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三十八章 剑威初现

“你……”

“且慢,在下想听听此女下面的言语,至于消息是真是假,在下还会判断的。”范夫人眉头一皱还想说什么时韩立却神色一沉,突然开口打断道。

“既然文师侄知道什么,就让历道友问问也好。”云啸天寒光一闪,略一沉吟后,却笑起来说道。

“那好吧!”范夫人怔了怔后,就有些勉强的答应道。

“在下多谢了。”韩立也没有怎么客气,微一点头就表示了自己的谢意。

这种随意的态度,让云啸天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,但很快掩饰了起来。

而这时,韩立盯着文思月的娇容,开始问道:“你说说如何知道八阶妖兽的巢穴。”

韩立的声音清冷而平和,看不出什么喜怒的情绪,让近在咫尺的文思月露出了一丝迟疑之色,但随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又决然说道:

“在下刚到外星海时,曾无意中得到一张航海图,里面绘制了一个地点。当时妾身以为什么藏宝图之类的东西,就偷偷跑过去看了一下,结果那里却发现一只裂风兽的幼崽。幸亏此兽只有二三级的样子,才没有发现小女子。我当时吓得的马上离开那里。前辈也知道的,裂风兽只有进入了八级阶段,才会开始产下后代,并会一直照顾幼兽到五级左右才会离开。所以那里肯定有一只八级裂风兽同住才对。前辈若是肯答应在下的条件,晚辈愿意前去带路。”文思月一点点的讲出了深埋心底的一段经历。

韩立听了之后神色不变,但是眼中微露出一丝兴奋之色。此女说得没错,成年之后的裂风兽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八级妖兽。若此女所言不假的话,那巢穴里面肯定有伴妖草才对。

“不知道友用此妖兽巢穴情报,向历某交换什么条件。”韩立盯着此女半响之后,轻吐一口气的沉声问道。

“我想请前辈带小女子离开这里,并收思月为妾。”文思月脸上微微一红之后,就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“什么!”韩立一愣之下,脸上露出意外之色。

“思月,你在胡说什么?”范夫人一听此言,同样坐不住了,秀丽的脸上,满是惊怒交加的表情。

其他修士同样的一阵愕然,但随后大部分人却露出一种看好戏的戏谑神情。有几个修士,还忍不住轻笑起来。

坐在一旁的云啸天见到此幕,脸色蓦然沉了下来,面容上隐隐罩上了一层铁青之色。

“我没有听清楚你刚才对厉道友提了什么条件,再说一遍听听。”云啸天将一双白净手掌忽然放到圆桌之上,盯着十指,面无表情的冷冷道。

紧搂住韩立腰部的娇躯,颤抖了几下,听了这话,文思月脸上变得毫无血色。不过,当她明眸落在了神色恢复平静的韩立身上时,似乎又生出了几分勇气。

“我……我要给这位厉前辈做妾,从此退出妙音门!”文思月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勉强之极的冲云啸天吐出这两句话来。然后就不敢多看的又低下头去。

“噗”的一声,云啸天双手窜出了半尺高的灰色火焰,将两只手掌裹在了其内,熊熊燃烧起来。那诡异的灰光,映着其脸色阴森不定,看起来甚为恐怖。

“白骨阴火”一个人低声喃喃叫道。顿时,原本还嬉笑的其他结丹期修士都笑意一收,露出了几分郑重之色。

“厉道友!看来此女练功不当,有些头脑不清了。刚才的胡言乱语,还期望道友不要信以为真。来人,将文思月带下去禁制住法力,面壁半个月再说。”云啸天丝毫感情没有的冷冷的吩咐道。

