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四百零一章 天雷竹

韩立出了茶楼,没有马上御器飞回洞府上,而是顺着街道走了一段路后,忽然转到了另一间商铺的后面,这个地方离茶楼并没有多远。

随后,他轻闭上了双目,面无表情的一动不动了。

半晌之后,韩立神色动了动,皱了下眉头后,睁开了眼睛。

刚才他将神识偷偷潜回到茶铺中,本想听听对方在自己走后会说些什么话,但没想到神识刚一接近那茶楼单间,就被一层禁制给拦阻了下来。

这禁制不算怎么高明,如果韩立依靠神识的强大硬冲的话,很容易就可击破此禁制。但如此一来,动静太大,也就失去了用神识偷窥的本意了,韩立自然不会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,就将神识收了回来。

“看来妙音门还真不是等闲之辈,暂时没什么空子可钻了。”这样想罢,韩立一张嘴,喷出一把寸许长的绿色小剑,御剑冲天而去。

回到了府内,韩立从密室内将盛有妖兽材料的储物袋拿了出来,接着为了小心起见又叫上了曲魂,一齐出了洞府。这么来回一折腾,韩立足足花费了数个时辰。

但好在他带着曲魂回到了茶铺时,范夫人的手下中年人,正站在茶楼口处翘首以待的等着,一见韩立回来了,他立刻满是喜色的就往里面跑去。

韩立知道对方是向那范夫人通禀去了,也没在意,和曲魂不慌不忙的跟了进去。

到了茶楼单间处时,少女和中年人已恭敬的站在门口处等着韩立了。

“夫人和长老正等着前辈呢!”少女神色恭谨的说道,但说话之余,有点奇怪的偷瞥了曲魂一眼。

韩立没有介绍曲魂的意思,点点头后,就毫不客气的进了屋子,曲魂紧随而进。

少女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敢上前追问。

屋内,范夫人已重新挂上了面纱,一见韩立进来了,两眼一亮的绰约相迎。

“韩前辈来的真快啊!妾身还以为要多等一会儿呢。咦,这位前辈是……”范夫人原本笑盈盈的,但一看到韩立身后的曲魂后,怔了一下。

“这是在下好友曲魂,听了此事也想过来看看,夫人不会不欢迎吧!”韩立打了个哈哈,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“当然不会,两位前辈请坐!”范夫人一双美目,在曲魂丑陋的脸庞上转了一圈,见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嫣然一笑的说道。

但心里却暗自庆幸,幸亏此前没真做动手的打算,否则对方突然冒出一位结丹期的帮手来,计划肯定不会成功反惹下大敌来。

不过,此女拉拢韩立的心思越发强烈起来了。

“材料都在里面了,夫人可以先看看!”韩立没有兜什么圈子,一坐下后,就将装材料的两只储物袋扔到了对方身前的茶几上。

范夫人见此,掩不住脸上的喜色,连声称谢后将储物袋拿在了手上,用神识大概查看了一下,就随手交给了一旁的赵长老。

老者不动声色的接过此物,一样样的将材料从储物袋中拿出细看,以鉴定真伪。

因为材料太多,这个过程自然不会太快,这位妙音门的范夫人就春风满面的和韩立闲聊了起来,并在话中不经意间想打听一下这些材料的出处。

但韩立是何等心思灵活之人,一直和此女兜着不着边的圈子,自然让此女一无所获了。

过了一段时间后,赵长老终于将材料都清点完毕,并估出了一个价钱传声给了妙音门的女子。女子听了后,暗自斟酌了一下,就把价格上略微压低了一成,报给了韩立。

韩立听了此价钱,沉吟了起来,这种表现让范夫人有些不安起来。为了做成这笔买卖,她踌躇了一下后,一咬牙,主动把价钱再多加了半成去。

听到新的报价后,韩立才点点头的表示同意。虽然清楚对方给的价格还是略低了一点,但是一次性能将这些东西都处理干净,他还是很满意的。

范夫人见韩立同意了,心里大为一松,然后从身上的储物袋中,倒出了一小堆中阶灵石出来,推给了韩立。

韩立不客气的收了起来。交易到此,算是圆满结束了,双方都比较满意。

韩立准备起身来告辞离去。

“妾身听说,前辈到处在找一些奇异灵竹,妾身正好知道这方面的消息,不知道前辈有没有兴趣听上一二呢!”范夫人仿佛很随意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韩立听了心中大震,不由得望向了对方。

