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三十二章 极阴祖师

别人不说,才分手没多久的玄骨上人,他可是一眼就看见了。其孤零零的盘坐在厅堂内的一角,正冷冰冰的望着他,眼中有些掩不住的意外之色。

而在另外一根玉柱上站立的男女二人,其中眉清目秀的女修士同样愕然的望向韩立,满脸的吃惊之色。竟是妙音门的紫灵仙子,而其旁边则有一位神态从容,丰神飘逸的青衫男子。

此男子见紫灵仙子的神情有些古怪,不禁顺着她的目光上下打量了韩立几眼,见韩立是一副年纪轻轻的模样,不禁目中寒光一闪,朝紫灵仙子问了一句什么话语。

结果紫灵仙子抿嘴轻盈的一笑,和此男子低语了几句,似乎在向其说明韩立的身份。

韩立皱了皱眉,对男女二人的行为视而不见,目光却向另外一处冷然瞅去。因为从此处而来的眼神,明显带了一些不善之意,这让韩立有些奇怪了。

结果入目的一位老者,正一脸怒色的望向他。韩立一怔,随后就认出了对方,暗觉麻烦来了,对方竟是那六连殿的苗长老。

当初因为婴鲤兽一事,对方和那姓古的长老想要杀人灭口。却没想到被韩立借着对方元气大伤和阵法禁制的奇效,反将对方灭掉了。此事过了这么多年。这位苗长老竟然还记得他,看来他和被击杀的那位古长老真的感情够深啊。

韩立虽然心里嘀咕了几句,但如今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了。就一转脸的略微察看了下其他的修士,剩下的就没有他认识的人了。

于是他犹豫了片刻后,还是穿过蓝芒走进了大厅之内,并随意找了一根无人的玉柱飞上顶端,学别人一样的盘膝坐下,然后才正式打量那些不认识的修士几眼。

因为神识在厅堂内同样受到了禁制,所以韩立也看不出其他修士的修为如何,只知道这里恐怕大部分都是结丹期以上的修士,筑基期的修士恐怕反而少之又少了,甚至说不定连元婴期的老怪都来了不少。

抱着这种想法,韩立虽然盘坐不动,却小心的一一审视了其他的修士。

一会儿的功夫后,终于让他看出了一些蹊跷,发现了两名十有八九是元婴期的修士。

一位是黄袍白眉,脸庞清瘦的老年儒生。此人一只手悠哉的倒背身后,另一只手捧着一卷破旧的竹简津津有味的看个不停,并不时的摇头晃脑几下,颇有几分书呆子的样子。

另一人则是位洁白衣无尘的中年美妇。此妇人容颜秀丽,但浑身散发着冰刺入骨的寒气,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。

此刻这位冷若冰霜的美妇,面无表情地擦拭一把带鞘的乌黑长剑,从韩立在厅堂外出现到进入厅内,她就根本没有瞅过一眼,看起来非常高傲的样子。

其他修士中虽然也有些气定神闲,冷漠之极者,但和这两人一比,那分从容就显得有些虚假了。

而且这里的大部分修士,望向这两人的眼神中都不由得带有一丝敬畏之色,这可是其他修士没有的。仅此一点,韩立就肯定这二位一定是元婴期的高人。

当然韩立也清楚,除了这二人外,其他修士中肯定也有一些特殊的家伙,一样小瞧不得。最明显的例子,就那玄骨上人了。

论修为老魔似乎只有结丹后期的样子,但真正厮杀起来,结丹后期的修士远不是其对手的,几乎可以说是仅次于元婴期的存在了。

谁知道其他人中,还会有几个这样的扮猪吃老虎的家伙。

韩立心里嘀咕个不停,却似乎忘了,他自己灭一位同阶的修士好像也不是多费力的事情。

不管怎样,韩立一番算计后心里越发的谨慎了,并不时的暗自合计,这些人聚到这里的真实目的。总不会为了开什么无聊的修士大会吧?

