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三十五章 虚天鼎、补天丹

“这可不一定?我听闻万法门的弟子前些年到处寻找金丝蚕,只是后来忽然又没了消息,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寻到了。若是有此奇虫相助的话,可能这位万大门主真的会打虚天鼎的主意。”极阴祖师双眉紧皱的说道,并下意识的望了万天明等人一眼,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这时正道的三名元婴期修士正在柱子上盘膝而坐,似乎一点也没注意到他们的谈话。

“哼!何止是万天明可能会有金丝蚕,听说极阴你也在离火岛上得到了两只异种火蟒,恐怕这次前来,你野心也大得很吧!”蛮胡子扫了极阴祖师一眼,毫不客气的说道。他似乎对极阴祖师偷偷摸摸的举动颇有有些不屑一顾。

极阴祖师听了此话,神色骤然变了几变,但随即脸上就恢复了常色,但心里却已在大骂不已。不用问,肯定自己的几位心腹有人泄露了风声,落入了对方耳中。

这次蛮胡子来此虚天殿,恐怕取寿元果是顺路,想要监视自己的举动才是真的吧!

尽管心里有些懊恼,但极阴祖师面上还一怔之后,仍毫不改色的说道:“让蛮兄见笑了。乌某这次前来,的确带了两只异种火蟒。不过它们的道行还浅的很,成功的希望实在有些渺茫,这还需要蛮兄和青兄相助一臂之力。”

“帮你?我们有什么好处!”儒生老者心里一动,但口中却迟疑的问道。

极阴祖师听了这话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当即不再明说,传声道:“按照虚天殿主人所遗留的信息看来,那虚天鼎内除了最重要的补天丹外,还有数件古修士遗留的顶级蛮荒古宝,威力绝对小不了。我除了要虚天鼎和一粒补天丹外,其余的东西都给几位平分如何?”

儒生老者目中贪婪之色一闪,但心里略一思量,又瞅了蛮胡子一眼,却回传道:“我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还要看蛮兄的意思。毕竟若没有蛮兄牵制住那万天明,我是不会冒此风险的。”

极阴祖师一听这话,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之色,他心知这位号称“青易居士”的儒装老者,实在是个老滑头,若不拉上蛮胡子,绝不肯答应这没有把握的事情。

于是极阴祖师转脸望向了蛮胡子,面带微笑的将自己的条件传声过去,然后才问道:“不知蛮兄对在下的提议有何看法,有没有兴趣合作一下?毕竟那补天丹的价值不用我说,蛮兄也应该很清楚吧!能弥补人五行灵根的东西,我想修仙界除此处之外,别无他家了。说不定蛮兄服用后,就会很容易功力大进,再此突破寿元限制呢!”

极阴祖师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对方刚才给他的难看,一个劲儿的在其耳边鼓动道。

“哼!凭两只火蟒就想打那虚天鼎的主意,我看你们是头脑发晕了吧!当年不知多少元婴期修士进入了内殿,但全都铩羽而归,你们觉得冒此奇险有希望成功吗?要知道内殿的危险程度和外殿截然不同,即使我们修成了元婴的修士进去了,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的。历次虚天殿的开启,元婴期修士泯灭在内殿的可不是一两个的。”蛮胡子冷哼一声,用嘲讽的语气说道。

“这个就不用蛮兄担心了。我只想问下,如果万天明一伙儿真的要打虚天鼎的主意,蛮兄真的不想进去看看?”极阴祖师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蛮胡子面上的冷笑之色,在极阴祖师此话问出后,渐渐收敛了起来。

他微眯起了眼睛,寒光一闪后。才慢慢地说道:“若万天明真的愿意甘冒奇险进入内殿去,不用你说我自然也会一同跟去的。毕竟虚天鼎即使我们魔道无法得到,也不能让正道之人拥有。”他这话说的肯定之极。

“呵呵,有蛮兄这话就行了。只要到时蛮兄肯出手,我先前的提议自然也会算蛮兄一份的。当然。温夫人若是也愿意助一臂之力,乌某就更欢迎了。”极阴祖师轻笑的说道,并瞅了那美妇一眼。

