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四十六章 梵圣真片

就在韩立心中惊疑之际,风希又轻笑着问道了:“我听说,前些年武道友为归贤弟护法之时,竟被几名人类修士偷袭。虽然最后击退了对方,还是吃了一点小亏。难道就是因此,你们蛟龙族才会出手的?你们灵兽一族,可一向都护短的很啊!”

“这些年,那些岛上的人类修士的确过于自大了。竟以为这片海域真是他们的了,还把我们这些化形期妖修,等同于那些未脱离兽体的低阶妖兽来对待,这是他们自寻死路而已。我的事情,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诱因而已。”

说到这里毒蛟顿了一顿,神色淡然的继续道:“最重要的,还是人类击杀了万丈海王族的一只刚刚七级的狻猊兽,因此激怒那老狻猊不惜消耗精血发动了万妖令,才让数万妖兽一举踏平了人类岛屿。我们蛟龙一族会出手协助,可不是为替那只狻猊一族报仇,而是因为我们海族代代相传的圣物‘梵圣真片’,就在那只被杀的狻猊兽身上,被人类得了去。虽然此物原本就残缺不全,没有什么实际价值,但毕竟是我妖族几大传承之物之一,绝不能落入人类修士手中。”毒蛟冷望了韩立一眼,脸上厉色一闪的讲道。

“狻猊兽被杀的事情,我倒是有所耳闻,但是梵圣真片丢失之事,还真不知道。没有这件传承之物,狻猊兽一族岂不更无法坐稳了万丈海王族的位子。莫非蛟龙一族,想要入主此海域不成?”裂风兽脸上神色一动,冲着毒蛟诡异一笑的问道。

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毕竟族内的事情,我一向都很少过问的。不过,我对那梵圣真片上记载的称三梵圣功很感兴趣。听说此功法是上古妖族流传下来的荒古密术,威力奇大无比。可惜,记载此功法的几枚梵圣真片早已四散流落,根本没可能还原此功法了。”毒蛟脸上先露出感兴趣之色,接着又惋惜的讲道。

“哈哈!武兄也太贪心了。什么荒古密术,我看也只不过传言而已。我可不信蛟龙族的化龙诀会比此功法差到哪里去。”龟妖忽然打了哈哈的插言道。

“这倒也是。我族的化龙决修炼到至深处,可以化蛟成龙,自然也是妖族最顶尖的功法。”毒蛟听了这话,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傲色,有些自得的讲道。

风希则含笑的并没有评论此事。

“梵圣真片?”坐在一旁的韩立,一听到此名称,表面神色如常,可心里却不由得一动,想到了那块刚到手没多久的铜片来。

那铜片记载的正是妖修功法,而且看起来威力不小的样子。难道真是如此凑巧,这二妖谈论的就是此物不成?虽然不知道“梵圣真片”的具体用途,但一听妖族传承之物,就可知准是个烫手山芋了。难道那黑肤修士就是引发深渊兽潮的罪魁祸首?他是结丹中期的修为,灭掉一只七级妖兽,倒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韩立暗自嘀咕了起来,心里倒也没有多惊慌。

他现在是典型的债多不愁,在小命随时不保的情况下,真多个烫手山芋韩立也不在乎了。也许觉得韩立在这里,有更隐秘的事情不好商谈。

风希这时转过脸来,对韩立淡淡的说道:“厉道友,你刚进入结丹后期不久,还需要巩固下境界。风某不希望到炼宝之时,阁下法力突然不济出了什么意外。你还是跟着此光,先回屋子歇息修炼一二吧。”

说完这话,裂风兽一抬手,从指尖上飞出一颗白色光球,向一侧某偏门飞去。

韩立没有选择。只能强笑一下的站起身来,跟着光球向厅外走去。他此时,其实想多听一些妖族秘事的!

