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三十章 青灵门

除了有些咸味的海风,从山上轻轻吹过外,附近寂静无声,这让小山上的几人越发的宽心,大胆进入闭目入定。

时间过的飞快,一个时辰后,几人回复了大半的法力,面色看起来也正常了许多。

中年修士睁开了双眼,看了一下几名男女的情形,就毫不迟疑的吩咐道:“走吧,此地不能再待下去了!那些东西估计也快追来了。”说完这话,他就带头的一下站起身来。

那些炼气期男女虽然心里有些不舍,但也不敢迟疑的同样结束了打坐,纷纷摸出了法器,就要一齐腾空飞起的样子。可就在此时,小岛的上空忽然鸣叫声四处大起,接着部分乳白色的浓雾翻滚沸腾起来。

“不好!”中年修士脸色顿时大变。其他的男女更是“唰”的一下,面色苍白无比。

天上的浓雾中,一下飞窜出了十几只灰色的巨大怪鸟。这些怪鸟体形丈许,头生赤色肉冠,尖嘴利爪,浑身放出淡淡的青光,一副凶恶丑陋的样子。

它们一现身后,并没有马上扑向小岛下面,而是飞快的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四散了开来,一下堵住了众修士的逃生之路,看来非常擅长配合的模样。

中年修士见到此幕,心更是一下沉到了底部。

“走,快到那片树林内。等有机会再分头逃命!”他倒也有些对付鸟类妖兽的经验,马上招呼其他人往附近的那片树林急速遁去。 其余男女六神无主之下。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,同样驱器跟了过去。

天山那些怪鸟这时也发出了一声聒噪的尖鸣,以几人为中心,从高至下的慢慢围拢了过来。

见到这些妖鸟这般行径,几名男女神色越发的慌张,遁速越发的快了,眨眼间就到了树林的上空,猛然向下落去。

意外的一幕,却在此时出现了!

五人刚一飞近树林三丈的低空处,忽然一片翠绿的霞光闪起,只觉得眼前一亮。一阵的头晕目眩后,几人忽然发现眼前景色大变。原本的树林不见了,出现面前的却是另一座陌生之极的山脉,惊人的灵气更是扑面而来。

“这是幻阵!”三名女修中身着蓝色锦衣,也是姿色最出众的那位女子,惊讶的叫出声来。

“难道此地另有什么同道在此!”粗壮青年则惊喜之极的说道。

“可能吧!不管怎么说,这是我们一个活命的机会。希望此幻阵能瞒过那些鹰鸢兽!”中年人也大感意外,低声的喃喃说道。

听了这话,其他人的目光不由的往幻阵上空望去。

这时,在空中盘旋的那些恶鸟骤然失去了目标,也是一阵的骚动,但是互相尖鸣了几声后,它们仍方向不改地向下方慢慢压来。

“不行!看样子鹰鸢兽不受这些幻象的影响。快点向那山脉靠去,那里有禁制的气息,说不定真有其他的道友在那里。”中年修士沉着脸的说道,遁光一闪,就向前方飞去。

其余男女互望了一眼后,同样面色紧张地追了过去。

可几人刚飞出了一小段距离后,就被一层蓦然出现的白色光幕挡住了去路。

见到此景,中年修士却不惊反喜起来。他立刻伸手一模。一张传音符出现在了手中。接着其口中念念有词,一扬手,此符化为了一道火光,转眼间飞进了光幕中不见了踪影。其他人则惊惶的看着这此幕,不敢多插嘴一句。

片刻后,那十几只怪鸟终于飞进了幻阵之内,发现了目标的它们,毫不客气的从四面八方往这几人狂扑而来,双翅挥动之下,隐隐带起了刺目的青光。

中年人修士脸色一沉,他看了一眼身后的白色光幕,一咬牙低声的吩咐了几句。

其他的男女面色同样的难看,但还是纷纷抬手放出各种光芒,祭出了自己的法器,准备硬接这一仗了。

眼看这些鹰鸢兽飞到了几人的上空,就要落下肉搏相接之际,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。

从那白色光幕之中忽然飞射出上百道各色光柱,虽然只有拇指般粗细,却犀利无比,一下就将这些正低空飞来的鹰鸢兽,全都洞穿出了无数的空洞。顿时“噗通”之声接连响起!

