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九十八章 真假难辨

“怪不得此处会被安置了一口灵泉,原来是为了滋养此木。万年灵乳我想要,但是对这养魂木在下同样也很好奇。”韩立望着元瑶,慢悠悠的说道。

此言一出,元瑶神色“唰”的一下冰寒起来。

“放心,经过这么多年的滋养,此木的个头一定不小,我只要一小节根部即可,不会和元姑娘争抢最重要的主干。”韩立见此女这般神情,微微一笑的说道。

“只要根部?”元瑶先是一怔,接着神色缓和了下来,但美目中还是露出一丝怀疑之色。

“当然,作为补偿。元姑娘刚才答应的万年灵乳,在下还是要拿到的。”韩立脸孔又一板的讲道。

“嘻嘻!韩道友真是好算计。想那养魂木的根,肯定有许多宗门愿意出大钱向韩兄收购吧。不过,这件事本姑娘答应了。”元瑶眼珠微微一转后,就自以为猜中了韩立心思,一阵花枝颤抖的娇笑起来。

不过如此一来,她似乎反而放心了下来。

韩立淡淡一笑,并没有再解释什么。

“那好,我们破阵吧。我先给道友讲下先前的一些破阵心得。”元瑶马上笑吟吟的说道。看起来,似乎比韩立还要心急的样子。

“先别忙,这口灵泉,元姑娘不想收走吗?”韩立一指水池,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“韩兄说笑了?此灵泉早就被虚天殿主人,用高深禁制和整座内殿连成了一体。我若是有这么大的神通,早就直接去收取那虚天鼎了,何必窝在这里了。”元瑶娇嗔的说道。

听了这话,韩立露出一丝失望之色,但转念一想,又哑然失笑起来。

他变得似乎有些太贪心了,一见到宝物就马上起了占为己有的念头。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他可不想落个人为财死、鸟为食亡的下场。

想到这里,韩立暗自警戒自己一番后,就不再提及此事反而沉声道:“元道友先将灵乳交给我,再讲一下阵法,我二人合力的话,不出两三日,必定能破除此阵。”

元瑶听了这话,冲韩立嫣然一笑,顿时容光慑人,媚意盎然!

海面上一阵白光闪动,接着一对男女的身影,在光芒簇拥下凭空出现在了那里。

男的相貌普通,除了一双眼睛较清澈外,没有任何过人之处。而女的身材修长,娇艳如花,明眸流转之间,隐有无限的风情暗含其中。这二人一出现在海面之上,都警惕异常的四处打量了一下,见没有其他修士在此,才都松了一口气的样子。

他们正是在密室中破阵后,被传送出来的韩立和元瑶。

“看来其他人还被困在虚天殿之内,不到时间,是无法出来的。”元瑶瞅了瞅虚天鼎所在的方向,美目中异光闪动的说道。

“那些元婴期老怪,会不会和我们一样取宝后被传送出来。”韩立却没有掉以轻心,眉头一皱地说道。

“放心好了,取宝后被传送出来的地方是随机的,有可能就在虚天殿附近,也有可能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地方,任谁也没可能同时监控这么广大的范围。”元瑶不经意的一掠青丝,轻轻的说道。

“这就好!”韩立心里一安的点点头。

“怎么?难道韩兄得罪了那些老怪物?若是这样的话,韩道友真要小心点了。”元瑶美目中秋波流转,带有一丝试探口气的问道。

“这个不劳元道友操心了。在下还有要事在身,就先行一步了。”韩立神色淡淡的冲元瑶一抱拳。然后不等对方说些什么,就毫不迟疑的化为一道青虹飞遁而去,竟没有丝毫留恋之意。

元瑶看着韩立远去的遁光,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。半晌之后她才轻摇了摇头,手上一阵黑光闪动后,多出了一截尺许长的怪木。

此木外表焦黑粗糙,坑坑洼洼,实在丑陋无比。可是元瑶看着此木,脸上却升起一丝感伤之色。

“妍姐姐,你暂且多忍耐些时日,我这就找人用此木炼制成藏魂匣,让你彻底脱离炼魂之苦。”此女低声的说完此话,就不再迟疑地将身上黑袍迎头一盖,遮住了那惊人的艳容。接着元瑶也化为一团黑气,向另一个方向飞射而去。

