,有点不好意思的改口道。

这两瓶丹药,足可让元瑶节省了十余年苦修之功,即使有点尴尬,她还是欣喜之极。

“元姑娘尽管收下就是。韩某下面其实还另有一事相求的。”韩立见此女收下此药,心里也略微一松,否则下面还真不好再开口了。

“以韩兄现在的神通,还能有什么事情再求到小女子。不妨说来听听,能办到的小女子一定会相助。”将两瓶丹药小心收好后,元瑶对韩立更加放心起来,娇容绽放的说道。

“刚才在外面,在下见到青阳门的拘灵阵秘术,可以隐匿洞府附近的灵气,非常神妙。不知元瑶姑娘可否将此法阵的布置方法,给韩某复制一份?在下不胜感激。”韩立缓缓的说道。

“拘灵阵?没问题,这是小事一桩。”或许因为先前之事正想补报韩立,元瑶几乎没有考虑,就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

她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块乌黑的玉简,当即递给了韩立。

“此玉简是青阳门的阵法典籍,里面除了拘灵阵外,还有几种威力不小的法阵,就一并送予韩兄了。”元瑶嫣然一笑,千娇百媚。

韩立听了心里大喜,道了声谢后,就接过玉简用神识扫描了一下,果然里面有数种从未听闻过的阵法,拘灵阵赫然就在其中。

稍微看了一小会儿后,韩立满意的将神识从玉简中抽出,正想再和此女说些什么的时候,却发现对面元瑶一脸的踌躇之色,欲言又止,仿佛想说些什么但又拿不定主意的样子。

“怎么,元姑娘还有什么事情?”韩立眼中闪过一丝疑色,有点纳闷的问道。

“韩兄既然知道青阳门之事,大概也知道元瑶的一点经历吧。”此女犹豫了片刻后,凝脂如玉的脸上决然之色一闪,终于平静下来的问道。

韩立面上闪过一丝异样,虽不知对方为何提起此事,但神色如常的点点头。

“不错,混入那几人时,在下曾听青阳门的那人说起一点,说元姑娘差点成了青阳门少主的侍妾,后来却暗害这位少主,卷宝潜逃。也不知是真是假?”韩立沉声说道。

听韩立如此一说,元瑶艳美绝俗的面孔上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。

“此人说的倒也没错,我的确差点成了那贼子的妾室,并且答应时,心里也存着攀上青阳门这个大靠山的想法。我如此一说,韩兄会不会觉得元瑶太不自爱和太不知廉耻了点!“此女用自嘲地口气说道。

“这倒没什么!修仙界原本就这样。不是出身大门大派,也没有过人的灵根资质,普通修士想要在修仙路上更进一步,的确是千难万难!元姑娘当初的做法倒无可厚非的。有点姿色的女修,许多都是心甘情愿当高阶修士的侍妾女婢,希望能乘机提携她们一二。而一些彻底对修炼之途死心的,甚至愿当别人练功炉鼎,只求一时的无忧和富贵。”韩立摇摇头,不露声色的讲道。

韩立的言语,似乎让元瑶心里好受一些。她冲韩立勉强的一笑,又说道:“当年我和妍丽师姐出身一个修仙小派,不但资质一般,修炼功法更是平庸之极。我二人自知若就此下去的话,不要说结丹,就是筑基期都无望进入。所以就相约离开门派,四处找一些修为高深的未婚男修,看看能否成为对方的双修伴侣。可惜的是,不要说是结丹修士,就是筑基后期的高阶修士,我二人都未曾遇见合适的,反而引来了许多偷窥我二人姿色的不轨之徒。这些修士,修为不比我姐妹高深哪里去,我和师姐自然不肯愿意以身相许。后来发生了一些小变故,我和妍丽师姐分道扬镳,我又独自闯荡了一段时间。数年后,等我再见到师姐之时,却发现她竟成了青阳门少主的炉鼎。我当时自然又惊又怒,想要询问究竟。但这时那青阳门少主突然出现,接着口口声声,自称看上了我,要纳我为妾。而我只要答应了他的要求,他就放过妍丽师姐,并同样纳为妾室。也是小女子当年见识浅薄,见这贼子身份显赫,修为高深,并且生有一副好皮囊,虽然妍丽师姐极力反对,但我几乎没多考虑,也就答应了下来,并随其回青阳门。”

说到这里时,元瑶露出一副怔怔的神情,似乎在回想着当年的情形。

韩立则眉头轻轻一皱,知道下面的话语才是此女要说的内容,前面这些只不过是话引而已。

果然元瑶将思绪一收后,声音蓦然冰寒的接着说道:“结果在回青阳门的半路上,妍丽师姐突然找个机会,偷偷的告诉我,说她当初也是被那青阳门少主欺骗,说是要当侍妾的。谁知被那贼子带回去没有数月,忽然将她变成了炉鼎,加以肆意的采补。而和她处境差不多的那些炉鼎,几乎都是用同样的手段骗回去的。一旦进了青阳门,她们这些女修,是做侍妾还是做炉鼎,根本身不由己了。我当时听了此话,心里自然大惊,和妍丽师姐商量一下,打算趁那贼子不备,一齐偷偷的溜走。谁想到这位少主,竟是个色中饿鬼,在半路上就逼我和其同房。无奈之下,我和师姐只好冒死设下圈套,趁其手下不在时暗算了此贼子。结果虽然计划成功,但妍丽师姐也被其临死反噬,肉身受损。无奈之下,妍丽师姐只要元神出窍,暂时栖身在一件法器之内。不过普通的阴魂法器,魂魄在内会日渐的衰弱,后来我用尽了各种方法,也只能减缓此过程而已。妍丽师姐的元神,不久就灵性大失,就是有合适的肉身也无法夺舍了。”说到这里时,此女顿了一顿,明眸中满是伤感之色。

“难道元瑶姑娘取那养魂木,是为了安置妍丽道友的魂魄。”听到这里,韩立想起了养魂木的事情,神色一动的恍然问道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