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三卷 魔道入侵
第三百六十二章 南宫屏

女子长的如此温婉,可是说出的话却如同刀剑一样冰冷,让韩立心中一凛。

“前辈是不是改变主意了?”韩立长出了一口气,说出了一句让女子有点意外的话来。

“看来你倒不是全无用处嘛!最起码还有点脑子的。”女子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“如果前辈真想杀在下的话,想必韩某也不会有睁眼的时候了!”韩立淡笑了一声,神色如常的说道。

“我叫南宫屏,不要什么前辈前辈的叫了,好像我有多老似的!”女子毫无表情的重新转过头去,不置可否的说道。

听了这话,韩立怔了一下,接着心里暗自腹诽道:“既然都结丹了,按凡人的年龄,不是老太婆是什么?”

韩立一身的真元修为都被其吸走了,对此女自然一肚子的闷火,但迫于命悬对方手中,也只能暗咒对方几句而已。

“虽然昨天你把我当成堂姐了,才出手救下的我,但总算是我南宫屏的恩人!而且昨日我又无意中吸了你的真元,才稳住了伤势没有恶化,这个人情我南宫屏不会不还的。”女子背对着韩立,悠然的说道。

“算了,既然阁下是南宫婉的堂妹,就算我倒霉吧!”韩立皱了下眉头,无奈的说道。随后,他活动了下手脚,人就站起身来。

“啪啪”两声脆响传来,韩立眼前白影一闪,一阵香风过后,被此女扇了两个结实的大嘴巴,人不由自主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大圈。差点重新倒在了地上。

“你……”韩立愕然的捂着火辣辣的脸颊,惊怒地望向南宫屏。

“昨天没经我允许,你竟敢用脏手碰我的身子!而且昨天一晚上还竟敢压……压着我晕过去!这两下,只是略给你点惩戒而已!”南宫屏声音一寒的说道,但说到自己被韩立压住的时候,脸上还是升起了一丝红晕,但随后就一脸的寒霜。

听了这话,韩立无语了。

在男女之防上,和一位结丹期女修士讲道理,这根本是自找麻烦的事情,说不定略一争辩,对方会再给自己两个嘴巴呢!他现在可是对方案板上的肉,想怎么切,就怎么切啊!

而且他隐隐的感到,此女如此的对他,说不定根本不是因为昨天碰了她的缘故,而是纯粹地想教训他一下,好为那南宫婉出口恶气。

这样一猜想后,韩立强忍着按下了心中的怒火,轻摸了下有些红肿的腮颊后,就默不作声了。

看到韩立如此识相的没有争辩一句。倒让南宫屏露出一分讶色!

其实就想韩立预想的那样,此女早就存了韩立只要一争论昨天的事情,她就会不由分说的再给韩立点颜色看看。可如今,韩立如此识趣的一语不发,倒让其没有了再出手的借口。

于是,她只能冷哼了一声,不客气的说道:“既然耳光已经打过了,接下来,我说下如何报答你大恩的事情了。现在我有两条路给你选,一是我当场给你一定数量的灵石,多得足以让你张目结舌,来弥补你修为上的损失和出手相救的情分。”

“二是,你跟我一同追上本宗撤离的队伍,等我们六派重新安定下来后,我会炼制些灵丹和找一名本宗的年轻女弟子和你双修,让你尽快的恢复原来的修为。你只是真元损失的厉害,重修不会再有所谓的瓶颈。依我猜想,花个一二十年的功夫,你就应该能修回到以前的境界了。当然在此期间内,我若是高兴了,说不定还会传你几手本宗的秘术呢!要知道,我们掩月宗可和你们黄枫谷那个大杂烩门派不同,有许多秘术可是向不外传相传的,其神妙之处,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。而我昨天自动吸取你修为的功法,就是其中的一种。”南宫屏傲然的说完这些话后,神色不变地盯着韩立,等待他的选择。

可韩立听的有些发呆了!这两个条件听起来,未免悬殊的太厉害了吧!

一个只是给些灵石就将人打发掉了,另一个则不但帮助恢复修为,还给准备一个双修伴侣和愿意传授他一些秘术,韩立怎么越听,越觉得此女故意让他选择第二条路啊!这实在是有点诡异,难道对方给自己设了什么圈套不成?