毕竟无论是那锦帕残图,还是这座空中漂浮的虚天殿,都表现的如此神秘,甚至连元婴期的修士都被吸引来了。说明此地肯定会有了不得的事情要发生。

但可惜的是,他对此一无所知,否则倒可以暗自计划一下后面的行动,省的到时候有什么危险和突发事情发生,而身处不利的境地。

眼下,他只有见机行事了。

韩立正暗想之际,耳边忽然传来了玄骨上人的悠悠传音:“小子,没想到你也有虚天残图。这次取宝,我们合作一把怎样?”

“取宝?”一听了这两个字眼,韩立心里一喜,知道自己这次总算来对了,但脸上却保持着原来的神色,平静的回传了一句,“不知前辈打算怎么合作,可以先说来听听!”

玄骨上人化作的少年,一听韩立没有一口拒绝的意思,不禁精神一振,正想再传音细商谈时,厅堂入口处又传来了脚步声,接着从外面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两人来。

韩立和玄骨上人一看清楚这二人,竟同时神色大变。

韩立还好点,只是脸色有些发白,而玄骨上人则完全面容扭曲,目中露出嗜血的疯狂之意。但幸亏他够心机深沉!这种神情只是在其面上一闪即过,就马上恢复了正常的神色。

刚进大厅的二人,并未曾发现玄骨上人的异状。不过,韩立望着这二人心里暗暗叫苦不已,因为两人中的一位,竟是那极阴岛的少岛主乌丑。

另外一位虽然韩立陌生的很,是位面容苍白、两眼细长的中年修士,但他心里却隐隐猜出了对方的身份,不禁又有些后悔来此了。

这时,中年修士带着乌丑进入了大厅,四下冷眼一扫!随后目光在一位面色焦黄的修士脸上停顿了下来,接着就冷笑了几声。

黄脸修士面如土色,身形有些微微颤抖起来,但随后他又想起了什么,身子马上一挺,竟又站直了起来。

“好,很好!”中年人冷笑的说了几声后,目中寒光一闪,就不再理睬的向韩立瞅来。

这人的目光刚一落到韩立身上,韩立顿时犹如被毒蛇盯上一样,不由得寒毛倒竖。虽然看起来神色不变,但实际上心里大为的忐忑不安!

但马上,韩立就愕然了起来,因为中年人一看清他的面容后,脸上竟露出了一丝掩不住的惊喜之色。虽然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,但韩立却早已瞧得分明。这下韩立有些摸不着头脑了,心里疑虑更生。

这一幕被那玄骨上人看清楚后,同样一愣。随后,他眼珠转动了几下后,低头沉思了起来。

此时,中年人已望见了老年儒生和中年美妇,微微的一怔后就把目中的寒芒一收,面带春风的冲这二人一抱拳说道:“没想到南鹤岛的青兄和白壁山的温夫人也到了,乌某真是失敬啊!”

“有什么失敬的?青某可不比乌兄的极阴岛家大业大,也只能来这里碰下运气而已。毕竟这是三百年,才有一次的机会。而且我听说,蛮胡子这次好像也得了一张别人孝敬的虚天残图,恐怕不久也会到此的。到那时我们几个老不死的,倒可以真的再聚上一聚了。”老者将手中竹简轻轻放下,有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“蛮胡子也要来?”中年人神色变了一变,似乎对这人忌惮异常。

“是啊!听说他因为寿元快到了。这次想去虚天殿内找些寿元果,来炼制几颗长生丹。希望能多活个五六十年。”老者洋洋的说道,似乎有些冷嘲的味道。

而冷若冰霜的美妇,则头也没抬的继续擦拭她那把宝剑,根本不理睬这二人的言谈。

韩立听了他们的交谈后,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凉气。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,可让他知道了不少有用的信息。

这中年人,果然就是那附身过乌丑身上的极阴祖师,听他们的言语,还会有一位元婴期高人要来的样子。

在虚天殿内竟有能延长人寿元的灵药,真是不可思议!难怪连元婴期的高人,都眼巴巴的跑来了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