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七十五章 狼首傀儡

现在韩立等人,正走在一个类似迷宫一样的处所里,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青石通道,高大严实粗厚墙壁,以及每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就会看到一扇雕刻着奇怪符文的石门。

这些石门外形大小一样,十余丈长宽,成正方形,有时朝南,有时朝北,还有的东西方向开设着,似乎没有什么规律可寻,但它们上面全闪着淡淡的白光,一看就是施展了什么禁制在上面了。

虽然十字形路口一般走了好长一段距离才会遇见一处,但是韩立暗自估量了一下,他这一路走下来后,最起码见到了七八扇石门,而这还没有算和他们一行人并行的其它路线上的路口。

如此一来,石门的数量实在不少!

眼前又经过了一个路口处,在面对众人的方向赫然竖着这样一扇石门。

韩立神色动了一下。

此门和前几扇有些不同,上虽然是相同的符文等浮雕,但却黯然无光,一点光华也没有,仿佛禁制已被破掉了一样。

如此一来,韩立面带异色的多看了两眼。

“韩师弟,这个石室早已被人取过宝了,有什么可看的?要不是每个人只能用手中的虚天残图打开一面石室的大门,并且一进去后无论取宝成功就再也无法出来了,取到宝物的还会被直接传送到虚天殿外,我倒也想挑一件石门闯闯看,毕竟我等结丹期修士,也只能在第一层取到宝物了,至于其他几层,我们进去后和自杀差不多少的。”一旁的乌丑见到韩立脸上的神色,竟热情之极的熟络说道。

“韩师弟?”

韩立一听这个称呼从乌丑口中传出,虽说听了不只一次了,还是觉得浑身的不自在。

总算他定力过人,脸上倒也毫无异色的笑眯眯回道:“那乌兄何不挑选一扇进去取宝啊,否则,等到了二层以上岂不浪费了这次难得的机会。”

“咳!我倒这个心思,但是家祖早就叮嘱过,此次取宝我必须始终跟在你身边,说不定还有用的上我的时候。”乌丑盯着那扇石门露出一丝不舍的眼神,贪婪之色在其脸上一闪而过。

韩立听了这话微微一笑,目光只在那石门上一扫而过,但那句只要进去后,就可以在取宝后被传送出的话语,却被他谨记心中了,谁知道,他以后会不会用到此法逃生呢?

此时,一行人就要穿过这个路口进入了前面的青石道内,但就在这时,一声沉闷的重物落地声从对面传来,接着此声音一声接一声的响起,仿佛有什么巨大地东西,正慢慢靠近众人。

极阴祖师和青易居士脸色微变,一下止住了步子,死死盯着对面的通道,眼中露出凝重之色,而蛮胡子听到此声音,却嘿嘿一笑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,同时身上金光一闪,一层锃亮的金色鳞片蓦然出现在了其全身,已运转开了托天魔功。

韩立第一次近距离看那托天魔功的奇异形象,不禁好奇地多瞅了此时的蛮胡子两眼。

但蛮胡子却灵敏地感应到了韩立的注视,竟一回头冲他狰狞的一笑,配合那满脸的碎小鳞片,其笑容可怖之极。

韩立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不知对方是何用意,但面上还是冲其勉强地回笑一下。

幸好蛮胡子笑过后,就立刻回过了头去。

而那沉重的移动声越发近了,似乎就在二三十丈远的距离而已。

可是对面的通道中漆黑一片,韩立根本无法看清楚什么,显然这内殿中还是有些禁制,限制了修士们的一定神识。

但韩立注意到,极阴祖师等老怪们目中寒芒一闪,却似乎看到了什么。

未等极阴祖师和儒衫老者出手,蛮胡子一声低吼后,忽化身为一道金光飞遁入了通道之中,接着一阵拳打脚踢的“呼呼”风声在远处骤然大起,并参杂着金属碰触的“噌呛”摩擦之声,刺耳之极!

