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三百八十章 婴鲤兽

冯三娘听了此言,面露几丝苦笑。她一挽额前刘海,缓缓道:“诸位道友!不是妾身不愿据实相告,而是上面有命,在未到此岛前不准将消息轻易外泄。但现已到了此地,自然就没此限制了,妾身就如实的告知吧!此次我们六连殿想要对付的是只‘婴鲤兽’,所以不得不谨慎从事!”

“婴鲤兽!”青算子几人闻言,神色大变的失声叫道。

韩立冷眼注视着这一切!虽然不知道“婴鲤兽”到底是何妖兽,但见他们如此失色的样子,也知道此妖兽绝对非同小可。

“怪不得贵殿如此的小心,若是此妖兽的话,的确是应该多加小心!若让其他的势力知道此事,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风波!”青算子不能置信的喃喃自语起来。这让韩立听了,不禁心中一动。

严姓青年和光头大汉的神色阴晴不定,一副心乱如麻的样子。

只有中年儒生脸色难看之极,冲冯三娘冷声说道:“你们六连殿太过分了吧!谁不知道婴鲤兽是天生的水系灵兽,一身水系神通厉害无比,如果是六级的话,在海中绝对比七级的普通妖兽差不到哪里去了。你们竟然还打着六级妖兽的名头,请我出手,难道是故意相欺吗?”中年儒生说着说着露出怒色,一副上了大当的样子。

而青算子等人的神色终于恢复了正常,但同样露出了不满之色。

只是他们都是孤家寡人的散修,可不敢轻易的得罪六连殿,就一言不发的观看冯三娘如何答复此事。

“毛道友,你这话说的可不对了!我们六连殿什么地方欺瞒诸位了。虽然这婴鲤兽是厉害了点,但可是货真价实的六级妖兽,你总不能硬叫本殿将六级妖兽说成七级的吧!再说了,当初既然知道本殿肯用降尘丹如此贵重的东西作为报酬,自然也应该心里有数,要对付的绝不是普通的六级妖兽。否则,本殿怎会做亏本的生意。”冯三娘脸色一沉,毫不客气的反驳道。

这话让中年儒生一时哑口无言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韩立暗皱下眉头。猛一听此妇人说的似乎有些道理,但韩立心里却很不舒服,不由得看了其他几人一眼。

其他三人显然和韩立地看法差不多,脸色都有些不愉的样子。

但这时,冯三娘忽然冲曲魂几人展颜一笑道:“当然,本殿这样做,更多的还是为了保守婴鲤兽的秘密。所以妾身在来此之前,已经得到上面的许诺,此事成功后除了按约付给诸位一枚降尘丹外,本殿还每人另赠一千灵石作为事先保密的补偿,不知几位道友还满意吗?”

听妇人说出这番话来,青算子等人的怨气渐消,就神色一缓的纷纷点头同意了。

中年儒生似乎还有些不满,但是其道侣那娇艳的少妇低声在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,让其脸色微变,也就默不作声了。

随后,众人在这小岛上各自散开,各找一个静处打坐休息去了。韩立和曲魂则找了个靠海的巨大礁石,面对面的盘膝坐下。

曲魂在他地刻意吩咐下,很快进入了养精蓄锐之中。韩立自己也慢慢的闭上双目,想进入入定中。

可一盏茶的功夫后,韩立却眉头一皱的睁开了双目,并望着澎湃激昂的一波波海浪,有些发呆起来。

不知为何,此时他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,似乎要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,让他有些难以自恃的紧张不安。思量了半晌之后,还没有找出什么原因的韩立,哑然一笑。

看来他还真有些神经兮兮的,虽然他的灵觉一向很好用,但是明日有两名结丹期修士和那“六遁水波大阵”辅助,怎么可能拿不下一名六级妖兽呢?

