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四十三章 碧焰酒

“道友请坐!”裂风兽大模大样在一张椅子上坐下,然后冲韩立一招手。

韩立没有说什么,依言坐在此妖修的对面。

“见笑了,风某还没有请教道友贵姓?在下风希。”裂风兽半眯起眼睛,温和的问道。

“在下姓厉!”韩立犹豫了一下,缓缓的说道。

“呵呵,原来是厉道友。道友心里一定有些困惑吧?实际上,若是其他人类修士出现在风某眼前,风某虽然不属海族,但十有八九也会一爪抓毙的。人类和我们妖修之间,原本就谈不上什么和睦。”风希摸了摸头上的银冠,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“这么说,晚辈在风前辈眼中还有什么特殊之处?”韩立心里先是一寒,强笑着问道。

“你只是结丹中期,竟敢大胆深入此地,依仗的是敛气术神妙吧!”风希眼中绿光一闪,缓缓的说道。

“敛气术?”韩立一怔,顿时想起本兽皮书上的无名口诀。

“不错,你的敛气功法,风某看着就有些熟悉,曾经在一位故人那里见到过。可奇怪的是,这套功法应是我那故人的密传之术,你一个人类修士,如何会施展的。”风希露出古怪之色的问道。

韩立自然不会轻易提及兽皮书之事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默然了下来。

风希见韩立露出这般表情,身子微微向后一仰,轻笑了起来。

“道友不必担心,我这位故人已身死多年,我并没有非要道友解释的意思,只不过对人类会使用我们妖族秘术有点好奇而已。风某未对道友出手的最大原因,还是在于阁下修炼的是精纯之极的木属性功法。否则,道友也不能活着坐在这里了。”风希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对方不动手的缘由,竟是因为功法属性的缘故。听了这话,韩立实在大出意外,一脸的愕然之色。

风希看着韩立吃惊的神情,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两手一翻,白光一闪后,一只手掌上出现一个古朴的金壶,另一只手上则多出了一个精致的白玉杯。

随后他一提酒壶,给玉杯中注入了碧绿之极的液体,一股香醇浓厚的酒香,瞬间弥漫了整个大厅。

这只人形妖兽深吸了一口,脸上显出一种痴迷之色,但却手指轻轻一弹,玉杯平稳之极的滑行到韩立面前。

“来,厉道友先尝尝风某自制的碧焰酒。这可是百余年才能酿制一坛的真正灵酒。对修为上也有一点点的增益。说不定,道友可以借机突破目前的瓶颈呢!”风希盯着韩立,大有深意的说道。

韩立一听此话,先是一惊,低头看了看酒杯中的液体,心中一阵的骇然。对方连他修为卡在瓶颈处都一眼能看出,实在神通广大。但说凭此酒可以让他突破瓶颈,韩立却不太相信。

精进修为的丹药,他不知吞服了多少,能借助药力突破修为的话,他早就修炼成了第九层的青元剑诀,还会等到现在?况且,在不知对方是何用心之前,他又怎敢随意饮下此酒。

随着这些念头流转,韩立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。

裂风兽眼中寒光一闪,仿佛看出了韩立的心思,神色蓦然一沉:“怎么!害怕风某在酒中做什么手脚?不要忘了,在下真想取道友性命,只是弹指之间的功夫!”风希冷冷地说道。

“前辈说的不错。但晚辈还是想先弄明白,不杀在下的真正原因。否则,在下宁愿小心点的好。”韩立脸色苍白了一下,但瞅了瞅跟前的酒杯,仍硬着头皮地说道。

对方想让他饮下此酒的用意,越发的明显,韩立怀疑之心大起。

风希似乎有点意外,脸色随即冰寒起来,身上隐隐散发出了阴森之气。

韩立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体内真元瞬间裹住了腹内的乾蓝冰珠,谨慎的盯着对方,一言不发起来。