顿时随着此声命令出口,从石门外走出两名青衣修士,都是筑基后期的修为,径直走向了韩立这边。

文思月马上花容失色,望向韩立的眼神,满是哀求之色,流露出让人心痛的柔弱目光。

韩立眉头不禁一皱:“且慢!”他终于开口了。

“怎么?厉道友还真看上了本门的这位女修?”云啸天还没有说话,范夫人却沉不住气的冷言道。

“也许吧。但是在下更想要知道妖兽的消息,还请夫人和云兄不要这么心急,何不先听听在下的条件再说。”韩立眼也不眨地淡淡说道。

云啸天听了这话,脸上阴晴不定,沉吟了片刻后还是两手一挥,手上的火焰熄灭了。

“你们先下去,我就姑且听听吧!”云啸天重新瞅了瞅韩立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。

他决定先卖韩立一个面子再说,毕竟对方也是一位结丹期修士,而他此次还有一件大事要做,需要借助在场所有结丹修士的力量,所以他不愿轻易得罪任何一人。

“文道友既然主动提出来愿意做历某的侍妾,在下若是这样不管不问实在于心不忍。更何况她身上的妖兽情报,历某也是势在必得。不如这样,在下用这堆材料来换此女的自由之身,云兄你看如何?”韩立眼皮也不眨的将那一堆珍惜之极的材料直接推了出去,然后似笑非笑的望着对方不语了。

“你用这些东西交换?”云啸天冰冷的说道,但眼中却露出一丝疑色。眼前的这些东西可都是六七级妖兽身上的珍惜材料,最起码也要值数万灵石。可对方面不改色的用来交换一位筑基期女修,即使此女长得再是妖娆动人,还是有些吃惊。难道八级妖兽的消息对此人这般重要?是借此机会下台,还是狠狠的再敲上对方一笔。

两重念头在这位云啸天心中极快的转动着,正当终于拿定了主意,神色一缓的想要说些什么时,坐在一旁的范夫人却娇躯一闪,凑到了他耳边,小声嘀咕了几句,顿时让云啸天神色骤变,现出踌躇之色。

“厉道友,你就是拿出再多的材料,此女也不能带走。否则此例一开,任谁看中了本门的女修,都能轻易的带出去。这让我们妙音门的脸面往哪里搁。”云啸天沉默了一会后,竟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这句话让在场的其他修士一怔,接着不禁若有所思的互相望了一眼。如此多的珍惜材料,按理说换一名筑基期女修绝对绰绰有余,可云啸天竟然拒绝了,里面绝对有一些问题。而韩立的样子,似乎也对此女不会放手似的。这让其他人不由得冷笑一声,顿时觉得有一场好戏可看了。

“妙音门?”韩立抿了抿嘴,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。

“怎么?厉道友不知道这密室是本门开的吗?而云某不才,正是这妙音门的长老,协助范掌门掌管本门的。”云啸天冷淡的说道,脸上隐隐浮现出一层诡异的灰气,其威慑之意毕露无疑!

不过云啸天如此做法,也只是想震慑对方一二而已。

“对方只是结丹初期修士,而又是在自己的地盘。想必思量过利害关系后,也只能服软吧。只是可惜了这些材料。”云啸天有些惋惜的想到,心里丝毫担心之意都没有。

可就在这时,忽见韩立嘴边露出一丝冷笑,应声吐出一个“好”字。接着好像见对方抬了抬手,一片白光乍起,眼前一花,一到白色精芒就到了眼前。

云啸天心里大惊,护体功法自动运转,无数灰色火焰附在了身上,凭空将其护在了其内。

可就在这时,白芒毫不客气的击到了火焰之上,并且一阵模糊后,突然显出十二柄寸许长的小剑出来,同时狠狠扎下。

“啊!”云啸天吓得魂飞魄散,急忙张口要喷出法宝出来。

可是在十二柄飞剑狂击之下护体灰焰根本未能阻挡片刻,瞬间火焰消散,身上被洞穿出十几个血洞出来。

此刻云啸天刚喷出一柄灰色小叉,人却已经惨叫一声的栽倒在地了。

其余的修士看的目瞪口呆,张大了嘴巴,半天无法合到一起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