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二十七章 真假虫魔

不光是闵姓修士,鸠面老者和宣姓恶汉同样将心提到了嗓子咽上,不知道刚才的话语会不会触怒眼前的青年。对方说不定是那位虫魔本人呢!

“有意思。看来这为虫魔的恶名真不小。不知道诸位道友是否知道,这虫魔长的什么模样 ,驱使的飞虫和在下一样吗?”韩立非但没有动怒的意思,反而轻笑了起来。

“什么模样?这倒没听人仔细说过,好象相貌很普通吧。至于驱使的飞虫,似乎是一种金银两色的飞虫。咦,道友是三色的甲虫,看来前辈真不是那魔头了!”闵姓修士开始时还吞吞吐吐的样子,这时才发现对方和那位虫魔的不同之处,不禁惊喜的叫道。

鸠面老者和恶汉,也醒悟般的同时想起此事,也同样精神一振。

对方不是虫魔的话,他们的小命可就更稳妥了点。

“多谢三位道友如实相告。在下还有事情在身,就不留诸位了。不过,今日和在下相遇之事,还望三位少向人说起。韩某可不想真被误认什么虫魔,而被人追杀。想必道友们能够体谅吧!”

韩立仰望着天空,仿佛思量了什么。片刻后才低下头来,说出了让鸠面老者三人心里狂喜的话来。

“这个自然,在下等人一定守口如瓶,绝对不会给道友带来麻烦的。那我等兄弟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鸠面老者强压住心中的兴奋之情,有些期盼的试探问道。

韩立淡然一笑的点点头,对面三人马上暗喜的向韩立施了一礼后,就急忙站起,飞离而去。

一会儿的功夫后,小岛的另一端,鸠面老者三人带着那队门人子弟,迫不及待的飞出了小岛,向远处的天空疾弛而去。

韩立不知何时也站了起来,动也不动地在原地看着。直到这些人的遁光消失不见了,脸上才蓦然阴沉了下来。

虽然刚才取下这群修士的性命,是易如反掌的事情,但韩立一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,他可不是嗜杀成性之辈。况且是否泄露他在此处的行踪,根本是无所谓的事情。

因为此处海域,离他的洞府根本南辕北辙。若是在雾海小岛的海域碰见这三人,他绝对不会放这群人生还一个的。而且他也早已打算好了,马上就回府闭关去,起码二三十年内,他不准备再出洞府了。让想找他麻烦的人。慢慢的在外星海耗下去吧!

不过“虫魔”,这还真给他起了个够邪恶的法号。

可除了被逼无奈下,他当初动用噬金虫灭掉的那群碧云门的修士外,什么时候干过杀人夺宝的事情了?这分明是有人嫁祸栽赃于他!

这让韩立虽然不至于七窍生烟,但也着实气闷无比。

想一想他在外星海的仇家,似乎也只有那碧云门了。

当年鉴于高阶妖兽的危险,韩立并未有过于深入外星海深海区域。也只在一些外围的地方,用霓裳草不停的引妖取丹。结果一次他刚困住一只七级妖兽,正好碰见了一伙足有七八位结丹期的高阶队伍。对方狂傲的自称碧云门修士,竟贪心大起的想杀人夺宝。韩立只好放出十万只噬金虫群来灭敌。

按照他的想法,既然动手了自然最好杀人灭口的好。但没想到的是,虽然灭掉了大部分的修士,但其中的那位结丹后期修士却拥有一件威力不小的古宝护身,结果趁他不备时,冲破噬金虫群而侥幸逃得了性命。

韩立当然知道这所谓的碧云门,是奇渊岛几大势力之一。无奈之下,他只好冒险闯进了深海,来躲避这位新结下的大敌人。

说起来他也算是走运,在深海闯荡的数年间,他并没有碰见一只八级以上的妖兽。最危险的一次,只不过是引来了数只七级妖兽的情况。虽然让他手忙脚乱了好一阵,但噬金虫、法宝齐出后,仍然无恙地摆平了他们。

