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五百零二章 盘查

港口方向的大战并没有持续很久。在红霞和各色光芒交织闪烁的时候,又一大批充满了邪气的灰白色光华加入了攻击之列。

在密密麻麻的法器法术的联手轰击之下,下面的大阵再也顶不住了,一阵轰鸣后,红色的光霞狂闪几下,发出撕裂之声的爆裂开来。

可是不知是阵法余威如此,还是下面的星宫修士故意所为,那冲天的红光残片,犹如回光返照般的漫天飞射开来,竟一时竟将天上的逆星盟的修士队列一阵的大乱。而趁此机会,下面的星宫修士仿佛商量好的,一哄而散的四下飞遁开来了。

其中有几道光芒小心异常,遁速奇快的从低空处冲出了港口。看来是星宫留在此岛的高阶修士了。

几乎与此同时,空中也蓦然飞射出十余道同样不弱的长虹,毫不示弱的紧追而去。瞬间,这些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看来逆星盟的高层,是想将南明岛所有的星宫修士一网打尽,一个也不想放掉。

这时,天上开始缓缓降下众多的逆星盟修士。看他们的衣衫打扮明显分属两派,一种身穿银衫束金带,另一种则是通体绿袍的诡异修士。看来正魔两道是同时出动了!

韩立对这场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,既有些感到意外,也觉得在情理之中。毕竟双方实力悬殊的实在太厉害了,就是星宫的修士想要拼命,恐怕都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不过,韩立却不禁暗想,是否趁乱就此离开此岛。这时,却从那群绿袍修士中飞射而来一名绿袍老者。韩立神识略在其身上一扫,就看出其是结丹初期的修为。

此人不慌不忙的飞遁到了韩立等人的上空,一双精目望了一下四周后,竟沉声说道:“诸位道友听好,在下逆星盟护法苍云龙,奉王长老之名向大家通告一件事情。现在本盟刚刚击溃星宫之人,为了不发生什么误会,还希望诸位道友暂不要急忙离岛。等两个时辰后将星宫残余追剿完毕,大家再自行离开。道友们尽请放心,本盟只是针对星宫和其帮凶的,绝不会留难其他的同道。”老者的声音不大,却清晰异常,让附近所有观战修士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潜伏在附近的修士们听了这话后,不禁面面相觑起来。既没有人出面领头说些什么,也没有谁自找麻烦的出言反对的,一时间鸦雀无声!

韩立听了这话,心里反而一松,看来逆星盟为了拉拢人心,不会怎么为难他们这些人的。晚点就晚点吧!反正他现在就是赶到天星城,还不知如何才能混进城内呢!

韩立正这样想之时,绿袍老者已一言不发的飞回了港口。韩立望着对方消失的背景,并没有离开原地的意思。

其他的修士不知是否因为肩负使命的缘故,同样没有离开港口附近,密切注视着逆星盟修士的举动。

这时银衫金带的修士,正井井有条的拆除原来的大阵,而开始安装布置他们自己的阵法。而绿袍修士则分为两股,一股正往港口外飞去,四下警戒着,一股直接从韩立的头顶飞过,直奔岛内搜查而去。

看到这些修士,默不作声,闷并头做事的样子,韩立有些吃惊了,看来正魔双方早就开始打乱星海霸权的主意了,否则这样的训练有素的弟子,可不是短短数十年可以训练出来的。这座南明岛,也将要成为进攻天星城的前哨了。

不过,韩立也有些奇怪,星宫难道就这样被动的静等正魔两道的进攻,真衰弱到没有能力反击了吗?还是天星双圣仍没有正式出关,星宫想等拖延时间,好后发制人。

韩立心底有些疑惑不解。不过,他转念一想又哑然失笑起来,不管星宫和正魔各有什么奇招和底牌在手。这和他一个区区散修有什么关系,他何必多花费什么心思在这上面,只要小心一些,千万别被卷入其中就可以了。

