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五十五章 识破

韩立看了看二女的神情,摸了摸下巴,露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,一语不发的点点头。

其中一女修伸手在墙上一摸之后,青光荡漾开来,一个石门出现在了那里。

“晚辈只能领前辈到这里了,就先告退了。”

老者趁此机会,急忙告辞下去了。

韩立没有在意,大步走进了屋子。穿过短短的走廊,韩立就走进了一间大厅。

身穿一件淡绿色衣裙,脸着淡妆的范夫人,站在屋子中间恭候着,脸上满是笑盈盈之色。

“妾身没有远迎,希望前辈恕罪。”

此女樱桃小口一张,一笑百媚的裣衽施礼道,随后娇躯一让,请韩立入座。

韩立看了看此女身后的檀木椅,眉毛一挑,没有客气走过去坐下。接着,目光在对方蛾眉颦笑的娇容上转了一圈后,平静的说道:“看来夫人一点不担心本人前来是对贵门不利的。”

“前辈说笑了。以前辈修为,怎会为难妾身一个筑基期晚辈。”

范夫人莲步轻移,在韩立一侧坐下后,掩嘴轻笑道。

此刻美妇离韩立只有丈许远,阵阵的幽香,扑鼻而来。韩立微一皱眉后,倒也神色如常。但是这位艳妇一坐下后,脸上却露出一丝不经意的讶色,忽然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起了韩立。

目中寒光一闪,韩立正想问对方何意时。一名眉清目秀的年轻女修,手捧一个淡红茶盘,悄然走了进来。她在二人面前各放上一杯茶香浓浓的清茶后,竟自行的站在了范夫人身后。

范夫人脸上看似神色如常,眼中却有一丝怒色闪过,却没有说些什么。

见到此景,韩立看了看二女,心中不由的一动。

“前辈此次前来,有什么需要本门效力的吗?若是可以相助的,敝门一定会全力而为的。”

范夫人端着身前的清茶,小抿了一口后。颇为从容的问道。

“既然范门主如此说了,厉某也不想拐弯抹角。不知贵门回到内海的传送阵是否已建成,厉某想要借用一二。”

韩立面不改色的说道,仿佛提及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。

“传送阵?”

范夫人先是一怔,接着美目轻转了几下后,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“恐怕要让前辈失望了。这个传送阵尚未完全修成,不过可能也快了,只需再等上些许时日……”

“要等上多久?”

韩立没等此女说完,就冷冰冰的打断道。

“这个不好说了!前辈也知道,现在此法阵,就差那些幻梦石了。云长老上次和其他前辈去幻梦石产地想要采回此石,结果还是惊动了那里的妖兽。一场大战后只来及采回一点点此材料,还折损了好几位前辈。无奈之下,云长老在策划下一次的行动,正要……”

范夫人略露踌躇之色,将手中茶杯放回桌上后,还是向韩立解释道。

“咳……”

站在范夫人身后的女修忽然轻咳一下。

范夫人娇艳如花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愠怒,不过随后,她似乎有什么顾忌似的,话语就此停了下来。

韩立脸上露出一丝异色,随即抬首冷盯了女修一眼,让此女有些畏惧地急忙低下头去。

“既然,短时间内无法是使用传送阵,那下面的话,厉某也没有说的必要。本人告辞了。”

韩立略思量了一下,没有久留之意的站起身来。

范夫人见此,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,犹豫了一下后,缓缓说出一句让韩立愣了一下的话语。

“虽然在传送之事上,妾身无法相助。但敝门一向都对各位结丹期前辈敬仰之极!前辈姑且在此处安歇一夜,明日再走吧!”