而这时,范夫人的一双美目也笑吟吟的迎向了韩立,目光中隐含一缕异样的精光。

这位妙音门的媚功高手,竟打算趁韩立心神震惊之际,在其内心深处悄悄种下一粒种子,好利于以后不经意间就可让韩立慢慢顺从于她。

结果目光一触之下,韩立就觉此女目中含有一股浓浓的春意,让人望后深深被吸引,竟有一种沉沦其中难以自拔之感。

“媚术!”几乎在心神差点失守的同时,韩立脑中电光火石的闪过此念头。

顿时韩立心中一凛,眼神忽变的冰冷之极起来,其中的冷冽之意让正对韩立施展狐媚术的范夫人心中一寒,一身的狐媚之功竟瞬间失效了。

心惊之下,范夫人急忙想将目光挪移开来,但不知为何,自脖颈之上整个头颅木然了起来,根本无法扭动分毫,甚至连嘴都无法张开。

“功法反噬!”范夫人一联想到此事,惊得魂飞天外,拼命的运功想从韩立目光反制中挣脱出来!

“你在对范左使做什么?”赵长老此时看出了范夫人地不妥,眼中寒芒一闪后,大步就要走过去。

但眼前身影一闪,曲魂面无表情的从一侧消失,出现在了其身前,身法之诡异,让老者不禁心中一惊,不知是否该出手。

这时,他口中的范夫人数度挣扎无法脱身后,盯着韩立的目光狐媚全无,留下的全是苦苦哀求的神情,一副希望韩立手下留情的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“哼!”韩立冷哼一声后,眼中寒意终于收了回去。

这下,此女犹如大赦一般的急忙挪开了目光。但与此同时,还是忍不住的小嘴一张,吐出了一口鲜血出来,染红了面上的轻纱。

“范左使,你……”赵长老见此双眉倒竖,怒视着韩立须发皆张起来,大有要出手之意。“赵长老,不要动怒!韩前辈手下留情了,妾身只是有点气血攻心而已,吐了这血已好多了!”范夫人心惊的急忙制止了老者的妄动,勉强一笑的说道。

听了这话,老者的神色才略缓,恢复了常态。

“真没想到,前辈原来也是精通迷魂术的高人!妾身刚才的试探真有些鲁莽了,还望前辈不要怪罪。但妾身的确知道一小节‘天雷竹’的下落。”女子看向韩立的眼神还略带有一丝惧意,生怕韩立追究刚才之事而主动说起此事来。

“天雷竹!”韩立冷冰冰的面孔,在听了范夫人此言后,露出了动容之色。

“号称三大神木之一的天雷竹?”韩立顾不得追究刚才之事,有些不能置信的怀疑道,但话语中还是带了一丝兴奋之色。他虽然想用不一般的竹子来炼制法宝,但也从未奢想过能用三大神木来炼制啊!不是说,三大神木早已灭绝了吗?

“是的,的确是天雷竹!说起来,此神物还是妾身亲自经手过的,绝对是此物不假。”范夫人掏出了个小玉瓶,服下一颗丹药后恢复了些精神,非常肯定的说道。

“难道此物已卖给了别人?”韩立盯着女子,声音又寒了起来。同时心里不禁嘀咕,难道此女还没学乖,想要借刀杀人不成?

“没有。此物原想交予天星城拍卖行拍卖的,但没成想,此物连同本门的一大批货物竟然在半路上给劫去了。但本门现已经找到了这批人的落脚处,正准备邀请一些同道将他们一网打尽呢!”范夫人犹豫了一下后,还是一副老实模样的讲了出来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