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零七章 柳暗花明

韩立接过指环,没有迟疑的套在了一根手指上。

老者见此微微一笑。

“好了,你可以进城了。每日的白天可以有小半日的自由活动时间,其余的时候全城都是处于戒严状态。大战开始时,指环自然会传送信息招你去的,你在洞府等着即可。”说完此话,老者就缓缓闭上双目,不再说什么了。

韩立深深的望了老者两眼,就径直往城中走去。

进了城门,此刻的天星城内街道上罕有人影,只能偶尔看见一两名修士,在天上飞来飞过。凡人则大都躲在了家中,一片萧条之色。

韩立面色如常,心里却暗自庆幸一声。看这情形,城内的坊市十有八九肯定处于关闭状态,若他没有在南明岛提前准备好了所需物品,恐怕此刻真的要头痛无比了。

韩立低低的轻笑一声,人就化为一道青虹飞向空中,然后直奔圣山的洞府遁去。

在经过圣山脚下的坊市时,韩立不由的低头瞅了一眼。果然所有的店铺都处于关门的状态,一个鬼影也没有。韩立轻摇了摇头,没有多停留,飞向了圣山三十九层。

一进入圣山的区域,韩立就敏锐的感到戒备比起外城更加的森严,光是暗中打量注意他的神识,就有十几波之多,但好在这些神识一扫到他手上的黄色指环后,就自动的离开了,没有什么人现身出来盘问韩立。

让韩立眉头一皱的是,其中竟然还有结丹后期修士的神识。

韩立装作不知的一口气飞到了自己的洞府前。洞府外面的禁制和他出发时一样,没有丝毫改变。

可韩立站在禁制外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后,却长叹息了一声。这次的外出的时间不算多长,可数次陷入生死一线之间,甚至弄到不得不抛弃这座呆了近百年的洞府,这真让韩立有一点点伤感了。

他用禁制令牌,默然的放开了禁制,人慢慢的走了进去。府内的一切自然保持着原样。

韩立则先去最关心的虫室看了一眼,见到那些噬金虫全都安然无恙,才真正放下心来。不过,他马上用一只早准备好的灵兽袋将所有噬金虫都装入了其中,然后又去药园一趟,将灵药都采摘了下来统统收进了储物袋内。

做完这一切后,韩立暂松了一口气,缓缓走到了卧室,躺在床上开始好好思量今后的计划。

必须杀掉一名逆星盟同阶修士,才可以使用传送阵到外星海。这个条件对他来说倒不算怎么难。但韩立担心的是,恐怕大战还未开始,星宫的人就得知了虚天鼎可能在自己身上的消息,毕竟他无法估计那些老怪何时会遁出虚天殿来。万一这些老怪到时泄露出了此消息,他绝对是死路一条。

除此之外,他还另有一点顾虑。虽然不大可能,他也害怕即使达成了条件,星宫高层到时会另玩什么花招,他还是干瞪眼的无法使用传送阵。

毕竟高层即使反悔了,他们这些修士还能拿对方怎么样吗?

因此,虽然在城门时他不动声色的答应了星宫的条件。但一开始,他就没打算会老实的干等星宫的召唤。

他准备探测下传送阵附近的戒备情况,看看能否偷偷传送出去。若戒备真的松懈,他自然会趁机开溜的。

至于是否会因此彻底得罪星宫这个庞然大物,反正迟早会被那群元婴期老怪物盯上,他似乎也用在乎此事了。

这样自我安慰的想着,韩立就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去。几经波折后,他身心的确有些疲惫不堪了。

