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一十五章 珠中

二个月后,韩立终于从密室内走了出来。

此时的他虽然面容有些憔悴,内心却充满了兴奋之情。一想到被吸入体内的七十二口“青竹蜂云剑”,韩立就忍不住的嘴角微翘,露出掩不住的喜意。

想他为了这套本命法宝,前后花费了二十多年的心血,总算没有出什么差错的炼制出来了。虽然还没有测试过此宝的威力,但想必经过一定时间的培炼后,即使单口飞剑的威力,也绝对远在绿煌剑这样的普通法宝之上。

当他正心中自得之际,神识中也得到了曲魂传来的“噬金虫”产卵的消息。

这让他更是喜上加喜!

韩立回到寝室中稍微休整了一日,就去了虫室一趟。结果虫室内白花花的一大片,到处都是雪白的噬金虫之卵。

韩立没有迟疑,当即在附近另行开辟了一间虫室,使其和原来的一模一样,然后就在新虫室的地面上刻画了一个巨大的控神法阵,滴入了大量的精血。

随后,他就将大部分虫卵都移到了新虫室的法阵中间,进行了认主的控神仪式。

而原虫室中,则留下了近千枚气息最旺盛的虫卵。

做完这一切后韩立才真正的放松了下来,开始到附近的洞府拜访了一下以前结交的几位修士,好恢复到了正常的修炼之中。

在韩立入世的这些年间,整个乱星海修仙界发生了一连串的大事,显得动荡不安起来,其中影响最大的,就是包括“六连殿”等大小七八个势力,忽然一夜之间都出现了下属或弟子叛乱的事情,那些首脑或者宗主纷纷下马。被一些原来毫无名气的人顶替了下来。

而另有一些不起眼的小宗门,则出现了被人全体灭门和门派重宝被夺的事情。

一时间,乱星海各个势力间人人自危,几乎同时收缩起了人手,并互相猜疑了起来。

但最糟糕的是,不知从何时起,修仙界竟出现了“天星双圣”早已走火入魔,修为全废的谣言。还说他们如今被几名属下架空了权力,根本无力再掌控星宫了。

这个消息一出来,顿时一片哗然。几乎所有关心此事的人,都关注着星宫之人对此谣言的反应。

但让人愕然的是,星宫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,既没有出来辟谣,也没有承认此事。这样一来,整个乱星海更加的人心惶惶了。

同样的,一些早有野心和潜伏的势力则蠢蠢欲动了起来。

有的暗中谋划什么,有的则开始定一些见不得光的攻守同盟。但表面上从谣言传出后不久,各种混乱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,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。

可有心人都明白,这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假象而已。

因此当他见到这些结交的修士,和他们一谈论起此事时,全都露出了一些担心之色。

韩立对此倒没怎么在乎!对他来说,无论星宫继续称霸乱星海,还是其他势力异军突起取而代之,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情。

反正他孤家寡人一个,只要到时小心点,别无故被牵扯进去就行了。

而按照韩立自己的计划,最近几年的时间,他打算全用来培炼飞剑和炼制几套较厉害的布阵器具。接着就出海,去捕杀那些六级妖兽。

毕竟对结丹期修士来说,只有六级妖兽内丹炼制的丹药,才对增进修为有明显的效用。

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,韩立白天炼器钻研阵法之道,晚上则盘膝打坐,用丹田之火慢慢打磨体内的七十二口“青竹蜂云剑”。

不久以后,那些噬金虫卵终于孵化了出来。

韩立欣喜的用数个高级灵兽袋,将认主的噬金虫全装进了其内,并在空暇时慢慢调教指挥它们,好利于以后对敌时驱使。

按韩立的本心,对现在这种安稳的修炼生活还是很满意的。

既然结丹成功了,他自然开始把眼光放到了元婴期上,想尝试着是否还能有修成元婴的一天。

可这一日,韩立正在府内培炼飞剑,忽然神色一怔,一下站起了身来,缓缓向外走去。

只见在洞府外面,站着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,此人皮肤白皙,细眼长眉,显得温文尔雅。

