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三十一章 虚天殿

略一沉吟之后,韩立在文樯期盼的目光中,缓缓说道:“文兄既然也是妙音门的人了,那应该知道我只是名义上的长老而已,从来不插手门内的任何事情。不过,此事若真像文兄说的这样,思月道友受了很大的委屈,我自会在见到紫灵道友的话,顺便提及一二的。不过紫道友会不会听,这就不好说了。”

文樯听到韩立没有一口包揽此事,心里略有些失望。

但也知自己和对方交情不深,能救下自己父女并做到这样已经算很念旧情了,也没什么埋怨之心,脸带感激之色的连声道谢。并让文思月上前给韩立再行大礼一次,但被韩立笑着拒绝了。

不过,韩立仿佛有点疑惑的又问了一句:“思月道友不是卓右使的弟子吗,你们没向卓右使提及此事?”

听了韩立此言,文思月却神色更加黯然,轻声的解释道:“韩前辈不知,这次吩咐我来此办事的就是家师的一位至亲,家师也希望我能和那人接成双修道侣,但被我拒绝了,这让家师很生气!”

说完这话,此女一脸的无奈之色,显得凄迷艳丽之极,让韩立看了也不禁呆了一呆,但随即不敢多看的转头对文樯说道:“我还另有要事在身,恐怕不能和你们一路同行了,在下就告辞先走一步了!”

说完此话,韩立冲两人一拱手。

文樯父女自然不好说出什么挽留的话语,急忙再说了几句感激的话后,韩立就微然一笑的化为了青虹,破天而去。

望着青虹消失的方向。文樯父女无语了一会儿,半晌之后文思月才不满地娇声道:“父亲,你可从来没告诉我,你竟然和本门的韩长老是旧识啊!而且听你们的谈话,似乎这位前辈未结丹时就认识了。能不能说给女儿听听?要知道,韩长老对我们这些弟子来说,可神秘的很!”

此女说着说着,原先的埋怨之意竟变成了好奇的话语。

文樯听了少妇这话后。叹息了一声,才有些怜爱的说道:“为父和这位韩前辈只是数面之缘而已,并没有什么深交。而且当初我认识对方时。他的修为和为父差不多,并没有多高。在供奉堂内突然见到此人画像时,我还真吓了一大跳,随后数日里心境都无法安稳下来。此人竟能进入了结丹期,还成了本门的长老,真是不可思议啊!”

文樯说着说着,脑中不由的浮现了和韩立认识时的情形,竟停止了话语,一时有些失神起来。

文思月见此,似乎知道自己父亲在想什么,就默默的在一旁静静的等着。父女之间一时又安静了下来,只有天上流风吹动衣衫的声音“哗哗”作响。

……

空旷海域附近忽然变得热闹了起来,隔三差五的就有修士急速飞向此处,然后惊喜之极的往天空高处飞去。

在那里,有一座雄伟巨大的宫殿漂浮在空中,纹丝不动。

此宫殿高约百丈,通体用洁白无暇的美玉制成,精致华美之极,散发着淡淡的莹光。周围则被一层凝厚地金色光罩包在了其内,在高约千丈的天上悬挂着。

而那些寻来的修士毫不迟疑飞向此宫殿,白光一闪后很轻易的通过光罩,走进了宫殿之内。

这一日,一道青虹疾驰飞来,在到了宫殿下方的海面时,蓦然停了下来。青光一敛后,显出一位相貌普通的青年出来,正是按图寻觅而来的韩立。

他有些疑惑的望了望手中的锦帕地图,四处眺望了一下,可是空旷旷的什么都没有。随后往下方的海面凝视了好大一会儿,仍然一无所获。

韩立脸上的疑色,不由得更浓了几分。突然他想起了什么似的,猛然抬头一望。

“唏!”一见那身处云霄中犹如琼楼玉台一样的宫殿,韩立倒吸了一口气,一脸的惊诧之容。

他呆呆的望了此宫殿好半天,才回过神来。不过并没有冒然的靠近此宫殿,而是在原地沉吟了一会儿,忽然他神色一动,身上青光一闪,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片刻之后,一朵赤红的红云急速飞来,在韩立消失地方的不远处停了下来。然后红云一散,一位满头红发的老者出现在了那儿,手上拿着块同样的锦帕。