这些妖兽连惨叫之声都没有发出,就一命呜呼地坠落到了地上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包括中年修士在内的几人顿时大喜,不由得回过头看了一眼光幕中的情形。

结果他们先是吓了一跳,接着又是一呆。只见光幕之中,出现了十来只身材高大的巨猿。猛一看,这几位还以为又是什么妖兽现身,自然心中一凉。但随后他们又发觉有异,再仔细查看一遍,才发现这些巨猿乌黑发亮,竟是一只只的机关傀儡而已。而这些巨猿傀儡一个个双手齐扬,刚才的光柱应该就是从它们手上发出的。

这些人这才真正大喜起来。

随后,这些巨猿无声无息的放下了手臂,接着一片光霞蓦然出现,这些傀儡随着不见了踪影。

他们正惊疑不定之际,眼前的白色光幕猛闪了几下,竟自行裂开了一条丈许宽的通道出来。

见到此景,他们更是面面相觑起来!

“在下正在闭关之中,不便起身相迎,几位道友就在阵法之中小憩片刻,然后自行离去吧!”一个男子声音从里面不慌不忙的传出。但是听话语之意,阵法主人似乎没有和他们相见的意思。

“多谢前辈救命之恩,既然这些妖鸟已经被灭,我等在这里稍歇息即可,不敢再打扰前辈的清修!”中年修士虽然觉得对方没有什么恶意,但怎敢在不知对方底细的情况下进入此阵,只好冒着让对方不快的可能,硬着头皮说道。

“嘿嘿,看样子很谨慎啊!但既然这样,你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,怎会被一群二级妖兽就追杀成这样。”男子发出一阵轻笑,丝毫不在意的样子。但后面的话语,似乎又带了一丝好奇之意。

中年修士这才脸色一松的放下心来,连忙恭敬的回道:“我等是青灵门的弟子,这次因为出海采摘些灵药,结果一不小心,就被这些鹰鸢兽盯上了,最后一路上被它们追杀。若不是有前辈出手相救,晚辈等人真是凶多吉少。”

中年人这番感谢的话语出口后,那男子并没有表示什么,只是轻“嗯”了一声就悄然无声了。这让这些修士又有点不安起来。

中年修士同样心里忐忑不安,但也不敢就此离开此地,就示意其他人稍安勿躁一些!

“你们青灵门出来的就这几人?为何没有师门长辈带队!难道不知道,凭你们的修为出海,纯粹是找死吗!就算是没有结丹期的修士,筑基期的多派几个,也不至落到被二级妖兽追杀。”沉默了一会儿后,阵法中又传来男子冷漠的言语。

这一次听了男子此问后,中年修士先是一怔,但踌躇了一会儿后,就苦笑了起来。

“前辈!我们青灵门只是小门小派,以前虽然也有一位结丹期的长老,但是在二十余年前的兽潮中早已陨落了。门内就是筑基期修士,也并没有几个。”中年修士有些迟疑的说道。

说出这番话时,中年人也担心对方是不是想探听他们门派的底细,然后对他们不怀好意。但随后又想到,此人修为惊人,若想出手灭掉他们,只要出动那些傀儡即可,根本不用如此费心费力。而他若是遮遮掩掩或用虚言相欺,一旦惹怒了对方,这才是自寻死路的事情。如此中年修士才心一横,冒险的将门派的实情老老实实的托出。

他可不信凭自己那个破门派,还有什么让人窥视的东西。

“兽潮!这是哪一年发生的?和妖兽有关吗?”男子的声音中夹杂了一丝的惊讶。

但是听了此问的中年修士更是心里一惊!其他的年轻男女,同样露出了愕然的神色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