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四卷 风起海外
第三百六十五章 王长青

韩立远远的望了几眼长达数丈的巨鱼,便飞到了海船的上空,略盘旋了两圈后,便向船上望去。

显然船上的人也发现了韩立的到来,只见几声大嚷声后,从船舱中涌出来一大群人,足有二三百名之多,顿时挤满了船头。

这群人一望见停留在半空中的韩立,脸上都露出几分敬畏之色,纷纷的向韩立躬身施了一礼。

韩立正有些愕然之际,人群中一名衣饰最华贵的中年人上前几步,神情紧张的说了几句什么话,然后束手侍立,似乎在等候韩立的吩咐。

韩立摸了摸鼻子,苦笑了几声。因为对方的言语,他一句都听不懂,言语不通,怎么交流啊,这让他头痛起来了。

这时,因为见韩立没有马上开口说话,那名中年人神色有些惊慌了,又急促的说了两句。虽然没有听懂意思,但韩立也看出来,对方似乎在向他分辨什么似的。

韩立皱下眉头,略想了想后,忽然用普通的天南语讲道:“你们这里,有没有人听得懂我说的话,若是有的话,就出来给我解说一下!”这句话一说出口,韩立就把目光往身下的人群中一扫。

那中年人一脸的茫然之色,显然不知道韩立再说什么,至于其他的人一头雾水的样子,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。

无奈的叹息了一声,韩立换了几种所会的古语,分别说了一遍此话。这些古语,还是当初为了修习那些绕嘴的咒语,而不得学会的。当他说到其中一种时,人群中的一名灰发老者神色终于动了一下。

见到此幕,韩立心里大喜,顿时冲老者一指。

“老先生,是不是听得懂我说的话?”韩立用那古语缓缓的说道,毕竟不经常使用这种言语,他也生疏的很啊。

老者听到韩立如此一说,犹豫了一下,还是站到了中年人身侧,用古语恭敬地回道:“老朽王长青,年轻时的确学过这种仙家言语!不知仙师有什么吩咐?”

韩立见老者真的听得懂古语,脸上浮现出了几丝笑意,忽然身形一闪,人站到了老者身前,将老者和中年人同时吓了一跳。

“你想必也看出来了,我并不会当地的言语,你给他们说一下,我只是路过这里打听一些事情而已,不用如此惊慌!”韩立温和的说道。

刚才他已用神识彻底扫过了巨舟,此船上全都是些凡人,没有什么修仙者在此,他这才如此安心的下来。

说完这话,韩立没有理会老者如何嘀嘀咕咕的和中年人解释,而冲天上的神风中一招手,洁白的法器就载着曲魂慢慢降到了船头。

接着曲魂在韩立的吩咐下走了出来,而小舟则迅速变小的化为了一道白光飞到了韩立手中,被其收进了储物袋。

做完了这些事情,韩立稍微斜视一下。

发现船上的这些凡人,虽然神色仍然保持着恭谨之色,但却没有任何人露出震惊之色。这说明,修仙者的手段他们应该经常见到才对,否则不会如此习以为常的样子。如此说来,不是这艘船上的人不是普通的人家,就是在此地的修仙者众多,并不忌讳让凡人见到了。

韩立心里若有所思的想着。

这时,那老者已将韩立的话语,给那中年人传了过去。中年人先是一愣,但马上面露惊喜之色,嘴里叽里呱啦的对韩立说出了一大堆话来,满是兴奋之极的神情。

韩立见到对方神色如此,心里一怔,不由得将面孔转向了老者。

老者自然明白韩立的用意。急忙上前给韩立解说道:“仙师大人,这位顾先生是此船的东主,他打算邀请仙师去他居住的魁星岛居住,他愿意供应仙师修行的一切费用和开销。”

“魁星岛?”韩立摸了摸自己下巴,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。

见韩立这般无所谓的神色,中年人的双目更加热切了,嘴中又是一连串的话语吐出。从他说话时赔笑的样子,韩立不要老者翻译也明白,此位多半又是说了什么想让自己去那个魁星岛的话语。