“韩道友,在下打扰了!”中年人一见韩立从里面出来了,立刻温和的打了声招呼。

“金兄!怎么有暇到蜗居来了,快些请进!”韩立不敢怠慢,急忙还礼后,请中年人进府一叙。

此人全名叫金青,是住在韩立附近的一位结丹期修士,为人还算正派,还在韩立刚结丹时给过一些指点,算是相交修士中关系最好的一位了。

上次韩立去拜访过其人,却发现对方并不在洞府内,一打听才知道,这位金道友外出游历已经数年未归了,现在见到此位,自然心里有些高兴。

“不用了。金某在这里说下即可,一会儿还另有事情要办。”金青摇了摇手,淡笑着说道。

“有什么事情,金兄尽管说就是了。韩某洗耳恭听。”韩立半开玩笑的说道。

听了这话,金青露出微微一笑。就缓缓的说道:“我才回来没多久,就听附近的其他道友说,韩道友这些年来一直在钻研阵法之道,现在已经颇有小成了,真是可喜可贺之事!说来也巧,在下此次外出正好遇见一件难事,必须要破除一处的阵法禁制,所以此次前来,就想借助道友在阵法上的造诣,还望韩道友不要推辞。”

“禁制!不知是何处的?”韩立一愣,随后就神色如常的问道。

“道友请看此物!”金青没有回答他,反而从储物袋中摸出了一物出来,递给了韩立。

韩立接过来一看,竟是一颗拇指大小的白珍珠。

“这是?”韩立露出诧异之色的望了金青一眼。

“道友往此物中注入些灵力,就知了。”金青轻笑一声,露出神秘之色的说道。

韩立皱了皱眉,无奈的渡入些灵力进去。刺目的白光,在韩立的灵力刚一注进去的瞬间,从珍珠中迸射了出来。

这些光华对凡人来说,也许要避开一二,以免伤了双目。但韩立是结丹期的修士,一发现这些都只是普通的白光后,就凝神盯着珍珠细望了起来。

结果,韩立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动。因为此时的珍珠中,竟似出现了什么东西的。

这次,韩立没等金青提醒,就主动的将神识探了了进去,同时随着时间的流逝,神情开始郑重了起来。

“古修士遗址?”韩立一将神识收了回来,就深吸了一口气,望着中年修士问了这么一句。

“不太清楚?不过,用这么古老的方法保存的地图,也只有那些古修士才会这么干。”金青脸上升起一丝兴奋神色,有些急促的说道。

韩立听了,点点头。

用珍珠和贝壳之类的东西储存一些重要信息,的确是乱星海古修士经常做的事情。而在这个珍珠内,就存有半幅像地图一样的东西。

这时,那金青又在一旁接着说道:“这样的珍珠一共有两颗,凑在一齐正好组成一副完成的地图,是我和一位同道在某个小店铺中一齐发现的。当时它们和其他普通的珍珠穿在一副项链之上,我和对方就一人分走了一颗,联手去找地图上的地方。”

“这么说,你们已经找到地图上的所在了!”韩立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的问道。

“不错,我们前前后后花费了五六年的时间,终于在前不久找到了地图上的地方。可惜的是,此处完全被一个大阵所笼罩,我二人又都对阵法一道一窍不通,只好败兴而归。”

“不过,我和对方约好了,回去之后就各约一名阵法中的好手,再来破阵。韩道友也知道的,我等散修中修炼阵法之道的实在少之又少,即使有那么两三名,在下和他们不熟。回来后,金某正在发愁之际,没想到就听到了道友的事情,只好厚着脸皮来请道友相帮了。韩道友放心,只要能破了大阵,古修士遗址中无论出现什么东西,到时我等都会算给道友一份的。”金青见韩立有些迟疑的样子,急忙详细的给韩立解释道,并许下了诺言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