这样想罢,韩立重新气定神闲了。

静静观望了两个多时辰后,那位绿袍老者带着三名和他一样的结丹期修士,去而复返的重新回来了。

“想要离岛的道友,只要出示下可以证实你们身份的信物或者功法,就可以安然离去了。若是不想离开的,也可以继续留在此岛上。只要不对我们逆星盟抱有敌意,一切规矩和原先不变。”老者漂浮在半空中冲着下方朗声说道。

听了这话,下方修士一阵的骚动,但随即又安静了下来。虽然此人说的如此客气,但谁也没有心思先露面过去。

正道修士倒也罢了,这些一看就是魔道的修士,以前名声实在不怎么样啊。万一人家玩的是欲擒故纵的把戏,岂不是自投落网!虽然可能性看起来很小的样子,但谁也不想以身范险,想先让其他人试试再说。

韩立同样没动一下。对方只是结丹期的修士,只要不主动现形,他们的神识是无法发现他的。他可不会做这个出头鸟的!

足足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,让绿袍老者脸色开始阴下来之时,终于有一道白光从下面飞射而出。遁光速度并不怎么快,里面是一位看起来年纪很轻的青衣修士。

“晚辈开天门弟子辛明,见过几位前辈。这是晚辈的信物白水剑。”年轻人老实的飞遁到老者跟前,一施礼后恭敬说到,随后从身上取出一把白光闪闪的小剑递了过去。

“哦,开天门!贵门主刘真人倒和老夫有过一面之缘,这把剑器的确也是开天门弟子必备的法器,你可以走了。”老者接过小剑只是略一打量,就脸色一缓的还给了年轻人,白衣修士顿时大喜,恭谨的告辞后飞向了港口。路上逆星盟的修士,果然没有一人前来阻挡。

一有人带头,并且看起来的确没有事的样子,其他修士也陆续现身,开始飞向了老者。

老者似乎阅历丰富之极,无论谁拿出什么样子的信物或显露什么功法,他都能一眼认的出来,这让下面观望的韩立不禁暗暗称奇。

不过,韩立见一位结丹修士同样无阻的被放行了,他也沉不住气了,忽然一现身,并化为一道青光飞向天上。

“这位道友是?”老者一眼就看出了韩立的结丹期修为,口气自然婉转了几分。

“在下妙音门客卿长老,这是在下的腰牌,道友请看!”好在当日紫灵仙子所赠的长老腰牌,韩立随身携带着,就毫不犹豫的取出,递给了对方。

“妙音门?在下听说贵门好像有韩、曲两位长老,经常闭关苦修,一向轻易不大显身,不知道道友是否是其中之一?”绿袍老者仔细端详了一下腰牌,然后凝望着韩立两眼缓缓道。

韩立心中一凛,脸上却神色如常的含笑道:“在下姓韩!没想到,道友竟连我等这样的无名野修竟也知道,真是佩服啊!”

“呵呵!这没什么。贵门的名气在乱星海可并不小,特别是贵门的紫灵仙子,我家少主对其可是久仰艳名啊,希望道友能将此话带到。”绿袍老者嘿嘿一笑说道,竟客气异常。

“少主?不知道友说的是……”韩立闪过一丝讶色,有点迟疑的问道。

“我家少主是圣祖的唯一传人,虽然以前一向鲜有人知,但是以后想必一定名震乱星海的。”老者尚未说话,站在他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位壮汉,忽然插嘴冷冷的说道。

“好的,在下若是见到了门主一定会将些话转过去了!”韩立心中有点诧异,但满口的应允道。

“好!此令牌没有什么问题,韩道友可以走了。”绿袍老者似乎对韩立的回话很满意,把玩了一下腰牌片刻,就不再留难的还给了韩立。

韩立一抱拳后,才不慌不忙的飞离开了。

眼见韩立化为一道青虹,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,老者却盯着韩立消失的方向,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