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五十七章 托天魔功

韩立这边刚坐下,远处的天空传来了破空之声,万天明等三位元婴期修士从天而落。

他们望了了一眼玄骨和青易居士后,就冷笑着另找一处地方聚在了一起,并低语了起来,不知在商量什么隐秘的事情。

极阴祖师见此情景了,不禁鼻中轻哼了一声,随即就闭目养神起来。

韩立可做不到极阴这样心平气和的模样,而是双目凝望着某一方向,似乎在观察着什么。但若是有心人仔细注意韩立眼神的话,就会发现他目光微散,完全一副心不在焉,心中有事的神色。

一顿饭的时间后,陆陆续续有五六位修士,飞遁而来了。

其中星宫的两名白衣长老,也若无其事的赶到了此地,现在唯一没到的元婴期修士,也就只有那位蛮胡子了。

再等了半个时辰后,蛮胡子的踪影仍然不见。这下万天明等人朝极阴这边投过来了异样的目光,而极阴和儒衫老者仍一副神色自如的样子。

韩立离他二人较近,却隐秘的发现,在他们从容的面孔下一丝焦虑之色隐隐从他们目光中流出。显然缺了蛮胡子后,这两位魔道老怪自知不是正道修士的对手,有些担心了起来。

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极阴祖师两人终于连表面上的从容也顾不得了,神色阴厉了下来,开始频频的向高空处望去。

虽然这个空间似乎没有昼夜之分,始终阳光明媚的样子,但韩立心里估算了一下后,此刻距离一天的时间应该差不多到了。

难道蛮胡子,这位魔道在虚天殿的第一高手真出什么意外?韩立也有些猜疑了。

若真出现这种事情,真不知对他来说是祸是福?

就在韩立和极阴等人都无法安心,而正道修士目光越发不善之时,天外传来了一声洞穿金石的厉啸之声。这啸声如巨浪滔天,一波比一波高昂,一波比一波凶猛,直震的盘坐的所有修士面露出了骇然之色。

极阴祖师和儒衫老者一听此声,脸上却同时显出了轻松地神色,并相视一笑的互望了一眼。

甚至青衫老者轻笑后,低声的说道:“看来蛮胡子的心情不错,应该有什么意外的收获。”

“哼!在这里能有什么意外惊喜,顶多是寿元果采摘的较顺利吧!”极阴祖师摇下头,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儒衫老者听了,微微一笑,正要在说些什么时,远处的天边闪出了一团金黄色光球,此光球如同天外流星一样的狂啸而来,眨眼间就到了众修士上空,老者马上闭口不言了起来。

韩立眼中异光一闪,望着光团中的人暗暗心惊。

其实又何止是他,其他第一次见“托天魔功”声威的修士,同样露出了震惊的神色。

因为在金色光团簇拥下的蛮胡子,形象实在太诡异了,仿佛妖神一样的让人望而生畏。此时的他不但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刺芒,裸露出衣衫地手足及脸面上竟生出密密麻麻的铜钱大小的金色鳞片。这些鳞片犹如赤金打造的一样亮丽,并且流转着森然的寒光,让人一看就知坚固无比,仿佛永不可毁。

“这就是托天魔功?好像真的很厉害!”在极阴老祖另一侧的乌丑,倒吸了一口凉气,有些怔怔的说道,似乎被蛮胡子的形象,给震骇地不轻。

“哼,只不过是个乌龟壳而已!玄阴大法练到了至高境界,并不弱于托天魔功的。”极阴祖师听了乌丑的话,冷望了他一眼,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这一下让乌丑蓦然想起,自己的祖父可和这位蛮胡子不对头的,如此称赞对方,不是存心让极阴祖师生不痛快吗?顿时他面带尴尬的连声称是,再也不敢开口说什么了。

这时天上的蛮胡子用俯视地目光略一巡视,立刻就望见了极阴等人,当即毫不客气的直坠而下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。震得附近的地面都轻微的晃动。

