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三百七十九章 出海(下

“欢迎曲道友到此,妾身是六连殿的冯三娘,和诸位一起负责主持阵法的。”一位年约四十的中年妇人,站起身来笑盈盈的说道。

此妇人虽然称不上什么美艳,倒还有几分姿色的样子。

“原来是冯道友,曲某有礼了。”曲魂不卑不亢说道,然后带着韩立向桌子走去。

而韩立目光一扫之下,也已将厅内的几位陌生修士纳入了眼内。

相貌平常的中年儒生、二十来岁的娇媚少妇、双目灰白的老者,及浑身赤红发光的青年,再加上自称冯三娘的妇人,正好五人。

不过,那少妇只是筑基初期的水准,而且和那儒生紧挨在一起,一副很亲密的样子,看来应是一对道侣。

韩立正暗自琢磨的时候,冯三娘开口娇笑道:“曲道友来的正好,我正和诸位道友研讨那‘六遁水波大阵’的变化呢!如果能事先就操演熟练了,想必到时候布阵时诸位道友更加得心应手些。不过在此之前,我先给曲道友介绍下其他的道友吧!”冯三娘显然非常善于和人打交道,几句话软绵绵的话语一说出口,立刻将韩立和厅内诸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。

“这二位是尾星岛岛主詹台前辈的高徒毛道友及其道侣薛道友!”风三娘先一指中年儒生和少妇给韩立介绍道。

“曲魂?魁星岛上的修士。在下也认识不少,怎么从未听说过阁下?”中年儒生冷冷地望了韩立一眼,有些倨傲的说道。

不知为何,这中年儒生似乎看曲魂有些不顺眼,一开口就是一句得罪人的话语。

这让冯三娘原本笑盈盈的表情。不禁一滞。,但马上就恢复了常态。

“在下原本就不是魁星岛修士,只是最近才到岛上看看定居的韩师侄。道友不知道曲某名讳,有什么奇怪地!况且阁下的名讳,在下也是第一次听到。”曲魂不动声色的反讥道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来介绍下,这位老先生是金鳖岛隐修的青算子道友,虽然罕有人知,但一身的木系法术在筑基期内罕有人敌!至于严道友就更厉害了。其是暗火体,一手纯阳真火可修炼的出神入化。”

中年儒生露出怒色,脸色一沉还想再些说什么,但却被妇急忙插口把话头岔开了。

“青道友!严道友!”曲魂望了望老者和青年,略微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这二人虽然和那儒生同为筑基后期的修为。但明显给韩立的压力要远甚那中年儒生,显然他们修炼的功法非同小可。韩立可不愿轻易得罪两人。

“曲道友好!”

“严某有礼!”

这两人也没有托大,同样向曲魂含笑示意。

这一幕让中年儒生越发的有些不舒服。

于是,他未等冯三娘再说些什么,就忽然站起身来板着脸说道:“在下想回屋打坐一会儿,阵法的事情以后再说吧!”

说完此话。他就衣袖一甩的转身出了大厅。而那少妇则有些歉意的望了几人一眼,同样跟了出去。

“哼!有什么嚣张的,不就有个做岛主的师傅吗?”严姓青年身上红光一盛,有些恼怒的说道。

老者和冯三娘的神色也微微一变,但老者马上就面无表情,冯三娘则勉强一笑的招呼曲魂坐下,似乎不想谈及儒生的事情。

“不是说应该有六人吗?那位薛道友不会也是主持阵法的一员吧!”曲魂没有客气的坐下后,就坦然的问道。韩立则低调的站在了其身后。

“还有一位化鸣岛的窦道友,不过据说其正在修炼一门厉害的功法。这几天都不会出屋的。”冯三娘笑了笑后,出言解释道。

“哦,这样啊!”韩立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但冯三娘却似乎对曲魂大感兴趣,不时的询问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,倒让站在曲魂身后地韩立有点意外,不知妇人到底是何用意。

不过,当其问曲魂是否懂“六遁水波阵法”时,曲魂在韩立的指使下当然连口否认了。

于是,妇人笑着说其他几人也都不会,就开始给三人讲解起此阵法的奥妙起来。

真让人意外,冯三娘竟是一位很少见的阵法师!

