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四十章 侍妾之言

岛上有数座几百丈的大山,上面倒也绿绿葱葱,长了不少的树木。

韩立围着这些山头飞转了一圈后,就带着文思月在其中一座山脚边落了下来。

在此女惊诧的目光中,韩立放出了飞剑。数个时辰的功夫后,就在此山之下开辟出一个小型洞府来。此洞府虽然只有原来雾海洞府的一小半大,并且各种构造也简陋了许多。但是该有的卧室、密室,甚至炼器房和药园,都一一俱全。

韩立看了看觉得还比较满意,就在入口处布下了几个阵法后,带着文思月走进了里面。

“以后你就住这里即可!我会将洞口法阵的口诀告诉你的。此地还算僻静,你可以在此好好修炼,应该还有机率进入结丹期的。”韩立带着文思月进入了卧室,坐在一张匆匆削出来的石椅上,仔细的打量此女几眼,才慢悠悠说道。

“多谢厉前辈!”文思月在韩立的注视下,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的说道,颇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!

“厉前辈?”韩立笑了起来。

“对不起,我应该称呼……”文思月急忙垂下秀首,脸上露出了踌躇之色。

她实在不知道成了此人的侍妾后,应该如何称呼对方。

“你叫我厉先生好了!”韩立揉了揉鼻子,淡淡的说道。他并没有在文思月面前露出真容,仍以幻化的中年人形象和其说着话。

“是,厉先生!”文思月迟疑了一下后,乖巧的叫道。

韩立满意的点点头,思量了下心中的话语,才温声地问道:“文道友是什么时候到外海的,范夫人怎么会成为妙音门的掌门?据我所知。妙音门好像一直以紫灵仙子为首的。”

“咦!先生对本门以前的事情,很清楚啊!”文思月见韩立没有急着询问妖兽巢穴之事,反而问起了妙音门之事,美目中不禁闪过一丝讶色。

但随后想了想后,她就杏唇微张的解释道:“在妙音门迁移到外星海以前,门内的一切事情的确都是少门主做主的。但是后来,她去虚天殿取宝的时候,本门却发生了一场惊变。等我回到门内之时。卓右使已经不知所踪,门内的大权已落在了范左使和一干外来人之手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竟是魔道的修士,而妙音门已成了魔道的附庸了。范左使当即自立为了掌门,并马上聚集了门内大批弟子,带我们通过天星城的传送阵,到了此处。妾身就在当时被裹挟而来的。以后,本门就在此处开办了秘市,并一直延续到了现在。女弟子中那些有二心的,这些年来失踪的失踪,被送的被送,大多已烟消云散。就是妾身要不是先生今日相救,恐怕也免不了做他人的炉鼎。”文思月有些黯然的说道。

“你们这位范门主,到这外星海作甚?总不会专为开个秘市而来吧!”韩立神色一动,不露声色的问道。

“这个,妾身也不太清楚!不过范左使和那云姓魔道修士,一直在借助秘市来收集各种各样的情报,仿佛在找什么东西。”文思月有些不太肯定的说道,脸上也闪过疑惑之色。

听到这里,韩立停下了询问,心里思量了起来。听此女而言。似乎当日她被自己所救之后,就发生了妙音门叛乱之事。当时紫灵仙子和自己正困在了虚天殿之中。

而范夫人一等夺权成功,就马上带着大批弟子传送到了奇渊岛,逆星盟接着才发动了对天星城的攻势。看来不管是魔道哪股势力图谋的妙音门,显然在逆星盟内的势力不小,否则不会将时间掐的如此凑巧。

等紫灵仙子从虚天殿出来之时,门内自然早已空空无人了。

至于这股魔道势力,想借助妙音门的这些女修在此处海域寻找什么,这自然另有什么玄机在里面!韩立事不关己,也懒得过问此事。况且那位和自己结下大仇的妙鹤真人,似乎也和如今的妙音门扯上了关系,韩立更不愿自投罗网地多牵扯进去。所以在秘市时他才一口回绝了范夫人的建议。

至于回内星海,他修为没突破瓶颈之前,根本没有考虑过此事。此地固然妖兽横行,但对身怀宝物的他来说,内星海也不见得有多安全。

短短的时间内,韩立反复思量了文思月的这番言语数遍,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。看来对他并没有虚言相欺。

这也不怪韩立如此小心,实在身上的虚天鼎太惹人眼红,不知有多少元婴期老怪,正到处想找他出来。而古往今来,因为女色落入他人圈套的事情,又不计其数了。韩立可不想一时大意,而成为其中的一员。

当然总的来说,此女是陷阱的可能性,微乎其微。

毕竟谁也不能掌握住他什么时候现身,出现在什么地方,而他对自己的“换形诀”更是颇有几分的自信。就是元婴初期的修士见了他,也不见得能识破此秘术!

这时的文思月,看见韩立神色阴晴不定,不禁露出几分忐忑不安之意。

韩立回神完毕,发现了眼前这位美女的异样,微微一笑的说道:“现在我已经按约把你从秘市带出来了,并且安置在了此处。现在可以将妖兽巢穴的位置,告诉厉某了吧!我知道地点后,就会马上离开此地,然后你我就互不相欠了。”

“前辈不打算要小女子做侍妾?”文思月一下怔住了,一脸的意外之色。

“厉某一人独身惯了,不需要什么人跟在身边。”韩立从容的说道。

文思月沉默了起来,片刻后,玉容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,轻摇了摇头:“多谢先生好意!妾身既然当初说过要做前辈的侍妾,就没有想反悔过。请前辈尽管放心,思月会信守承诺,不会有何怨言的。”文思月明眸中闪过一丝异色后,异常平静的说道。

“厉某可没有试探文道友心思的意思,刚才之言都是真的。但道友若一口要定,真要做在下的侍妾,厉某也不会多推辞的。到时,文道友可别后悔啊!”韩立心里明白此女的顾忌,不由的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他可不信文思月,真心做什么侍妾。在秘市中提出此条件,多半是无奈之举而已。

侍妾虽然比炉鼎强的多,但也不会有哪位筑基期女修,会心甘情愿的做他人的侍妾。即使有的,也是被逼无奈而已!

韩立对文思月的绝色姿容,虽然有些动心,但更加明白现在是他突破修为的关键时期,不可能带个筑基期女修长期在身边。 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,就在作罢呢!

“我……”文思月听了韩立解释之言,心里终于半信半疑了,脸上露出了踌躇之色。

“怎么,莫非道友还真想做在下的侍妾?”韩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轻声的说道。

“不是!妾身……妾身在此多谢先生了!晚辈文思月,以后一定不忘前辈的大恩!”文思月心里一急的脱否认道,接着一呆之下,一咬红唇的冲韩立深施一礼又说道,脸上满是惴惴不安的神色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侍妾之言就此作罢。道友不必再放在心上。”韩立没有丝毫刁难的意思。

“多谢先生成全!”文思月心里惊喜交加!神色一松后,顿时花容绽开,容光照人,让人怦然心动!

如此美景在前,韩立也不免心中升起一丝涟漪,但是很快就被其理智的埋在了心底。

“文道友,下面讲一下裂风兽之事吧!”韩立重新静下心来后,平静的问道。

“厉先生,那裂风兽的巢穴如今看来有些危险了,那里已靠近了深渊的边缘地带。前辈还是考虑清楚后,再决定是否真去此兽的巢穴吧?”文思月收敛起了笑容,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“深渊边缘?”韩立皱了下眉头,这听起来的确有些棘手的样子。

如今的深渊,可实在是危险之极!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