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二十五章 脂阳鸟

望着腹部插出的血淋淋骨手,胡月两眼圆睁,脸上全是不相信的表情。

“啪嗒”一声,蓝色圆丹被捏成了碎末,接着骨手蓦然消失了。

胡月闷哼一声,随着骨手的抽走,人软绵绵的栽倒在了地上,鲜血顺着血窟窿冒个不停,血腥之气一时充满了大厅。

此刻的他虽然还未死去,但也处在了弥留之际。

金青和石蝶的惊呼声,爆裂声、法宝的呼啸声先后传入了耳中,平生的种种经历更是犹如走马观灯一样的纷纷涌出。

幼年时的贫寒生活、被发现灵根时的全家之喜,心仪师姐嫁与他人时的无奈,结丹成功时的意气风发,一心想凝成元婴的巨大野心,这一切等等似乎都要随着手足的冰凉渐渐远去了……

可胡月很不甘心!

他炼有三把飞刀法宝,平常对敌时只是放出两把来杀敌,第三把飞刀从不离身的。

因为第三把飞刀是采用某种秘法炼制而成的,虽然飞出伤人威力一般,但是在通灵护体上确是远超普通法宝一大截。

何况他不惜花费巨大心血修炼此宝,前不久已被炼到了通灵的地步。

在面对旁人的偷袭,即使他没有主动吩咐,此宝也应能感应别人的杀机,自动护体才对!

“除非偷袭他的……”胡月最后又想起了什么,有些不死心的用最后凡人力气勉强将头颅略微扭动了一下,终于用眼角看到了身后的一切。

一个白乎乎的影子正紧追着金青不放,金青则包裹在一团银芒中倒飞躲避个不停,并放出自己的法宝不停轰击着对方,似乎对那白影畏惧之极。

而另一侧的韩立等人则被大片的黑气困在了其中,只是韩立手中多出了一幅火红的画轴,无数拳头大小的火燕正从画轴中飞出,围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环,不停的冲击那些黑气,不让它们近身。

曲魂和石蝶紧站在韩立身后。

曲魂周身血光罩体,两手不停的放出紫色火焰,击散那些冲进火环的黑气。而石蝶则手捧一颗白的圆珠,光芒四射,让偶尔漏网的黑气不敢靠近其周身分毫,但眼中仍流露出惊慌的神色。

那胡月没有理会什么黑气,而吃力的细看下追着金青不放的白影。

果然是那具死了不知多少年的白色骸骨,只是它周身放出白色的雾气,身体灵活之极的跳跃个不停。哪还是丝毫死物的样子。

胡月惨然一笑!

他一位结丹期的修士,竟被一具死人骨架暗算了,这真是可笑之极的事情。

伴随着这个自嘲的想法,胡月神智一黑,陷入了无尽的长眠之中,只是那丝自嘲之色仍然留在了嘴角边上。

就在胡月咽气的同时,韩立神色阴沉,不停的往四处打量个不停。

刚才,在胡月遭到白骨跳起偷袭的同时。从附近的墙壁中忽然飞射出大片的阴寒鬼雾,一下将几人全困在了其中。

但幸亏韩立早有了几分准备,毫不迟疑的打开了刚到手的那幅画轴,结果从画内飞出了许多浑身冒火的灵鸟出来。

这种周身裹在妖火之中,形态貌似普通燕子的“脂阳鸟”。韩立曾在一本典籍中看到过其详细介绍的。

它们诞生于精火之中,专爱食用各种阴鬼厉魄,乃是有名的阴物克星。只是此鸟早已在修仙界灭绝了,画轴中也不过封印了此灵鸟的一分精魂而已,只能释放出“脂阳鸟”的分身罢了。

这些分身虽然和真正“脂阳鸟”的样子一般无二,但威力可就天差地别!否则这些黑色鬼雾就不是只能暂时驱散,而应被吞噬的二净才对。

对这些纠缠不清的鬼雾,韩立并不怎么担心,无论是“青竹蜂云剑”还是噬金虫,都能轻易的破掉它们。

让他有些不安的,是至今还隐匿在一旁仍未出手的鬼雾主人。至于那白骨,他也看的分明,哪是真有什么灵识,分明是被人操纵的傀儡。只是这白骨有些古怪,被金青的法宝轰击了这多下,竟然还安然无恙,看来另有什么奥妙在其内。