经过这些年的深海捕杀,他终存够了数百枚六七级妖丹,足够炼制丹药而绰绰有余了。且各种妖兽的材料同样积攒了一大堆。

如此一来,他这才安然的原路返回。

但刚从深海回来,经过此地海域时,他无意中发现了一只琉璃兽。韩立自然没有放过的意思,就布阵将之困住灭杀。结果没想到,竟引来了鸠面老者三人,还惊惶之极的称呼他为虫魔。

这让韩立自然郁闷无比。显然最大的可能,就是碧云门遍寻他不到,而不知道他会驱虫术和青竹蜂云剑的模样,这才到处煽风点火的捏造一位虫魔出来。

毫无疑问,对方既然想破坏他的名声,让他在外星海无容身之地,又想引诱逼迫他现身,甚至直接派人假扮他真的杀人夺宝,来一举两得!

不过说到这里,韩立倒有一点想不通了。

找一位同样精通驱虫术的高价修士,不是什么难事事情。甚至找一些类似噬金虫的飞虫,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但若真是碧云门的人在搞鬼,为什么假扮他的人使用的飞虫是金银色的,而不是模仿他灭杀碧云门修士时的三色噬金虫。那逃回去的结丹期修士,这点总不会弄错吧。而知道他噬金虫进化前颜色的,这应该是外星海之前的事情。

难道是……是虚天殿的那些老怪物,追踪到了此处?

韩立仔细思量到这里时,心中一凛,神色不由大变!若真是是如此的话,情况可真的不妙了。

在原地再静静的沉呤了一会儿,韩立忽然一跺足,丝毫征兆没有的腾空飞起。随后,他化为一道青虹,向雾海小岛方向破天而去。

遁光中的韩立,神色平常,嘴角还隐含一丝冷嘲。

他刚才想明白了。“虫魔”之事,不管是碧云门在搞鬼,还是那些老怪物想逼他现身,都不用多费什么脑子去理会。因为外星海的情形,由于深渊妖兽的事情,变得有些诡异。而他原本打算一回洞府,就苦修一些年月不在外出的。如此一来,正好一箭双雕的避过这段危险的风头。

而他的修为上去了,就算当真了这个凶名赫赫的虫魔,别人又敢拿他怎么样?修仙界,原本就是强者才有说话的权利!

抱着这样的想法,韩立心里再无任何疑虑的一路遁去。

而与此同时,在奇渊岛的黑石城的某一间密室内,正有两人躲在暗处,神秘兮兮的交谈着什么。

“齐兄,现在都过去两三年了,你的方法到底管不管用。在下可不能真在这里耗费个七八年,专门等这小子上钩!”一个清冷的声音,满是不耐的说道。

“乌道友,这事急不得的。你不是也天天用神识扫视黑石城的各个角落吗?那小子如果化装进入此城,一定不会逃过乌兄的眼睛。”另一个有点沙哑的声音,沉声的说道。

第一个声音的主人,赫然是那多年没见的极阴祖师!此时的他,仍然那副面容苍白的中年人模样,只是神色阴沉之极,眼中隐现一丝不满之意!

“哼!乌某按照齐兄的方法,到处派几名弟子冒充那小子四处杀人夺宝,可是哪有丝毫的效果。不是齐兄为了其他目的,而故意隐瞒什么吧?乌某可不信,这么大的一个碧云门找一位结丹初期的修士,有这么难?”极阴祖师一脸的不悦。

“咳!乌兄这话可就冤枉在下了。齐某和乌道友相交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,在下怎会是这种人。况且,本门和那小子同样有深仇大恨,一直就没有放松过追查此人。”沙哑声音的主人,是一位身穿白鹤图案道袍的中年道士,一脸的白色麻子,却隐有一层温玉荧光罩面,倒也是显得气势不凡。

“不过,乌道友,齐某很好奇!那小子到底何处触怒了道友,竟然引得乌兄不惜冒险潜入天星城,然后传送到此。道友一直以令孙死在此人手上为借口,听来含糊不说,齐某可实在不太相信。”道士仿佛象起了什么,笑眯眯的说道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