……

虽然中年儒生似乎和其他几人都有些不对头,第二日后总算也回到大厅内,听冯三娘讲解主持此阵需要注意的地方。毕竟六连殿请他们来,不就是要他们主持此阵法嘛!

再过了三四日后,另一位在屋内闭关的修士,韩立也终于见到了,是位身高七尺的光头大汉,一脸的横肉,看起来凶恶之极的样子。不过,此位言谈举止倒是豪爽得很,倒也和他人相处的挺融洽。

就这样,韩立等人在听完冯三娘讲解的阵法奥妙后,就经常让海船停下来,然后飞出去在附近的海域,不停的切磋“六遁水波阵”的演化配合,好到时能一举成功的拿下那妖兽,这样大家都皆大欢喜。

这样一来,海船自然走不了多快,但六连殿似乎也并不急的样子,虽然停停走走,但冯三娘始终笑盈盈的,没有一丝催促之意。

但当真的将阵法的几种变化演练的纯熟无比后,冯三娘就没有再耽搁时间,而是让海船开始全速前进。一个月后,海船终于在一座十几里大的无名荒岛边抛锚,停了下来。

韩立等人在冯三娘的带领下,走出了海船。

刚踏足小岛上,天外就飞来了一道刺目之极的金光,在几人的身前盘旋一圈后,金光消散,露出了一位脸色淡金的老者,面无表情的盯望着他们。

此人身上没有法力波动,既像一名丝毫法力都没有的凡夫俗子,又像法力深不可测已可收敛自如的样子。这让韩立心中一凛。

“属下冯三娘,参见苗长老!”冯三娘毫不迟疑的上前对老者深施一礼,面露恭敬之色的说道。

这时,站在其后面的韩立等人,哪还不知此位的身份,纷纷的也上前见礼。一位结丹期的修士,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慢待的。

“不用多礼了!冯三娘,你这次做的不错,将这些帮手带来的很及时!他们是不是将阵法演练熟了?这次要对付的妖兽很棘手,不可大意啊!”老者神色不变的缓缓说道。”

“长老放心,诸位道友已将‘六遁水波阵’的数种变化彻底掌握,绝对能困住此兽!”冯三娘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
“好!几位道友,我们六连殿需要借助几位一臂之力。只要诸位好好的出力,本殿一定不会亏待诸位的。”苗姓长老往儒生几人身上一扫,神色缓和了下来,变得和颜悦色起来。

“前辈放心,我等一定尽心!”未等他人说话,那中年儒生就抢先的说道,一脸的赔笑。

看到儒生这般阿谀之色,其他几人虽然脸露异样之色,但也只能同样的出声附和一下。

这位苗长老对诸人的态度满意之极,略点点头后,又说道:“大阵在半日前,就已经叫人布置好了。你们只要去主持下即可。而古长老正在附近海域和那妖兽纠缠追逐,我这就和其将此獠引过来。估计明日一早,应该能将此兽引进大阵,到时就看你们的本事了。你们先在岛上稍微休息一下吧!”

说完,这位苗长老就化为了一道金光飞天而去,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几位道友,都听到了苗长老所说的话了。大家就先休息半日,好好养下神,明天可有一场硬仗!”冯三娘回首肃然的说道。

其他人到此时,自然不会再说其他的话语,都点头表示明白。

但就在这时,一路上都很少说话的青算子,忽然木然的开口问道:“冯道友,一路上我们问你到底要对付什么妖兽,你始终不肯明言,但明日就要动手了,是不是也该给我们透下底了!”

听了此老这么一问,其他几人不禁心中一动,一齐把目光盯上了冯三娘。他们同样有此疑问。

这妖兽是何凶厉稀罕品种,竟值得六连殿如此大动干戈,还谋划了如此之久,普通的六级妖兽可不值得如此啊!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