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三百八十四章 斩杀高阶

就在阵中的结丹期修士身形变缓的时候,从一侧的海水中毫无征兆的射出十几道晶莹雪白的冰枪,狠狠的扑向他背后。

古长老原本笨拙的身子,忽然回复了灵活,竟然身子一晃的转了过来,然后一抬手,一道巨大的黄色月刃脱手射出,眨眼间就将偷袭的冰枪“噼噼啪啪”的击的粉碎,并毫不减速的直往冰蛇射出的方向急斩而去。

与此同时,古长老身后的海水蓦然一分,一个道血红的赤色光柱激射而出,因为速度太快距离又短,古长老又有阵法牵制根本来不及躲闪,只好脸色微变下身上黄光大盛,硬抗了下来。

胳膊粗细的血光一击之下,将这位结丹期修士击打的向前跌走了两步,有些跌跌跄跄的站立不稳。

可就在这时,一侧的青光一闪,韩立竟凭空出现在了古长老身侧,双手紧握一把银色巨剑,狠狠的斜劈了下来。

这下古长老真的大惊了起来!此处刚才明明没有一人,对方用的是何遁术,竟如此的诡异?

他虽然心中震惊,可是身上的黄光却不加思索的猛然一涨,就要硬接韩立的巨剑。

韩立轻笑一声,人竟在其眼前消失不见,而四周却传来“噗噗”的破空声,十几道细若弦丝的红线突然在四周出现,并狠狠的刺了过去。

“飞针!”古长老骇然了!对这修仙界有名的“阴器”,他自然知道甚多。顿时浑身黄光大亮,他就要将这些阴毒的法器马上毁掉,省的不知不觉中遭了暗算。

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韩立在其身后闪现出并一剑斩下,让黄芒马上晃动了起来,接着十余道红线,如同毒蛇一样诡异的钻进了黄芒之中,并一下洞穿了数尺,还在不停的往前猛钻中。

古长老又惊又怒,眼中寒芒一闪,一伸手就往储物袋中摸去。此时的他有些明白了,在对方的阵法和诡异的攻击之下,元气大伤的他仅依靠一件法宝,似乎很难取胜的样子。

可未等他取出其他东西,两道拇指般粗的血芒一闪即逝的出现在了其身前,接着犀利无比地射进了其护体黄芒中。

因为挨了韩立银剑一击和困住那些飞针,而有些闪烁黯淡的黄芒,轻易的被这不起眼的血芒洞穿而出。

古长老的脸色煞白无比!

但其毕竟是结丹期修士,在血芒洞穿护体黄光的一霎那,就感到了不妙,他也顾不得取什么宝物,猛然将身子使劲一倾。

顿时一道血芒紧擦耳边而过,将其一只耳朵的血肉带走了大半片。另一道血芒虽然避开了心脏的要害处,但让其肩头多出了一个突突冒血的小洞出来。让古长老痛的“哎呦”一声,两腿一软的差点跪在了地上。

可韩立的攻势还不仅如此,曲魂高大的身影一下从海水中蹿出,两手一抬,两道血红光柱急喷而出。

同时,韩立也面无表情地一手将银剑舞成了巨大的银光团,不停的撞击着黄芒。并发出了“嚓嚓”地摩擦之声,刺耳之极!另一只手则取出厚厚的一打符箓,瞬发出无数的火球冰锥,顿时各色光华和爆裂声连绵不绝的响起。

从剧痛中缓过神来的古长老,惊慌了起来。因他明显感到,在阵法巨压及对方连番不绝的攻击之下,“混元钵”消耗的法力太大,要支撑不住护体黄芒的消耗了。

惊恐之下,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要使用秘术,再次强行提取法力时,韩立的咒语声竟在其行动之前的冰冷响起。

顿时周围的海水疯狂般的旋转起来,然后压在他身上的巨大压力瞬间提升了数倍,让其身上的最后一点黄芒,发出了“吱吱”的哀鸣声在其不能置信的目光中,周身的黄光徒然消失的无影无踪,脱困的十几道飞针,立刻红光一闪的从其身上要害处透体而出,让古长老身子晃了几晃,终于半跪在了地上。

