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三十三章 赠宝

前面的玉简分别是介绍妖兽和某种丹药的配方,少女很快忽视了过去。但当用神识看到最后一枚玉简的内容时,人却不由得怔住了。

里面竟是一篇叫做“金真功”的修炼功法。她好奇地稍深入看了一会儿后,立刻被里面地内容吸引住。手捧着此玉简足足看了近半个时辰后,才怔怔地将神识退出,一脸的震悚之色。

这个“金真功”,竟是一门珍稀的顶阶功法,可这样的功法口诀怎会这样随意地摆在石桌上,没有任何的禁制保护?

少女虽然知道此功法的价值,但踌躇了一会儿后,还是恋恋不舍地将玉简放回了原处,只是颇感兴趣的又一一查看下去。

大半日后,少女将石桌上的玉简都看了一个遍,里面大多都是涉及丹药、阵法等修仙杂学的典籍,只有少数则是一些修炼法诀,但无一不是顶阶的存在。其中有一门叫做“缠玉决”的功法,最让此女心动不已。

青灵门在乱星海只是一个很小的门派,门中的主修功法“青灵功”,也是一种较稳进的功法而已,威力根本不能和这“缠玉决”相媲美。

少女看完了这些玉简,在这屋内又发呆了一小会儿,才想起还有其它地方没有看过。于是思量了一会儿后,她就离开了石屋,重新回到了大厅之中。

另外三个拱门还有两个照例被守在一旁的巨猿挡住,倒有一个仍能让她进去。结果少女同样通过拱门,走到了另一间颇大的石厅跟前。

这次少女一进入厅门,就直接惊呆了,人在原地半天没有动一下。

在她面前,是一间足有二十余丈的大厅堂,厅堂中间则有一个直径十来丈的巨大法阵。从法阵中喷出一层淡红的晶莹光罩,正闪烁变幻个不停,显得绚丽之极。

在这光罩之中,有十几件式样各异的小剑、短戈之类东西在里面闪烁不定。有的发出微微的清鸣声,有的互相撞击追逐着,个个通灵之极。

光罩之外,靠近四周墙壁的地方放着数个简陋的双层木架,每一层都摆放着颜色不一的许多法器。这些法器虽然没有光罩内的东西灵性十足,但也个个莹光微闪,灵气扑面。

少女以前没有见过,但也知道光罩中拥有如此灵性的东西,也只有传说中的法宝了。

可怜少女虽然对法宝向往之久,但眼前一下出现了如此之多,反而让她实在有些难以相信,一双乌黑的大眼满是惊愕之色。

半晌之后,少女才回复了常态,用古怪的目光往光罩中再看了几眼,就迟疑的向某个木架走去。 随意从木架上拿起一块黑乎乎的铁尺状法器略微查看了几眼,就发现如此不起眼的东西也是件上品法器。

可是也许前面的惊骇太多了,少女此时竟没有露出什么太惊讶的表情。

接着将其它的一一查看一遍。木架上的除了上品法器,就是顶阶法器,根本没有再次的法器存在。

少女若是以前得到这里任何一件法器,必定雀跃不已。可如今望着屋内的诸多法宝和近百法器,少女一想起自己身为炉鼎之事,还是神色一黯地空手出了屋子。

两日后,少女在存放有玉简的石室内,坐在圆墩上手握一枚玉简,正在用神识看着什么,满脸的贯注之色,似乎彻底被玉简内的东西吸引住了。

“这‘缠玉决’的确适合女子修炼,虽然我是从一名男修身上得到的。”一个温和男子的声音,忽然从门口处传来。

少女闻言,身子轻微地一抖,接着将神识抽出,并慌忙起身向后望去。

只见一位身穿蓝袍、相貌普通的青年,正站在门外,笑吟吟地着看着他。

“你,你是前辈?”公孙杏迟疑起来。

虽然声音有些相似,可是眼前神色平和的青年男子实在太年轻了,和她想象中的一点吻合之处都没有。

在经历先前的震惊的事情后,少女自然将这位前辈想象为,一位神通广大,道法通玄的老者模样。甚至还忐忑不安地猜测,对方可能喜怒无常,脾性怪异!