极阴和儒衫老者一见此景,两人不禁面面相觑起来。

韩立正有些疑惑之极,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接着清脆的破裂之声响成一片,似乎有什么东西散碎掉了一样。

韩立心中一动,隐隐想到了什么,

这时对面静了下来,接着那蛮胡子的狂笑之声大起,似乎畅快之极的样子。

“走吧!已经没事了,都差点忘了,我等可不是三百年前时的修为了,这第一层的守卫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了。”极阴祖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,哑然失笑了起来。

“是啊!老朽也差点忘了此事,上次青某来的时候也是才进入元婴期不久,此物给我们的印象太深刻了,倒是蛮兄的托天魔功对付它们正好。否则,我们现在应付起来也要多费些手脚的。”儒衫老者也神色一松的轻笑起来。

然后二人领头向前方走去,韩立和乌丑好奇地紧跟了过去,而原本面无表情的玄骨却隐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,不慌不忙的走在了最后。

只走了十余丈的距离,韩立就看到蛮胡子正双手倒背的站立在前方,在其脚下有一大堆银光闪闪的东西。

“不错,这个东西给我热热身正合适,这虚天殿终于真有些意思了!不过,这东西似乎也不像传言中的厉害嘛!”蛮胡子一见极阴等人,活动了一下脖颈,口中淡淡地说道。

“这是蛮兄的托天魔功犀利无比,而其他的修士在这么狭窄的地方动用法宝,可就有点麻烦。”儒衫老者满面是笑的说道,蛮胡子听了对方话里的奉承之言,嘿嘿一笑的没有再说什么,他身上的金色鳞片正迅速的消褪下去,随后无所谓的的率先走在了前面,似乎刚才的那番打斗还没有尽兴似的。

极阴二人相视一笑的互望了一眼,蛮胡子愿意替他们开路,他们自然乐意之极的闷声紧随了。

在经过那堆银色的东西时,韩立停了下来,并低头细看了起来。

“机关傀儡!”果然是这种东西,不过这是什么等级的傀儡啊,竟能和元婴中期修士过招一会儿,没有被秒杀掉,韩立心里有些骇然。

地上大部分都是碎成一块块的银色不知名金属,除此之外还有半个残破的金色狼首,数截乌黑无光的粗厚刀刃,以及其它一些杂七杂八的奇怪东西。

“不要看了,这些材料的确是稀罕之极,但却无法炼制成法宝的,早就有人拿回去试过了。”玄骨从其身边一闪而过的淡淡说道,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韩立微微一怔,但犹若未闻的仍凝神看着地面。他目光落在了一颗碧绿色的宝石上,此物一闪一闪的,散发着阴寒之极的气息,给他一种很诡异的感觉。

沉吟了一下后,韩立就立刻动手将这些东西一扫而光的收进了储物袋中,这才重新跟上了前面的一行人等。

韩立的想法很简单,即使这些东西真的没用,但这傀儡的设计构造及炼制手法,总可以让他了解一些上古修士的傀儡术造诣和特点。毕竟他那本傀儡真经最高一层的四级傀儡,也只是相当于筑基后期的假丹水平而已,就是当日曾经见过的,全力一击就要消耗一颗中阶灵石的巨虎傀儡兽。

而这些金色狼首的傀儡,实力应在结丹初期的修士之上,那蛮胡子和其对打时虽然未动用什么强力法宝,有些儿戏的样子,但极阴和儒衫老者对其如此重视的模样,就可知它们的不凡了。

这样的好东西,韩立自然想研究出一些门道出来。况且看现在的样子,他肯定没有机会进入这些石门取什么宝物了,毕竟他感应的很清楚,那三位元婴期老怪虽然走在前面,但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几人神识的同时监视之下,想要半路上偷偷溜走或忽然闯进那些石门,纯粹是痴心妄想了。

而以韩立的性格,入宝地而空手而归实在有些不甘心。

这些毁坏的傀儡零件,姑且当作他内殿之行的一番安慰吧!

至于那虚天鼎的宝物,韩立很有自知之明的根本没有奢望过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