蛮胡子的人就落在了极阴等人的身旁,然后身上的鳞片迅速退去,金光也黯淡了下来,渐渐消失了。

“看来蛮兄此次收获肯定不少了!否则也不会兴致如此之高。”未等蛮胡子开口说话,儒衫老者就含笑的一抱拳说道。

“哈哈!是有些收获。我在那寿元果树附近击杀一只冰雪蟾,此妖兽的内丹对我的托天魔功可是有大有益处。”蛮胡子似乎还未曾兴奋中恢复常态,一见老者询问,竟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。这倒大出乎极阴祖师等人的意料,竟一时不知对方所说是真是假,面面相觑了起来。

“那真要恭喜蛮道友了。若是托天魔功还能有所精进的话,想必蛮兄和双圣及六道都有一战之力了吧。”青易居士一怔之后,最先恢复笑容的说道。

随后极阴祖师也脸色如常说了两句恭喜的话。

蛮胡子听了嘿嘿一笑,想再说什么时,却双目一瞪的盯在了韩立身上。接着露出一丝奇怪之色,目中异光一闪后一股惊人的气势一下爆发了出来。

首当其冲的韩立,瞬间觉得身上一紧,接着四肢如坠千斤无一样的竟法动弹分毫了。最惊骇的是,在对方目光注视下,他竟有了一种身心皆被看穿的冰寒感觉。

韩立脸色煞白,不加思索的大衍诀自动流转了起来,一下将心神牢牢的护住,这时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,觉得身体恢复了正常。

“咦!”让蛮胡子不禁诧异了一下。但随即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,正想再有什么动作时,极阴祖师却身形一闪的当在了韩立的前面。

“蛮兄,你这是何意?为何以大欺小的对小徒出手啊?”极阴抵消掉蛮胡子的气势后,不动神色的问道。

“小徒?”蛮胡子听了先是一愣,但马上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“极阴,你存心戏弄我不成?除了乌丑小子外,在虚天殿中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位徒弟来。”他在乌丑身上轻蔑的一扫后,毫不客气的说道,一副一言不对就要动手的样子。

“呵呵,蛮兄你误会了。这位韩立小友,今日才刚刚拜在了乌道友门下。道友不知此事,这是很正常的。”青易居士急忙在一旁打了个哈哈的解释道。现在的韩立对他们可是重要无比,自然不能有什么差错。

“极阴,你在这里收徒?我没有听错吧!”虽然听了老者的解释,蛮胡子还是惊讶的说道,随后又打量了韩立两遍。

“虽然只是记名弟子,还未正式举行拜师仪式,但这位韩小友现在的确是极阴岛的人了,还望蛮兄手下留情!”极阴祖师望着蛮胡子,微微一笑的说道。

蛮胡子眨了眨眼睛,凝望着看着极阴祖师和儒衫老者一会儿后,再看了下韩立,忽然大笑了起来。

“好,很好,你这个徒弟收得的确不错。别的不说,最起码神识就比你那孙子强上数倍,若是精心培养的话,大有可为。哈哈,大有可为啊!”蛮胡子竟展颜一笑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最后一句更是有什么深意在里面似的。

极阴祖师和儒衫老者听了此话,莫名其妙的互望了一眼,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“蛮兄此话是什么意思?”极阴祖师皱了眉头,缓缓的问道。

“没什么意思,你这位记名弟子不错,有没有兴趣让于我。我觉得这小子可能更适合修炼我的托天魔功。”蛮胡子不在乎的说道。

“蛮兄说笑了,韩小友才刚拜入极阴门下,怎可随意的转让,道友一定是玩笑之言!”蛮胡子此话一出,极阴祖师和老者都吓了一跳,青易居士急忙开口,把话头接了过去。

“嘿嘿!不愿意让就算了,真叫我收徒弟,我还嫌太麻烦!不过,青道友!我是打极阴徒弟的主意,你这么着急上火干什么?莫非这小子身上,还真有什么说不得的事情?”蛮胡子冷笑了一声,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忽然一寒的说道。

这话一出口,老者神色微变,但马上神色如常的望了极阴祖师一眼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