韩立正想着,四周传来了似断似续的鬼啼之声。

这些人毛骨悚然的声音,不男不女,尖锐刺耳,让人听了气血翻滚,心神不定。

韩立心中一凛,顿时神识全开,将整个大厅罩在了其内。手指同时轻轻一弹,两柄翠绿的小剑出现在韩立身前,围绕韩立缓缓转动起来。

“什么妖人在此装神弄鬼,还不现身?”金青似乎被这鬼声弄得心烦意乱,猛然间怒喝一声。声音不大,却震得整个大厅嗡嗡直响。鬼啼之声,竟真的应声停了下来。

不但如此,当他法宝再次击倒到白骨身上时,那白骨在一击之下七零八落,再不成人形了。

金青又惊又喜!

与此同时,原本紧困韩立等人的鬼雾“嗖”得一声,也迅速缩回了四周的墙壁之中。

韩立大感意外!他可不认为金青的这声大吼,能有这么大的威力。

就在这时,韩立身后的石蝶一转身,趁此机会向身后的地洞台阶狂奔而去,眨眼间就到了台阶跟前并迈了上去。

见到此景形,韩立面无表情,金青却脸色大变,心里恼怒无比。

此女竟然临阵脱逃?要知道虽然石蝶法力低微,但是手中的那颗宝珠却明显对那些鬼雾有克制之效,自不能让她就这么跑掉,想到这里,金青不假思索的一张口,就要喝住此女。

但这时,异变再起!

跑上台阶的石蝶只走出两步,一侧石壁上猛然绿光一闪,一只可怖的鬼爪毫无征兆的蹿出,此爪十指尖尖,通体碧绿,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一下插进了女修的胸口处。

石蝶惨叫一声,拼命催动手上宝珠的光芒,想要挣脱开。

但这鬼手似乎丝毫不惧,反而漆黑的鬼气从鬼爪中冒出,一下将石蝶包裹在了其内。

此女的叫声,戛然而止。接着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,从黑气中扔了出来,正好扔到韩立和曲魂的跟前。

韩立低头看了看干尸血肉全无的样子,脸色微微发青。

而金青早已面无血色,只是紧紧的抓住白印法宝,不停的左顾右盼。

“嘿嘿!本座需要一具合适的躯体,你们三人谁打算奉献出来?”大厅的四周传来了阴寒的冷笑之声,声音里充满了不屑之色。

听了这话,韩立目中寒光微露,忽将手中的画轴再次一展,飞在身外的众多火鸟竟如乳燕归巢般的全飞回了画轴之内,接着韩立脸色阴沉的双手一掐法诀。

“扑哧”一声,一只身长丈许的巨型“脂阳鸟”从画轴内飞了出来,其周身的火焰耀目之极,在韩立头顶上盘旋了一圈后,双翅一展的飞射向了大厅中某根石柱上。

“轰”的一声巨响。

眼看巨鸟就要撞击到柱上之时,却绿光一闪,接着一股黑气所化的怪蟒从柱中飞出,和火鸟击到了一起。

火鸟口吐炙白的精火,怪蟒则喷出墨黑的寒气,一场鸟蟒之战就大厅内展开了。

“啧啧!没想到,在乱星海连失传已久的驱灵术,竟还有人会,看来本座还真小看了你们。”随着话音刚落,从石柱中缓缓走出了一个怪影出来。

韩立和金青不约而同的凝神细望!

这是个碧绿色的人影,浑身绿光晶莹,看不清楚真面目丝毫,身上缠绕着几股粗若胳膊的黑雾状带子,双目则如同滴血样的鲜红。

这怪影往韩立几人身上一扫后,韩立与金青俱感到背后寒气直冒,似乎被对方看透了心中所想的一切,不由得互望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骇然之色。

对方仅依靠目光就给他二人么大的压力,这可说明对方的修为可远超他们二人,难道此人竟是元婴期的修士不成?

可是看怪影的样子,似乎又不像生人,反更像鬼魅多一些。

可若是厉鬼的话,怎会说话如此的条理清楚,没有丝毫神智已失的样子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