”我这次是采摘些灵药回去的。内殿太危险了,我是不会去的。“温姓美妇连听都不听极阴祖师的条件,就冷冷地拒绝道。

极阴祖师脸上失望之色一闪而过。

要知道美妇虽只是元婴初期的修为,但是其夫君六道极圣那可是魔道首屈一指的大魔枭,连蛮胡子在其面前自愧不如,没能将她绑到一块儿去,自然有些遗憾了。

不过,他当然也不敢强行拉此妇人进内殿,只好微微一笑的就此作罢。毕竟他们这边三人对上正道诸人已经不落下风了,没有必要再惹的妇人不快。

魔道众人商量完毕,那边的万天明等人却一直老实的默然不语闭目养神,不知道是他们胸有成竹,还是早已有了对策。

韩立在角落里,将这一切看到了眼里。

虽然因为距离太远,并且极阴祖师等人的谈话大部分都是传声完成的。但看他们向正道之人不时望去的不善目光,也能猜到他们正在商量应对那万法门门主等人的对策,这让韩立暗暗心喜。

只有这些元婴期的老怪物们自己纠缠不清,他才能在其中混水摸鱼较安全一些。最好那极阴祖师因此而无法顾及他,这才更妙呢!

韩立正暗想怎样才能将水搅得更混一点时,厅堂外人影一闪,走进了两名白衣老者。这二人须发如银,衣襟飘飘,如同神仙中人一样。

厅堂内的众修士一见这二人进来,目光”刷“的一下,全盯在了他们身上,但随即面现了然和恭谨之色。

更有部分修士一直提着的心,总算暗松了一口气!而正魔两道的老怪一见他们,却露出了复杂的神情,既有羡慕,也有些厌恶和无奈。

两人中一位慈眉善目的白衣老者,一见众人都望向了他们,微然一笑,就和气之极的说道:“这次的虚天殿之行,我们两位圣主因为正在闭关,所以无法来主持此次的寻宝,而由我等两位执法长老代表星宫来监督此次盛事。”

“而这次寻宝的规矩,还是和历届一样,凡是在寻宝中随意恃强凌弱或者想杀人夺宝者,都将被我二人出手阻止,并且还会被我们星宫追缉剿杀。不过我们星宫的这种监督,只限于虚天殿的外殿,我等不会进入内殿的,更不会插手内殿的任何事情。所以,诸位要是觉得没有把握的话,还是止步于内殿外吧。另外,我二人不会因为虚天殿本身的危险而出手相助任何同道的,就是有道友在面前遇难马上陨灭,我二人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。我说的如此明白,大家都应该懂得我二人的意思了吧。”

这位白衣老者说完这话,双目如电的朝厅堂内众修士扫视了一遍,其他人见其目光过来纷纷低头退避一二,唯有那万天明和蛮胡子见他望过来时,毫不退让的直接对视了一眼。

这让此位白衣老者,先是一怔,接着皱了下眉头,嘴里不由得低声喃语了一句:“怎么这两个怪物也来了,如此一来可就有些棘手了。”

他身侧的另一位冷脸老者,同样神色动了一下,但冷笑一声就恢复了冰冷的面孔。

随后,这两位星宫来的执法长老,就在厅堂口处一左一右的盘膝坐下,不再理会厅内因刚才的话语,引起的任何骚动。

其他结丹修士则脸上或喜或愁的,神情各异!

韩立见此情形,不禁暗暗称奇不已。不知星宫之人这番出力不讨好的做法,到底是何用意,难道仅是为了竖立星宫在乱星海的权威吗?

但这时,耳边传来了玄骨上人的声音:“小子,你小心一点,星宫的人可不是个善碴!据我所知,凡是魔道之人势大时,星宫便会打压魔道,正道之人强大时,就会打压正道,根本不给两者壮大的机会。而且每次虚天殿之行中,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些正魔双方的修士死得莫名其妙,说不定就是星宫之人暗下的毒手。你虽然不属于正魔双方的任何一边,但还是好自为之吧,我可不想好不容易找到的帮手,就莫名其妙的挂掉了。”

玄骨上人的声音冷漠的很,但话里的内容却让韩立心中蓦然一惊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