他走到门口之时,身后又传来风希的警告之言:“平常之时,道友最好还是待在屋中不要轻易外出,否则风某误会了什么,就不好办了!”此妖修淡淡的说道。

背对着三妖的韩立身形微微一滞,但随后一言不发的走出了偏门。

“没事吧?我看这小子不像会死心出力的样子。别到炼宝的关键时刻,出什么意外。”毒蛟望着韩立消失的方向,眼中异色一闪的说道。

“放心吧!这次炼制风雷翅是以我等三人为主,这个人类只是提供木属性灵力的器具罢了。炼宝一开始,根本由不得他做主,只能乖乖的提供法力罢了。更何况,他体内还有我种下的邪气,就有其它想法,也无计可施的。”风希嘴角一翘,冷笑着说道。

“说起混沌邪气,我记得碧焰酒中好像没有这东西,不会是风兄做了什么手脚吧?”那龟妖蓦然一笑,凑趣地说道。

“嘿嘿!这是当然。我给他服用的碧焰酒是特别炼制的。这混沌邪气应该称为混沌魔气才对,是我当年击杀一位难缠的魔道修士,从其体内炼化而来的东西。就是我体内有了此魔气,驱除起来都大感棘手的。”风希扶了扶头上的银冠,脸现狡诈之色。

毒蛟和龟妖听了这话,却会心地相视一笑,心中最后一点疑虑也放了下来。

此刻,韩立随着那白色光球,被带到了一见石屋内。房间布置得倒也优雅,除了一张用白玉雕刻成的床榻外,还有一些桌椅和几盆奇花异草。

光球一等韩立进入此石屋,立刻轻爆一声地自行散掉。韩立见此,马上反手关上了屋门。接着迅速从怀内掏出数杆颜色各异的阵旗,往屋子各个角落轻轻一抛,顿时一个小型法阵,罩住了此屋。

韩立稍松了一口气,总算不用在对方时刻监视之下了。

这个法阵虽然没有丝毫防御效果,但是却能预警外人不怀好意的窥视。如此做法肯定会让那裂风兽有点恼怒,但它也不会因为这些小事,而大做文章的。

思量到这,韩立将思绪一转,考虑起最挂心之事。

他几步走到床榻跟前,盘膝坐下,闭目内视起来。一盏茶功夫,韩立眉头紧锁的睁开了眼睛。

体内仍和以前一样,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。看来不是此妖虚言相骗,就这邪气未发作前的确难以察觉。

韩立摸了摸下巴,脸上露出所思之色。思量了一会儿后,他忽然从身上摸出了一样东西,凝神细望了此物一会儿后,眼中露出一丝厉色。

……

两日后,裂风兽风希再次敲开了韩立的屋门,走了进来。

“走吧。今日就开始炼宝了。武、归两位道友已经在炼器室等着我们了。”一见到韩立,这位人形妖兽眼露兴奋之色的说道。

接着就带着韩立出了屋子,直奔其洞府炼器室而去。

结果跟着其走了一小会儿后,这妖修将韩立带到了一面青色玉璧前。他毫不迟疑的往壁上单手一拍,玉璧裂开了一扇拱形小门。然后此妖往一侧一站,示意韩立先进。

韩立先往门内匆忙看了一眼,里面通红一片,隐隐有炙热之感从门内涌出。有点门道的样子!

韩立眼皮微跳了两下,就深吸一口气的走了进去。结果一进去看清楚里面的情形后,韩立目露一丝讶。

那毒蛟和龟妖的确都站在屋内,但让韩立有点意外的是,所在之处竟是一处地火。

只见一个十余丈大的方形台子出现在此屋的中间位置,里面满是咆哮炙热的火红之焰在池内乱窜。而在平台的四周,已布置好了一个复杂巨大的炼制法阵。此法阵韩立仅看了数眼,就心里暗暗吃惊。

以他如今在炼器和法阵上的造诣,虽然无法马上弄明白其中的奥妙,但是此阵法绝对非同小可,不是他能够布置出来的。

见到韩立走了进来,毒蛟二妖只是冷冷扫视了一眼,就视若无睹的转过脸去。

“好了,现在人都已经到齐了。武、归二位贤弟,我都提前讲解过法阵的炼制原理了。而厉道友只要站在法阵的角落里,什么都不用做,源源不断的给阵法提供木灵力即可。到了现在,厉道友不要胡思乱想什么!”风希一指法阵的某个角落,冲韩立大有深意的说道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