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零七章 倒戈

“动手!”中年人神色郑重的一声低语,两手一掐决,身前的鬼头呼啸一声,张开满口的獠牙,凶恶的扑向了极阴老祖。

与此同时,那韩立等人的法器和法宝也同时飞射而出,铺天盖地的向对面的妙音门叛徒喷射而去。

极阴老祖身边的赵长老等人,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的,同样的射出各色的光华迎了上来。

一时间各种法器,法宝交织在了一起。

极阴老祖淡淡的目光望了下此景,又瞅了下迎面飞来的鬼头,嘴角露出几丝冷笑,手中的两枚黑色火球脱手而出。

离手的火球在空中一阵变形,化为了两条拇指粗细的墨蛇,“嗖”得一声,箭一般的钻入了鬼头的大口中。

中年人顿时脸色一变,暗叫不好。

鬼头果然停了下来,并且头颅随之膨胀起来,转眼间“砰”的一声爆裂了开来,从里面飞溅出无数的黑色魔炎。

见到此幕,中年人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,但马上深吸了一口气,露出了一丝决然之色。

他用手往后脑勺使劲一拍,一颗拇指般大的珠子从眉宇间缓缓挤出,小巧玲珑洁白晶莹,散发着白的丝丝寒气。

“赤兄,这老魔的天都尸火只有用极阴至寒的法宝才能克制一下。我先用这寒黎珠吸引他的注意,然后你找机会用葵水魔功困住老魔,这样我们才能有些胜算。”中年人一等此珠子飞出,立刻神情肃然向空中的赤火老怪,偷偷传音道。

一声闷闷的“嗯”字从乌云中传出,让中年人精神一振。

他不再犹豫的猛一张口,一团血雾从口中喷出,将此珠罩在了其内,顿时珠子滴溜溜的一转,所有的血雾都被吸的干干净净。接着白气一缩一涨之后,化为了一团直径丈许的巨大银团,刺目耀眼,好不惊人!

“老魔,让你见识一下,用深海玄晶炼制出的寒黎珠的厉害!”中年人望向极阴老祖,咬牙切齿的说道,面容显得狰狞之极。

随后,用手一指那寒黎珠,口吐一个“疾”字法诀。银色光团轻晃了几下后,一阵嗡嗡的清鸣声马上响起,瞬眼化为了一只碗口粗的白色蟒蛇,狠狠的扑向了极阴老祖。

“咦!”极阴老祖微露出一点讶色!但随后神色恢复正常地不屑一笑,肩头轻轻一抖,身后窜出七八股碗口的黑气。

这些黑气灵活之极,在空中打了个滚后就同样化为了数条形象各异的狼形妖兽,张牙舞爪的向白蟒激射而去。

中年人见此,双眉一下倒竖,大喝一声十指不停的弹动。一道道各色法诀不间断的打到了白蟒身上。

顿时蟒蛇双目绿光一闪,将身子一盘,一大片厚厚的白色寒雾,无声息的喷出,一下将对面的狼形妖兽冲地无影无踪。并且还不罢休的继续向极阴老祖狂涌而去。

极阴老祖这才真露出点意外之色。但他不动声色地单手在身前轻轻一划,“扑哧”一声。一道厚厚的黑色光墙拔地而起,将那些白色寒雾挡在了外面。

“就现在,赤兄快动手!”中年人眼见那白色寒雾已一时将极阴老祖的注意力全吸引了过去,就急忙向空中的赤火老怪悄悄传音道。

“好!”乌云中的赤火老怪,没有丝毫犹豫的应声道。

随后中年人头顶处轰鸣声大起,乌云急速涨大了一圈,开始翻转狂舞了起来,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往下一落。

“赤火老怪,你……”中年人面露骇然的一声惊呼后,就被那百余丈的无尽乌云罩在了其中。

这时极阴老祖“嘎嘎”地一阵怪笑,一只巨大的乌手从那白茫茫地寒气中射出,刹那间就到了白蟒的身前,一把将它抓到了手上狠狠的用力一捏,顿时白蟒的形体云消雾散,回复了珠子的本体。

