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九十章 宝鼎再现

“韩小子,你不想凝结元婴了?补天丹的最大功效,其实是洗炼结丹期修士的先天灵根,让修士更容易进军元婴期而已。”玄骨突然冷冷说道。

“洗炼灵根?你当我是三岁小孩,世间哪有这种逆天的灵药?”韩立默然一会儿,才转过身来,微眯眼睛的说道。他脸上全是不信的神色!

“嘿嘿,信不信由你?不过,你真当本人白活这么长时间?当年我曾经生擒过一位星宫长老级别的修士,并用搜魂炼魄之法才逼问出来此信息的。至于外面谣传的,此丹能突破元婴期瓶颈、大增法力和寿元的传言,则根本是虚假的。因为星宫以前的某位宫主就曾经取出过一粒补天丹,并亲自服用过的。”

“而你已经有了九曲灵参,如果有补天丹效力相辅的话,足可以让凝结元婴的几率达到了三四成之多。若是错过这次的取宝机会,等三百年后的下次,就是你拿到了补天丹,也没有什么机会让灵丹发挥效力了。因为补天丹可不是这么容易炼化的,整个灵根洗炼过程,最起码也要上百年才能真正转化完全。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。”玄骨嘴角带着一丝不在乎的神情,不慌不忙的说道。

“凝结元婴几率有三四成?”韩立怦然心动了。

似乎看出了韩立的心思,玄骨微然一笑的又说道:“至于你说的取宝时动静太大,这就尽管放心好了。这个高台内即使天崩地裂,外面的人除了用眼睛亲自看到外,是无法用神识感应到任何异常的。否则,你当这上古时期就大名鼎鼎的天罡罩为何会有这般大的名声!而若是担心一只血玉蜘蛛没有办法取宝成功,你可别忘了。我可是极阴的师傅,并且改修妖鬼之道。他都会的炼尸之术,我怎么能不会呢?”

说完这些话,玄骨立刻一张口。竟喷出一团拳头大小的荧光,直奔向祭坛上的血玉蜘蛛尸体射去。转眼间,光团化为一大片淡绿色的浓雾将尸体罩住了,绿雾迅速被尸体吸收的一干二净。片刻后,原本动也不动的两截残尸就自行合拢却到了一起,接着断口处绿光大放,一只重新完整的血玉蜘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看着眼前的一幕,韩立脸上还神色如常,心里却骇然之极。修仙界真是无奇不有,还真有这种马上将尸体变成炼尸的诡异法术。

“我的炼尸之术还可以吧?虽然这具蜘蛛炼尸能活动的时间不长,并且能力也远较活着时候低些,但配合你那只血玉蜘蛛取宝,完全没有问题的。取出宝物后,鼎中的补天丹我一颗都不要,全都可以给你。并且虚天鼎中的古宝也可以分你一半,但是虚天鼎必须给我才行。这个交易,你觉得怎样?”玄骨操纵着那蜘蛛炼尸走动几步,就转脸望向韩立,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“哼,就算你说的天花乱坠,我怎知道虚天鼎一旦取出来后,你会不会马上翻脸。毕竟,论修为和功你可都比我高上一筹。”韩立先是沉吟了一下,目中异色闪动后,不客气的说道。

玄骨听了这话,心里反而暗自一喜。虽然韩立的口气有些生硬,但明显已有七八分的同意和妥协之意。只是想多讨价还价一些而已。

于是玄骨展颜一笑的急忙说道:“韩立。你也太自谦了!若没猜错的话,我二人真放手一搏,胜负挡在五五之间。绝不会一时半刻,就能分出生死的。在其他人随时都可能返回的时期,你认为我会不明智和你火拼纠缠下去嘛?当然只要你答应帮我取宝,我现在就将九曲灵参的炼丹配方交给你,算是我诚心和你联手的一点保证。”

玄骨说完这话,毫不犹豫手掌一翻,一块古色古香的白色玉简出现在了手上,随后扔向了韩立。

韩立飞快一抬手,对着射来的玉简轻轻一招,结果青光一闪后,白色玉简被一团青的光团包裹着,轻巧的落入了手掌上。

玄骨见韩立这般小心谨慎的样子,只是轻笑一声,并没有说什么。而韩立已经开始用神识飞快的扫了一遍玉简中的内容。

虽然虽然没有时间细细琢磨配方的真假,但是看起来实在不伪造的样子,里面也的确提到了九曲灵参这灵药,并且还有两三韩立从未听说过的辅助药材。

韩立略一思量后,就不客气的将玉简往储物袋中一收。然后抬起头来,瞪着玄骨平静的说道:“好,这个交易我答应了,马上开始取宝吧!”