虽然这妖兽似乎很不寻常的样子,但妖兽就是妖兽,实力再强,面对修士怎么也不可能有胜算的。

这样安慰了自己几句,韩立就想强迫自己进入炼气中。但过了一会儿后,他心中还是沉甸甸的,怎么也无法进入状态中。

“咳!”韩立叹了一口气,还是站起了身来。看来不做些什么的话,他是无法安心了!

韩立有些无奈的往四处看看,同时放出了神识。还好,附近并没有其他修士在。

韩立麻利的往储物袋中一摸,十几杆闪着微光的阵旗和五六个阵盘出现在了手中,这是一套“碧水青甲阵”的布阵器具。

此阵虽然远比不上“颠倒五行大阵”和明日要主持的“六遁水波大阵”厉害,但也比普通的阵法强多了。而且因为有布阵器具的缘故,布置起来简单之极。

韩立没有迟疑的一招呼曲魂,让其以此礁石为中心,在附近数十丈的范围内开始设置阵旗,掩埋下阵盘了。

望着曲魂,将一杆杆阵旗深插地下的忙碌身影,韩立觉得心里踏实了许多。不禁嘴角微翘,露出了几分自嘲之色:“自己还真是怕死的要命啊!”

……

第二日,天色还未大亮,冯三娘就将几人召集到了一起,一齐往离小岛十余里的一处海域飞去。

而与此同时,千里外的一处海面上,一道金光和一道黄光,正飞快的向无名小岛的方向疾驰而来。

而在它们身后一两里的水面上,一大块直径近百丈的白蒙蒙雾气,正以同样的速度紧贴水面的急速追赶着,并隐隐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。这声音凄凉至极,让人听了毛骨悚然。

“苗长老,用下飞剑传书,看他们准备好了吗?”疾驰的黄光中,忽然传出一声浑厚的话语。

“好的!”金光中的苗长老毫不迟疑的答应着,然后人影一闪,跑到了旁边黄光之中,但同时身上的金光化为了一道金虹,一闪即逝的消失了。

而后面的那一大片白雾,见此情景似乎受了什么刺激,婴儿的哭声更加的尖锐起来,并开始渐渐响起了雷鸣的声音,而且越来越大。

“不好,此獠又要使用水罡神雷了,古兄快加速啊!”黄光中响起苗长老的焦虑叫声,似乎对后面的雷鸣声大感畏惧。

“放心,我这混元钵的速度可并不慢!”浑厚的声音刚说完此话,黄光瞬间加速了起来,转眼间和那白雾拉开的距离更大了。

但白雾仿佛并不甘心,在雷鸣和啼哭声中,疾驰的速度同样快了几分,竟在海面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白浪出来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……

曲魂等人已经各就各位的站到了自己主持的阵门前,并且人人手中多出了一杆蓝色的大旗。此旗长约两丈,通体冒着蓝莹莹的毫光,耀眼夺目之极。

而六名筑基后期的修士,人人神色肃然,每人相隔百余丈的距离,脚踩法器的漂浮在海面上,正好围成个半圆形的口袋模样。

而韩立就站在曲魂的身后冷眼旁观,那少妇也站在中年儒生一侧,面露关心之色。

片刻后,一道金光忽然破天而来,一下落到了冯三娘的手上,引起了其他几人的注意。

“大家小心了,婴鲤兽马上到了!一等此妖进入大阵,马上封锁阵门。”冯三娘似乎接到了什么信息,神色郑重的冲其他几人大喊一声,然后又将金光放出,让其再次冲天飞走。

韩立的心一紧,往那金光飞走的方向,眼都不眨一下的凝望着。

其他几人也都绷紧了脸庞,隐隐透出一丝风雨欲来的样子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远处隐隐传来了隆隆隆的雷鸣声音,并且随着此声越来越大,终于看到了一金一黄两道惊虹,从远处风驰电掣般的飞来,后面则是白花花的一大片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紧追不舍的样子。

“这就是婴鲤兽?”韩立虽然看清楚了后面那一大片白色东西,只不过是雾气而已,但怎么也无法想象出来,雾气中隐藏的妖兽到底是什么狰狞模样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