“怎么,我不像吗?”这位青年男子自然就是刚出关的韩立,他轻笑着走进了石室,“前辈,这些功法我……”不知为何,少女一听韩立真是那位传声的高人心里竟略松了一口气,但还是结结巴巴地想解释眼前的事情。

“没关系,既然没有禁止你进入这里,我就允许你随便挑选功法的。”韩立温和的说道。

“那多谢前辈!”少女一听这话,没有掩饰心中的高兴,露出欢喜的娇容。

看着少女雀跃的样子。韩立目中闪过一丝不经意地柔色。

“我好长时间没有到外面走动了,不知公孙姑娘是否知道在这一片海域,还有可以交换买卖东西的地方吗?”韩立微微一笑后,很随意地问道。

“买卖东西的话……向南半个月的路程有个小荒岛,在那里有一个坊市。附近的修士都是到那里交换东西的。听说是数位结丹期前辈联手建立的,还算比较安全。前辈需要那里的海图吗?”少女想起了什么似的,又收敛起了笑容,飞快的偷看了韩立一眼后,低下头小声的说道。

“我的确要去那里一趟,有海图的话自然更好了。”韩立没有客气,大大方方的说道。

少女一听这话,一阵地手忙脚乱,终于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块玉简,脸上微红地递给了韩立。

韩立轻笑了一下,接过玉简地同时,望着少女的耳根红透的稚嫩脸庞,面上闪过一丝异样之色。蓦然伸出一只手掌,摸了摸下少女柔软的秀发。

公孙杏身子微微一颤心里有些害怕,但并没有躲闪,只是下意识的缩了缩洁白的脖颈。

这时,耳边却传来了韩立温柔的声音:“不要害怕!晚上到我卧室来,可别忘了。”

韩立说完此话,就不再迟疑的离开了石室。

而公孙杏一听这暧昧的言语,则早已心跳不已、脸上绯红一片,露出不知所措的可爱模样。

到了晚上,少女心情复杂地来到了韩立居室外,轻咬红唇推开了石门,里面的情形却让其大感意外。

卧室内空空如也,一个人影都没有,只有石桌上放着的一张敞开的绢巾。

公孙杏迟疑了一下,疑惑地走上前去,低头细看:“孝行可嘉,洞府余宝相赠,不要轻易示人,以免招来杀身大祸,好自为之!”

短短一行没头没尾的话,让少女彻底怔住了,心中留下的只是有阵阵的茫然和说不出的异样。

这时,韩立早已远离小岛千里,正化为一道青虹,飞遁在高空之上。

“想必这丫头正一头雾水吧。任谁无缘无故有此经历,恐怕都要愕然半天。”韩立在遁光中。面带笑意地悠悠想道。

他在离开雾海时,洞府内除了留下了那缠玉决的玉简和众多用不上的法器外,还特意留下了数瓶丹药和两件以前所夺的法宝给此女。想必这些东西可以让这少女以后在修行路上少走一些弯路吧!

能够让韩立如此难得地大方一回,倒不是韩立忽然怜香惜玉起来,而是这叫杏儿的少女能够舍身救父,实在让韩立有几分敬重。

韩立若说在踏上修仙路前还有什么遗憾,就是在成年后未能在家中二老跟前尽孝。虽然在离开家乡前,他已暗中安排好了家中的一切,可这仍不能抵消他心中隐存的那一份极度失落!

况且少女稚嫩的身影,更让韩立仿佛看到了小妹出嫁前的影子。

他这才故意以炉鼎戏言留下此女,想给其一些好处。当然留给此女的法器和法宝,对韩立本身来说,也是丢之可惜,食之无味的鸡肋般存在。

与其带在身上留之无用,还不如趁机送予此女,助其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一些。

此女的灵根同样不算甚好。

至于这座小岛洞府,韩立更是在这些人没有到来之前就早已决定,闭关出来后就马上弃之了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