“在此过夜?好吧!歇息一晚再动身。”

韩立原本眉头一皱的想一口回绝,但是和对方美目对望了一下后,却改变了主意。

“嘻嘻!本门一定会好好招待前辈的。来人,带厉前辈到最好的房间去。”

范夫人眼中闪过异样神情的娇笑道。

顿时,另一名年轻女修应声走了进来。

韩立没有废话,站起身来跟着此女向外走去。

不过在离开厅堂前,他似乎想确认什么似地,又大有深意的回望了一眼,才不慌不忙地离去。

“门主!为何要留此人在此处?是不是冒失了一些?这位厉姓修士,上次可一口拒绝了我们的拉拢。”

一等韩立身影从厅堂外消失,在范夫人身后的年轻女修开口说道。声音软软的,但有一股说不出娇媚之意在里面,和她清秀的面容大相径庭,男人听了,十有八九都会怦然心动的。不过,此女口气虽然还算恭敬,却隐隐透漏出一种质询的味道。

“韵琴!你胆子越来越大了!这位厉前辈修为惊人,我刻意结交一二有何不可。妙音门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?”

范夫人一听这话,脸色一沉。

“不敢。弟子只是临走前受过云长老嘱咐,希望门主别做一些让弟子为难的事情。”

这年轻女子口中谦逊的很,但话里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,并搬出了云天啸出来。

“哼!此事等云天啸回来,我自会告诉他。本门主还另有要事,恕不奉陪!”

范夫人脸色更加冰寒,一甩长袖后,头也不回的走掉了。

大厅内,只留下了脸色阴晴不定的年轻女子。

舒适的屋子内,韩立躺在木床上,眼也不眨的想些什么。

他冒然在这坊市中过夜,心里倒也没有任何担心之意。此地的情况,早被他用强大神识偷扫描过了一遍。

这里修为最高的,也就是范夫人等几名筑基后期修士,并没有结丹期修士在此,更别说那些元婴期老怪了。因此除非有什么惊变,他大可在此地安然无忧。

不过他现在已经在思量,是否真要从海路花上几年时间飞遁回内海去。

就在这时,“砰砰”几下敲门声,在门外响起。

“进来吧。”

韩立身子没动一下,在床上淡淡的说道,似乎早就知道来人是谁一样。

结果,娇媚的轻笑从屋外传来,范夫人一身盛装的推门进来了。她莲步乍移的走到了屋子中间,云鬓浸墨,百媚千娇。

“前辈如此晚都没有安息,看来早知道妾身要来了。”

香风一起,此女在韩立床头毫不避讳的紧挨坐下,望着韩立笑吟吟的说道。

“范门主暗示的如此明显,在下也想知道,夫人到底有何秘事需要和厉某单独谈谈的。事先说明白了,不是和传送阵有关的事情,在下没兴趣知道的。”

韩立看也没看对方一眼,双目一闭的淡淡说道。

“这个自然。被这么多元婴期老怪追杀到了外星海,韩长老自然又想回去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谁是韩长老!”

韩立躺着的身子,有些僵硬起来。一下睁开了双目,精光乍射的盯住了眼前的艳女,声音徒寒的喝问道。

“妾身说的自然是敝门的韩长老了。”

范夫人被韩立如此盯着,却神色不变的悠悠道,丝毫慌乱之色都没露出。

韩立冷冷的盯着此女一会儿,一下坐起了身来。

“如何认出我的?凭你的修为,不可能看出我的真容。”

韩立恢复了镇定,缓缓的问道。

“妾身可不是看出来的,而是闻出来的。”

范夫人伸出洁白如玉的皓腕,一挽额前的一缕秀发,美目中闪过狡黠之色的回道。

“闻出来的?”

韩立闻言怔了一怔,脸上露出恍然和疑惑交杂一起的神情。

仿佛看出了韩立还有一丝的不解,范夫人小口一抿,轻笑的解释道:“妾身从小就和常人不太一样,能够很清楚分别人身上的体息不同,并且可以将其中想记住的一些气味,永久记在心里。不巧的是,当初妾身对韩长老颇感兴趣,将前辈气息早就记下了,至今没忘!而上次坊市时,韩长老离小女子太远,并且人也太多太杂,妾身倒没有发觉长老的身份。如今白天在厅堂内,这么近的距离,韩长老自然无法瞒过妾身了。”

此时,范夫人的眼睛仿佛随时可以滴出水来,风情万种的望着韩立,抿嘴低笑着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