转眼间,此处海面上重新寂静无声起来。

与此同时,虚天殿内殿五层的高台上,有几人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。他们人人神情难看,正是极阴祖师等一干正魔元婴期修士,而蛮胡子也冷冷的站在其中。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,竟没有人再向其出手了。

“我们联手搜过了内殿三层到五层的所有角落。光是破除的禁制和击毁的傀儡都不计其数了,可仍没有找到他们。极阴!失踪的三人中有两人可都和你大有关系,真不是你指使他们取宝潜逃的?”万天明铁青着脸的说道。

“ 哼!万门主,你这话可问数遍了。我早已告诉过你,乌某爱孙已遭了不测,这是在下秘术亲自探测过的,绝不会有错。要不是这天罡罩遮住了在下所有的感应,小孙身死的刹那间,本祖师就应该能知道的,也不会让那两个小子趁机携宝潜逃了。”极阴祖师脸皮抽搐了一下,面容扭曲地说道。

“说起来,在下倒觉得蛮兄最可疑了。为什么偏偏在蛮兄将我们都引出的这段时间内,虚天鼎被人取走。蛮兄还一直不肯将那位后辈的来历交待清楚,难道和那位小子事先勾结好了。”极阴祖师话音一转,忽盯着蛮胡子声音阴森的说道。

“笑话,蛮某要向你交待什么?就是虚天鼎被取真和那小子有什么关系,和我又有何干?我当时正被诸位追的落荒而逃,总不至于宝鼎落到了在下手中吧!倒是你自称乌丑那小子挂了,谁知道是真是假?说不定正满心欢喜呢!”蛮胡子两眼一瞪,毫不客气的反讥道。

“你……”极阴祖师一听这话,气得七窍生烟。爱孙已经身死惨遭不测,自己还要背上这样一个大黑锅,这是极阴祖师说什么也不能接受的,顿时他脸现怒容的一张口,就要再行争论什么。

但一旁的儒衫老者,却在此时开口劝解起来:“蛮兄和乌兄不必起什么争执?取走宝的不在乎就是这三人。至于他们中的谁,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这都是次要的。现在最重要的,是不管这三人是生是死,都要将他们找出来才是。我们追逐蛮兄的时候,一直追到了第三层的入口处。他们的动作就是再快,也不可能逃出三层以下的。而如今,我们合力在三层入口处布下了数个阵法,他们想要趁机逃走是不可能的。至于从密室中传送出去,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情。要知道他们都只是结丹初期的修士,就是三人联手的话,也绝不能通过三层以上的任一间密室。除非他们真昏了头,想要自杀例外。”儒衫老者神色冷静的分析道。

“可是,我们全都搜遍了三层到五层。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。”万天明冷冷的说道,脸上满是怀疑之色。

其实何止是他,正道三人都是半信半疑之间。

他们早就通过传音暗自商讨了数次,都觉得很可能是三个老魔联手演得一出好戏,故意将他们引开,然后再让后辈取出虚天鼎。因此万天明三人一方面心里懊悔不已,一方面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极阴等人的举动,绝不肯在虚天殿中离开老魔几人半步。

极阴、儒衫老者自然看出了万天明正道之人的心思。可是他们同样心急如焚,也顾不得此事了。他们只想快点找出韩立和玄骨诸人,拿回虚天鼎。

一干元婴期修士在这内殿大打出手争斗了一番,结果宝物却让结丹期修士浑水摸鱼的偷走了。传闻出去,他们这些人的乐子可就大了!况且他们怎甘心,让虚天鼎真的落入韩立等人的手中。

蛮胡子同样心中诧异,因为玄骨的举动似乎和事先约定好的有些不太一样。难道真的卷鼎逃遁了!要是普通的结丹期修士,也许无法过得三层密室的禁制,但是若是改修鬼道的玄骨,这可就真不好说了。

虽然心里疑惑丛生,蛮胡子面上倒也不漏半分,反而因为其他的心思,他心中存了一定要把水搅浑的念头,于是蛮胡子也冷声的开口道:“你们说,会不会是星宫的两个老家伙并没有走,一直隐匿在附近,见我们都追逐出去了,才又都出来灭了那三人,然后把虚天鼎取走了!”

一听蛮胡子这话,其他人一阵的面面相觑,但随后都露出几丝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