第二日,韩立精神抖擞地醒来。

天色大亮,他缓缓走出了洞府,飞遁到了空中向四下望去。

虽然修士仍然远不及平时之多,但数量可比昨天进城时天壤之别,看来这个时间段可以自由活动。

韩立没有怎么迟疑,驾起遁光先在附近飞遁一圈,见没有什么人监视和注意自己后,就直奔第五十层而去。

路上的戒备外松内紧,没多久韩立就飞到了设有传送阵的星空殿上空。他没有停留片刻,装作路过的从大殿上空一掠而过。但是就这短短的瞬间,韩立的神识就悄然地探入了殿内。

开始还很顺利,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的侵入了外殿地大部分区域,但是神识一接近内殿部分后,却蓦然出现了一层青黄两色的禁制。幸亏韩立见机的快,并没有真正触动此禁制就急忙撤回了神识。

与此同时,他脸上的神色一沉。虽然按照估计,这点禁制应该挡不住他神识的强行入侵,但如此一来,就会惊动殿内修士的注意,韩立还不会做这般愚蠢的事情。

在空中,他双眉不禁紧锁。

因为禁制关系,他并没有探测到殿内留守修士的数量和修为。但是元婴期修士,应该不会出现在此处的,殿内顶多有结丹中期或后期的修士,就了不得了。毕竟相比其他重要之所,这星空殿不会太受星宫高层注意的。

韩立飞出去足够远的距离后,才兜了个大圈子,稍微偏离一些原来的路线,再次飞遁而回。

这一次经过星空殿一侧时,韩立有些不甘心的再次将神识放出,看看能否找到此殿禁制的什么破绽。可是没有探测到禁制有什么纰漏,却有一句粗哑的声音,突然传进了耳中。

“张道友,情况怎样?那位把守传送阵的家伙怎么说,三千灵石一人还不行吗?这可是我们能出的最大数目了。”

韩立闻听此话,先是一惊,随后心里又是一动,目光飞快的往远处低空飞行的两名修士瞅了一眼,遁光速度顿时放缓了下来。

这两名修士,一位是黑脸灰衫的中年人,另一位则是个面黄肌瘦的削汉子,两人都是筑基期中期的修为。刚才哪句话,就是黑脸中年人冲瘦削汉子有些焦急的问出。

二人一副小心谨慎,并且单独在一片无人处窃窃私语着,但在韩立强大神识的笼罩下,还是一字不拉的清晰听到。

“嘘!小心一点,还是传音谈这事情。”削汉子有些紧张的四下望了一眼,而韩立却机警之极的瞬间隐匿了身形,并马上进入了敛息的状态,他自然没有什么发现。与此同时,韩立将神识从其它地方马上收回,全都集中到了这二人身上,准备强行偷听两人的传音。

这也是韩立神识实在远超二人,才可以神不知故不觉的做到,否则其他的结丹期修士,也只有配合几种罕见的顶阶秘术,才有可能偷听二人的传音。

“虽然对方和在下有一点远亲,但是私自放人到外星海去,还是要担当不小的风险。他说了,除非五千灵石一人,否则想也别想。这还是看在我们都是筑基期修士,对星宫来说可有可无的份上。若是结丹期的修士,就是给他再多的灵石,他绝不会放走半个的。”瘦削汉子苦笑了一声,有些无奈的传声道。

“五千,他真把我们几个当肥羊了,我们只是筑基期的散修,上哪儿凑这么多灵石的。”黑脸中年人脸色难看的低吼道,但总算还知道用传音之术说出的。

“可继续留在内海太危险了,我们散修随时都可能卷入此大劫,到时小命都没有了,还要灵石有何用处。毕竟我们也推算过了,星宫和逆星盟的实力相差不多,很可能大战会延续数年,甚至数十年。我可不想整天提心吊胆的东藏西躲。至于灵石,我们大家身上应该还有不少压底的珍稀材料吧,勉强凑凑也可以充当灵石抵给对方的。这点,那人还会卖我这个面子的。”削汉子叹息了一声,劝解的说道。

“这不行!难道为了传送到外星海,就要让我们都倾家荡产?我说什么不愿意的。”黑脸中年人仿佛守财奴般的直摇头不已。

“算了,这件事我二人还是看看其他人怎么决定的。”瘦削汉子似乎同样的苦恼,有些不甘的说道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