银光一闪,韩立默不作声的从其身侧一闪即过,接着这位六连殿长老的大好头颅飞出了丈许远去。

鲜血马上迸射出数尺之高,浓浓血腥之气一下扩散了开来。

韩立大松了一口气!但马上一个箭步,窜回到死尸边,将其腰间的储物袋一下抓到了手中。

同时,曲魂也将那黄色钵形法宝捡了起来。

接着,韩立带着曲魂几下闪出了大阵,放出神方舟,立刻御器冲天而去。只飞出了二三十里后,韩立就御器,一头栽进了下方的大海中,并一下潜入了数十丈的深处。

随后他将法器一收,取出断绝气息的红色轻纱,将自己和曲魂罩在了其内,同时两人运用起无名口诀,炼气收息起来!

做完这一切不一会儿,一股强大而愤怒的神识就降临到了附近,并在此处的海面天空四处搜索了起来。

此神识虽然检查的很仔细,但没能发现韩立和曲魂踪迹,狂暴的神识从二人附近一掠而过,就匆匆往其他地方追去了。

这时,韩立才真正安心了下来。当然,他也不会蠢到马上现身浮出海面去,干脆就在海底放出一层淡蓝的护罩,将两人护在了其中隔开了海水,就和曲魂盘坐养神起来。

在海中这一潜伏,就半个月过去了。

在这期间前几天,那股强大的神识似乎还不肯罢休,重复往返的从韩立这里搜查过了数次,但每次韩立见机早的提前炼气收息,让其无功而返。

现在此神识彻底的消失了,已经十几天没再出现过,韩立这才敢开始行动了。

他小心的在海中缓缓遁出百余里地,才从海水中飞出,并认准了一个方向就全力飞驰而去。

魁星岛自然不可能再回去了,只有另寻其他地方落脚了。虽然不知道,古、苗二位六连殿修士和叫“乌丑”的青年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,竟不惜要杀人灭口,但肯定不是他这个筑基期修士能够搅合进去的,还是远远离开二者的势力范围的好。

不过,真是可惜了小寰岛的洞府和那三套珍贵的布阵器具了,再加上在争斗中损失的其他法器,他这个亏可真是吃大了啊!

韩立一边御器狂飞,一边自嘲的苦笑着。

不过,相比中年儒生等人的凶多吉少,他总算保住了小命,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!

韩立正自我宽慰的时候,忽然心里一动,将那古长老的储物袋拿了出来。前段时间一直提心吊胆,韩立也没心思查看过此物,如今可要看看了。一位结丹期修士的储物袋,应该不会太寒酸吧!希望可以弥补些这次的损失。

将神识慢慢沉浸了储物袋后,韩立就被袋中的七八十块中阶灵石,惊的欣喜若狂。

这位古长老身家真是不少啊!竟然将这么多灵石,随身携带着!

难道他和自己一样,都习惯将全部的家当带在了身上,若是这样的话,这么多灵石对一位结丹多年的修士来说,似乎又正常了!

这样一想之后,韩立终于将注意力从灵石上挪开,目光到了其他几样东西上面。

一个黄色的寸许高玉瓶,两张闪着蓝金两色的符箓,一本道书和一颗闪着蓝色光芒的圆球。其它的,则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不值钱的东西。

道书没什么,是一本上层的功法“土离决”,虽然不能说是普通货色,但他根本不会去修炼的。

那两张符箓则是好东西,一张是画着一把金色小剑的符宝,另一张则是画着蓝色蛟龙的不知名符箓,让韩立心里一喜。

那个圆球,韩立拿出来摆弄了一会儿,终于肯定这是某个五级妖兽的内丹,自然也是珍稀之极的东西。

最后,则剩下了那个不怎么起眼的小瓶。但当韩立将那黄色小瓶的盖子打开时,里面滚出了五颗拇指般大小的黄色丹丸。这些丹丸不但大小一样,而且色泽鲜艳,晶莹匀称,散发着一股奇异的药香。

“降尘丹!”望着手掌上的丹丸,韩立整个人呆住了。

虽然没有见过实物,但丹药形状色泽及药香,都和他买的那本《丹道评鉴》描述的一般无二,不是此物又是什么?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