他低头瞅了一眼锦帕,冷目打量了下四周,就毫不迟疑的往天上望去,立刻望见了那座空中宫殿,不由得满脸喜色。随后,红发老者想也不想的再次化为红云向天上飞去。

当老者身上白光一闪,人钻进了金色光罩后,韩立的身形才在附近再显现出来,他眉头紧皱,神色阴晴不定!

接下来的七八日后,韩立耐心的隐匿在一旁,又见到两名结丹修士飞进了光罩进入宫殿,他们同样人手一只锦帕地图。

韩立终于忍不住了,这一日他自己也飞到了金罩前,单手一翻,将那地图取了出来。将灵力缓缓注入地图内,顿时从图上发出白色的灵光,将韩立包在了其内。然后韩立轻轻一迈步,人就如若无物的穿过金色光罩走了进去。

回头望了望光罩,再望了望那华丽之极的宫殿,韩立不再迟疑的飞了过去。

飞近此殿韩立才发觉,在宫殿十余丈高的入口处上方,还有三个斗大的银色古文“虚天殿”。

这三个字不但气势惊人,笔走勾画之间更是锋芒犀利之极,他只是稍微望久了一会儿,双目竟产生了隐隐作痛的感觉。

这让他吓了一大跳,急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,心里惊骇之极!

瞅了一眼深邃的宫殿入口,韩立一咬牙,小心的走了进去。

一进殿门后,韩立愕然了。

因为眼前出现了一条,笔直并且一眼望不到头的狭窄通道,通道同样是用晶莹透彻的美玉砌成。

若仅是这样也就罢了,但这通道宽只有两三丈,却高达三四十丈高,让人走了进去后,心神压抑之极,非常不舒服。

韩立皱了皱眉,想了想后将神识放了出去,但马上脸色微微一变。神识一碰触四周的墙壁,就被毫不客气的反弹了回来,根本无法渗入半分去,更别说探索宫殿的情况了。

韩立目中精光一闪,向一面玉壁凝神细望去,这才发现在上面有若有若无的莹光闪动,若不细看根本无法发现。看来整条通道,已被大神通之人下了禁制了。

韩立伸出手指,在美玉上轻轻抚摸了一会儿。虽然无法辨识禁制的确切种类,但其中蕴含的深不可测灵力,还是让韩立心里微颤。

他默然的收回了手指,单手托起下巴在通道中静静思量了片刻后,才又抬步向前走去。

韩立眯着眼睛,在通道内不慌不忙的左顾右盼。

既然此地设有禁制,他倒不用害怕有人潜伏在附近偷袭了,尽可大胆的向前走去。

不过,这好似小峡谷的通道真的够长,韩立足足走了一顿饭的时间,才晃悠悠的走到了尽头,一个散发着水蓝色光芒的出口出现在了眼前。

韩立精神略微一振,加快了几步急忙走了过去。

结果入目的一切,让他眼神一缩,心里蓦然一惊。眼前的蓝芒中,竟是一间四四方方的巨大厅堂,此厅堂的面积足有三四百丈之广,雄伟宏大之极,就是同时进去数千人,也不会显得涌挤。

更奇特的是,厅堂中均匀竖立着数十根粗大玉柱。这些玉柱不但需数人才能环抱住,并且精雕细磨,每一根上都刻有各种韩立见过或者未见过的珍禽异兽,一个个栩栩如生,灵气十足,竟无一个相同。

而就在部分柱子的顶端,则或站、或坐,数十名衣着各异的修士。

这些修士除了个别几人外,全都一人独占一根柱子,并且谁也没有大声说话,全都在各行其事。

而韩立的到来,只引得一小部分修士的懒洋洋注意,但其中有几人则露出了惊讶之色。

韩立脸上则显出一丝苦笑,因为这几人他也同样的认识!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