韩立这样想着,迟疑的望了南宫屏一眼,但却从对方眼中,看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复杂神情,似乎有些期盼,还有些焦虑的样子。

韩立心中一愣,更有点糊涂了!他使劲的揉了揉鼻子,双臂抱拢,右手支起了下巴,沉思了起来。

足足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,韩立还是没有开口说话。但南宫屏却忍不住的秀眉一挑,樱唇微张的催促道:“怎么样,你决定好了吗?”此时的她,一脸的不耐之色!

听了这催促声,韩立抬起头来,若有所思的望了对方一眼后,缓缓的说道:“想好了,我就选第一个条件!前辈只要给我些灵石即可了。修为我会自己想办法恢复的,就不用前辈操心了!”韩立的神色淡淡的。

南宫屏听了韩立的决定,脸上一呆,露出了几分古怪的神情。她紧盯了韩立的面孔一会儿,忽然一扬手,一个红色的储物袋扔了过来。

“灵石就在里面了,还有一些常用的材料,就一齐送给你了。”南宫屏的声音有些阴冷。

韩立没有在乎对方的语气,毫不客气的将储物袋抓到了手中,然后将神识沉进去扫了一眼。即使心里已有了准备,但袋中的数十块中阶灵石,和众多杂七杂八的材料,还是让他深吃了一惊。

忽然,韩立露出一点喜色,抬首向南宫屏急切的问道:“前辈手里是否还有和元玉,能否再多给晚辈几块?”

韩立这话,让女子眼中闪过一分讶色。但她一声不吭的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后,就扔出了几块白色的玉石过来,韩立欣喜异常的接下了。

如此一来,他修复传送阵的材料,不用寻找便已凑齐了。

“还有什么事吗?若没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南宫屏冷眼望着韩立的举动,没有表情的忽然说道。

“哦……没有什么事情要劳烦阁下了!”韩立神色一正的摇头道。

听了这话,南宫屏娇哼了一声,人立刻转身向树洞外走去。

但是在走到树洞口时,她又扭过头平静的说道:“韩立,你做出这样的选择,我不知道你是真傻,还是自作聪明!”说完此话后,其袖中飞出一把宝剑,然后白影一晃,人已站了上去。

可就在这时,在她身后,却传来了韩立一句懒洋洋的话:“前辈,别忘替我向南宫婉问一声好!”

听了这话,南宫屏的身形怔了一怔,但随即一言不发的化为一道白光,从洞口飞天而去,竟不知其是答应了,还是根本不予理睬。

见此情景,韩立苦笑了几声,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干脆一屁股再坐在地上,随后呆呆的望着洞口,开始出神起来。

他到如今还是不明白,自己一身的修为怎么可能被此女吸了去。这掩月宗的功法,难道真的这么太霸道?!岂不是比黑煞教的血祭更加的诡异啊。

不过韩立认为,这种吸取人修为的功法,肯定限制和缺陷众多,否则掩月宗的修士,早就在修仙界人见人灭了。

韩立的这番猜想,还真猜对了几分事实。

那南宫屏之所以可以吸取他的真元,完全可以说是一种巧合。此女在施展秘术之后,身上真元早已大损,若没有什么意外的话,她肯定会修为大降。虽然还能够维持结丹期的水平,但数十年的苦修肯定是损失定了。

并且她在秘术功效消失后,以为自己会落入那两名魔道之人的手上,所以才一咬牙发动了修炼功法的神通“轮回真诀”。

此神通一经施展,只要有外人用灵力探寻此女的身体,自然会被其体内形成的螺旋真元强行吸住,然后会将对方的真元修为吸的干干净净。当初,要不是此女醒来的早,及时停住了功法,恐怕韩立连最后的那点修为,都会被彻底的吸掉。

当然这种诡异的神通,使用的条件也苛刻之极。

首先,它必须要求施法者,必须处于真元大损的时候,才能施展出此术。

其次,若是在此术施展一段时间后,一直没有他人真元给其补充体内亏损,施术人就会真元内缩的彻底自爆而亡,可说是一种半自杀性的功法。

但最让人觉得鸡肋的是,这种神通虽然可以吸取他人的真元,只能局限于自已原先亏损的部分而已,而无法用此术,提高施术人半分的法力修为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