只是它在大手中拼命闪烁个不停,释放着寒气,似乎不愿屈服的样子。

同时雷火轰鸣声中,传来了中年人惊怒交加的吼声。“老魔,赤火!你们两个狼狈为奸,竟是一伙的!”他的声音充满了说不尽的懊悔和怨毒之意。

“哼!只是你太笨了而已。你先好好和赤火玩玩吧!我先把其他人打发掉,回来再和你叙叙师徒之情!”随着这淡淡的话语刚落,黑色大手光华一敛,露出了极阴老祖的身形。

他冷冷的望了乌云一眼,再瞅了瞅手上的寒黎珠,毫不犹豫张口一喷,一股淡淡的黑气将珠子裹在了其内。珠子立刻被玷污的光华大失,黯淡了下来。

见到此情景,极阴老祖阴寒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得之色,接着手掌一翻,此珠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从赤火老怪突然倒戈,到极阴老祖收掉了寒黎珠,说来话长但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但已经让正大占上风的孟姓修士等人目瞪口呆了。

紫灵仙子的美目中,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!

但大部分人立刻都意识到了什么,互望了一眼后,马上将正压的赵长老等人喘不过气来的法宝一收,默不作声的四散而逃。

他们可都不是傻子,眼前的情形,硬抗肯定是死无全尸了。四下飞遁而走的话,大家就各安天命吧!其中逃的最快的当然是几位结丹的修士了。

但让人吃惊的是,那紫灵仙子、范夫人和卓如婷三位女修不知施展了什么密术,竟然三人合驱一件石碑一样的法器化为了一道三色光华,速度竟丝毫不下于那些结丹的修士。

不过,要说动作最快的当然还是早做好了拔腿开溜的韩立和曲魂二人了。几乎在那赤火老怪刚一暗算了中年人的同时,韩立和曲魂就将法宝一收,二话不说的化为了黄绿两道长虹,先遁走了一步。

当其他修士才反应过来飞起时,韩立早已阴着脸的飞出了三四十丈的距离,并回头望了一眼后面的情况。

结果入目的情形,让韩立大感愕然!!

那隐煞门的结丹修士竟没有全都遁走,和中年人一齐出现的四名修士,反而联手狂攻起了赤火老怪和极阴祖师,他们脸上流露着让人心寒的疯狂神色,完全一副只攻不守的拼命样子。而那两个魔头,还真一时被攻的手忙脚乱,而无法抽身。

这让韩立看了,心中又大喜起来!

“好!好!没想道,这几人竟然都是煞丹分身。那本祖师就成全了你们!”

可这番攻击,似乎也真惹怒了极阴祖师。他怒极而笑的声音猛然响起,接着四人中的一位马上发出了一声惨叫,随后身上黑色火焰汹汹燃烧,转眼化为了乌有。

韩立心里一寒,再也不敢多看了,急忙回身狂催动起了绿煌剑。

不过,他还是忍不住用古怪的目光望了曲魂一眼。听到“煞丹、分身”等言语,心里那层朦朦胧胧的窗纸算是彻底捅开了。

他原本就怀疑乌丑修炼的“玄阴大法”,和那得自越皇玉简中提到的“玄阴经”有关系的,现在再一听到极阴老祖说出了“煞丹、分身”等言语,算是真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至于两者一个在天南,一个在乱星海,估计也是通过古传送阵扯上的联系,而且多半还是自己来时的那一座。

现在想想,当初古传送阵旁边的五色骨骸,还真是大有问题啊!

另外,他虽然早觉得事情不对劲儿,但赤火老祖会临阵倒戈了,还真出乎意料之外,以至让他结丹后的第一次出手,竟还和筑基期时一样的狼狈,同样只能亡命而逃。

这让韩立心里发苦,实在郁闷不已!

但他觉得此幕和那捕杀“婴鲤兽”时发生的情形,如此的相似。明明应该是大打出手的敌对双方,结果忽然一方变脸的倒戈,竟屠杀起了同伴。

让他不禁回想起,那块雕着狰狞鬼头的牌子。他觉得一切,似乎都应该和此有什么关系!

但韩立只能暂时想到这里,因为后面又隐隐的传来了两声惨叫声,这让他心里一紧。

如今能否逃脱,就只能寄希望于那极阴祖师过于自信,真的没有布置什么后手了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