于是,不等老者给自己翻译,韩立便不客气地一挥手道:“你先告诉这位东主,我新到贵地对这里地情况不太熟,不会冒然答应什么的,等我多了解一些事情后,再决定去不去他那个魁星岛。而现在我不懂你们的言语,我希望他能让我随此船几日,让老先生教我一些当地的言语和顺便了解一下当地的习俗。”

老者听了此话,不敢怠慢的忙向那中年人如实的解说。

中年人听了后,脸上明显露出了几分失望之色,但仍恭敬的向韩立施了一礼,然后向身后的其他人大喝几句,顿时所有人都一窝蜂的退回了船舱,而他自己也向老者讲了句话后,便倒退着下去了。

如此一来,船头上就只剩下老者和韩立两人了。

老者见此,笑着跟韩立说道:“仙师大人,顾东主答应了你的要求,而且还给你腾出了一间上房。仙师可跟我一同过去。”

韩立听了,淡淡的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于是,这叫王长青的老人在前,韩立和曲魂则跟在其后的进了船舱。

“真够大的!”这是韩立进入船舱后的第一感觉。船舱内四通八达,到处都是走道过廊,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房间。期间韩立碰到的几名凡人,都面露敬畏之色的给韩立自动让开了道路。

跟着老者转了几个弯后,韩立和曲魂,就到了一个较大的木门前。

王长青毫不犹豫的将其推开,然后身子一侧,请韩立先进去。韩立也没和其客气,和曲魂一前一后的走入了屋子,然后四下打量了一眼。

别说,这个屋子还真的不错!不但空间够大,而且没有气闷的感觉,但最让韩立奇怪的是,在屋子的角落里竟有一颗花盆栽种的奇怪小树。

这树笔直的一根主干没有丝毫分支,长满了巴掌大的三角形树叶。而且整棵树,通体银光闪闪,竟仿佛是纯银打造的一般。望着此树,韩立露出了好奇之色。

“看来,仙师以前没有见过这银角树!此树的确不是常见之物,它不但外观华丽,而且放在气闷之处,则可让空气变得新鲜纯净,实在是跑海之人的难得宝物。就是我们东主这么财力气粗的人,也只弄到三四颗而已。”老者看到了韩立眼中的讶色,恭敬的给韩立讲解道。

韩立听了淡淡一笑,没有说什么。这位王长青替他那位东主讨好的意思,他怎会听不出来。

韩立让曲魂守在门口处,就在屋内的一张椅子上坐下。王长青则有些拘谨的站在韩立身前,不敢随意的落座。

见对方这般拘束,韩立笑了笑,和颜悦色的对其说道:“王先生,不用这般客气,请坐下来说话就是了,我还有些事情,要好好向先生请教呢?”

王长青听了此话,口中连称“不敢”,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。

见此情形,韩立微皱了眉头,便不再勉强对方了。

于是,他略想了下后,便开口直接问道:“我是从他地刚到此处的修士,不知王先生能否先给我介绍下附近的地形,以及当地的习俗。当然若是能多说下我们修仙者的事情,那就更好了,我一定会重谢老先生的!”

韩立说这些话时,神色平静之极。

王长青想了想后,便缓缓的说道:“仙师既然从外面到此处,那应该知道这里就是乱星海的海域了,而这里就是乱星海的西南角。附近共有尾星岛、魁星岛、桑星岛等三座大岛,当然还其他各种中小岛屿几十个,都有仙师和凡人居住的。”

“我们这里的人其实和其他海域的习俗一样,每个岛上都会有一个法力最高的仙师担任岛主,负责守护岛屿。其他仙师若是肯在岛上定居并担任一定的职务,则由岛主每年发放一定的灵石供其修炼,但从此就要听从岛主的吩咐。当然若是既要居住在岛上,但又不愿担任岛上职务的,则不但没有灵石供应,反而每年要缴纳一定的灵石给岛主,这样也可留在岛上的。”

说到这里,王长青顿了顿,脸上露出几分羡慕的神色,似乎对修仙者向往之极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