半晌之后,风希眉头皱了一皱,神色又缓和了下来。

“看来不实言相告,厉道友还真误会风某的好意了。”沉吟了一下后,风希就沉声地说道。

“这碧焰酒,不但炼制麻烦,耗时百年,更必须用一颗化形阶妖丹做主原料才可。并且只有我们裂风兽一族,才有办法酿制此酒。其余妖修,就是有配方也因为天赋缘故无法炼制成酒的。此酒对我来说,只不过是能满足些口腹之欲罢了,但对道友这样的结丹期修士来说,第一次饮下之后,却有很大可能刺激体内真元,就此突破修为上的瓶颈。当然,在下会拿出如此珍贵的东西给厉道友饮用,主要还是为了自己而已。风某需要借助道友的木属性功法,来办一件重要事情。可是结丹中期修为,实在太低了一些。其实普通修士就是到了结丹后期,对在下之事来说,还是差了点。但阁下的功法倒也不凡,法力深厚远在同阶修士之上。这样一来,倒也勉强帮上忙了。当然,厉道友执意不喝此酒的话,后果怎样,道友应该很清楚吧!”

风希知道不解释清楚一切,对方不会乖乖就犯,干脆直接讲出上面的话来。

韩立听了这些话,脸色变了数遍,过了一会儿后,才干巴巴的又问道:“我若饮下此酒,还无法突破瓶颈呢?”

“嘿嘿!那厉道友就没有什么用处了。而风某的碧焰酒炼制不易,就拿道友的性命来抵偿一二吧!”风希冷笑一声,倒也坦然的告之。

韩立虽然已经猜到后果,但听了这话后,脸皮还是抽搐了一下。

“好,我喝!”只思量了一小会儿,韩立阴晴不定的神色一收,深吸一口气的说道。

风希闻言,顿时露出喜色。

只见韩立单手往桌面上一拍,青光一闪后,酒杯中的碧绿液体自动化为一道水线,飞进了他张开的大口中。

韩立连滋味都没有品味一下,这些液体就径直的到了腹中。

“好,我就知道厉道友会作出明智的选择。跟我来吧,我早准备好了静室。”风希面露满意之色的说道,接着站起身来,往一处偏门走去。

韩立二话不说,神色平静的跟了上去。

在这只妖修的带领下,韩立东转西拐了几下后,到了一面火红的石壁前。

略微细看了一下,韩立惊讶的发现,这红光闪闪的石壁,竟是一座巨大之极的珊瑚礁切削而成。韩立正疑惑之际,风希伸手往珊瑚壁上一按,白光一闪,一个丈许宽的洞口自动出现了。

“就在密室中炼化此酒吧。据我估计,至多半年的功夫,道友就应该大功告成了。到时我自会放开禁制,让阁下出来的。”风希冲着洞口一指,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韩立看了看,面无表情的走进了洞口。到了此时,再说其他之言,自然无意。

韩立刚一进去,后面的洞口瞬间消失了。外面只留下了妖修风希。

风希站在原地,并没有马上离去,而是望着火红的珊瑚壁,脸上露出一丝妖异的兴奋之色。片刻后,白光一闪,它凭空消失不见了。

珊瑚壁中的韩立,正打量着这所谓的密室。

此地的空间也算不小,长宽各有三四十丈之广,高也有七八丈的样子。但除了中间有一块青光闪闪的玉榻外,别无他物。

让韩立有点奇怪的是,四周的室壁上,竟然满是一个个的小圆坑,如同麻点一样,看起来有点怪异。

韩立阴着脸看了一会儿后,走到玉榻上盘膝坐下,轻轻闭上了双目,同时神识以自身为中心,开始缓缓的放开。

结果片刻后,神识一碰触四周的室壁,全都不出所料的反弹了回来。随后,韩立用神识找遍了所有的死角,并没有任何的漏洞可以利用。

韩立眉头轻皱的睁开了眼睛,眼中闪过一丝寒光。

想了想后,韩立从玉榻上下来,直接走到一面室壁前。眯着眼睛看了眼前珊瑚壁一会儿,韩立单手一抬,伸出了一根手指。

瞬间一道刺目之极青色剑芒,从指尖处窜了出来,足有数寸大小,闪烁不定的样子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