既然决定出手了,韩立就不会拖拖拉拉的让危险变得更大。他当即往某只灵兽袋上一拍,一道白光飞射而出,另一只血玉蜘蛛狰狞地出现在了眼前。

“很好,这就对了。”玄骨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,也走到高台上命令那蜘蛛炼尸先喷出了蛛网,做好了拉起的准备。

这边的韩立也冷静地命令血玉蜘蛛,同样喷出了乳白色蛛网罩住了洞口下的虚天鼎。

“快些吧。我们的时间不会有太多的。我虽然受功法限制,无法施展狂暴之术。但是其它辅助法术倒可以施展一些的,就是效果稍微差了一点。”玄骨一口气向韩立的血玉蜘蛛身上打出了数道颜色不一的法诀,并向韩立解释的说道。

顿时这最后一只血玉蜘蛛进入到了狂暴状态,身上除了那鲜红的血色外,还有黑绿两种不同的光芒交织流转个不停,看起来有些诡异的模样。

韩立微皱了下眉宇,却并没有说什么。毕竟没有这些辅助法术,血玉蜘蛛的确拉不动那虚天鼎。

接着血玉蜘蛛和那蜘蛛炼尸同时发力,开始往外拉扯起来。同样的高台剧烈震动,蓝光喷射而出。

这一次没有了儒衫老者的施法相护,自然只能靠自己了。韩立急忙在自己身外释放了一层火属性的护罩,并且将灵犀佩的威力开到最大,整个人仿佛沐浴在一团炙热的白光中。并且还在最内层,将青元剑盾也打开了。一层青盈盈的芒盾,紧贴韩立身体的显露出来。并且在青色的刺芒中,还隐隐有一些淡金色参杂其中。

而玄骨身上也同样绿气大盛,稠密浓浓的鬼气将他包裹的风雨不透。

还行!虽然在蓝色寒气的狂扑之下,韩立仍有有冰寒刺骨的感觉,但在将青元剑诀在体内全力运转的情况下,总算能勉强支撑着不被冻伤。

这让韩立更深深体会到,元婴期修士和结丹期修士的巨大差别。当初那儒衫老者可是随手一个护罩,就将所有的寒气都排斥在了外面,一丝冷意都没有的。

韩立叹息了一声,就将大部分心神放到洞口处,另外一小部分自然时刻小心着玄骨。毕竟这老魔说的再是口吐莲花,他对其还是要加十二分的小心。

在血玉蜘蛛的吃力狂拉之下,虚天鼎重演了上次被拽起的一幕。它一点点的被拉了起来。

不知为何,和上次想比,韩立总觉得这次取宝的时间实在漫长之极,那蛛丝每一寸的拉动,仿佛都要花费不少时间的样子。这让韩立心里急躁起来,万一几个老魔提前赶回来,那可就糟糕之极了。

绿气中的玄骨似乎镇定之极的样子。不过,但随着洞口处的蓝光越发的耀目,他目中渐渐射出了狂热之色。

在两人的注视之下,时间慢慢的过去,虚天鼎被拉扯的越来越高。

也不知蛮胡子将那群老怪引到了何处,真的至今还未有他人返回此地。这让韩立一直提心吊胆的同时,也暗自庆幸不已。

突然,紧盯着洞口的韩立和玄骨,同时飞天而起。接着蓝色火焰的顶端终于露出了洞口的,巨大的蓝花再绽放开来,将整座高重新化为了蓝冰的世界。

韩立直盯着蓝色冰焰中的模糊黑影,心怦怦的直跳起来。

上次宝鼎露出洞口时,他因为时刻注意着几个老魔的举动,并没有仔细观察过此宝鼎。现在他才有机会真正目睹此鼎的庐山真面目。

虽然只是露出了一小半,但虚天鼎的模样已经尽收韩立的眼内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