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三卷 魔道入侵
第三百五十九章 惊遇旧人

心中拿定了主意,韩立就不声不响的御器飞离了山峰。

后来那些和韩立交谈过的炼气期修士,在白池聚会开始时,反而看不到韩立这位“前辈”高人,心里都不由得大感奇怪。

韩立先去了天星宗坊市一趟,将修补古传送阵的各种材料按清单购齐,然后才就奔越国飞去。

这一次,韩立并没有按原路进入越国,而是兜了个圈子,从元武国和越国非常偏僻的交界处,偷偷的潜入。如今的越国可是魔道的天下,他不可想刚进入险地,就被人家一路的追杀。

韩立不知道,因为他的这份小心,又让他无意中躲过一场危机。

因为现在越国的大部分边界处,魔道派出了不少的人手日夜巡视,韩立若是冒然从原路返回,肯定躲不过人家的耳目,一场逃亡大战,十有八九是免不了的!

如今,安然进入了越国的韩立,尽拣人烟稀少的地方赶路,竟让他一路无险的到了古传送阵所在的灵石矿附近。

此时的灵矿,自然落到了魔道的手中。韩立远远的就偷望一下,结果见到了身穿绿白两色服饰的魔道弟子。从其袖角上的碧绿鬼头和粉红色的桃花标识看来,应该是鬼灵门和合欢宗的修士。

知道了占据灵矿的魔道身份后,韩立就悄悄的隐匿走开,并在附近找到了隐秘的地下入口,潜入了进去。

他很轻易的找到了当日被封闭的洞窟,在用法器将乱石击碎后,就重新见到了破损的古传送阵。在见到传送阵还安然存在,韩立心里略松了一口气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韩立先用一套新得到的幻形阵旗,将那个隐秘入口彻底幻形掩住。然后,又用改进过的“颠倒五行阵”的阵旗和阵盘布下大阵,护住了古传送阵所在的洞窟。

如此一来,即使魔道的修士发现了他,他也有时间从容逃跑了。

于是,没有了后顾之忧的韩立,开始修复传送阵了。

因为玉简内说的清楚,古传送阵的修复是一个精密无比的工程,即使不起眼地一道符纹弄偏了一丝,都有可能让整个传送阵出错,所以韩立的修复过程缓慢无比。

整整七天的时间过去了,传送阵只不过完成了一小半的修复,而这时一个大麻烦出现了,事先买的材料竟然耗尽一空了。

见此情形,韩立有点傻眼了!

原来他所买的修复材料,固然比清单上的还要多些,但完全没有考虑到修复中会出错,材料会报废的问题。

而他又不是专门的炼器师或者阵法师,结果技艺不过关的他,有大半的材料修复时出错,被白白的浪费掉了,如此一来自然不够用了。

韩立轻叹一下,看来要出去一趟了。

不过他记得在灵矿东边数天的路程,有一处某修仙家族开的小坊市。虽然不大,但这些铁母和晶玉之类的材料倒是能买到的,毕竟传送阵的核心之处没有坏,需要的只是些普通的材料而已。

他唯一但心的是,现在修仙界这么乱,这家坊市存在与否还是两可之间事啊!别冒险赶到了地方,坊市早就没有了。

韩立思量过后,到了晚上还是趁着夜色出了地下洞窟,直奔坊市御器飞去。

他心里已想好了,若这坊市真的没了,他顶多再回元武国坊市一趟就是了。这古传送阵,不可能只修到一半就不问了。

但为了保险起见,韩立准备晚上赶路,白天则找个地方休息隐蔽,这样一来就能将危险减少到最低了。

于是趁着漆黑的夜色,韩立向东飞行了整个晚上,当天开始蒙蒙擦亮的时候,才开始寻觅落脚的地点。

但他正往下方眺望之时,忽然神色微变,猛扭头往某一方向凝神望去。他隐隐的感到,似乎有什么人,正往这里急速飞驰而来,而且不止一人的样子。

韩立不假思索的一踩脚下的神风舟,人就向下斜飞下去,转眼间,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。

他刚刚将身形隐匿好,并将周身灵气收敛起来,一道刺目的白光,就闪电一样的无声飞来。

而在白光身后,一团数丈大小的血雾,鬼哭狼嚎之声不绝,紧跟不放。再稍后点的地方,则有一片粉色的霞光,隐隐发出清鸣之声,同样直追不舍。

躲在下面山林中的韩立,没有注意前面的白光,和后面的粉色云霞,反觉得那团血雾眼熟无比!这不是那鬼灵门少主的护体魔功吗,难道就是此人?

一想到鬼灵门少主的厉害和所吃的苦头,韩立的神色阴沉了下来。

就在韩立以为,这几人马上就会从其上空急速遁走之时,前面飞驰的白光,忽然间顿了一下,接着光华敛去并停下来,露出了一位站在飞剑之上的白衣女子。

这女子身材修长,头戴斗篷,一现出身形,就冷冰冰的向后说道:“小辈!你们穷追不舍,难道真想自寻死路?”女子的声音清寒无比,可一听到韩立的耳中,却差点让其一蹦数尺来高。

“这……这好像是那南宫婉的声音,真是此女?”韩立大吃了一惊!

这位和他有过合体之缘的女子,虽然和他说过的话寥寥无几,但作为韩立人生中的第一位女人,其心里早就将对方音容深记在了脑海中。而这声音的确很像南宫婉,只不过嗓音似乎沙哑了点啊!韩立还是有点惊疑不定。

韩立正在震惊之际,后面紧追的血雾和那片粉红的霞光,似乎也被蒙面女子的话吓住了,不约而同的停在了十几丈外。接着血雾和霞光稀疏了起来,同样露出了里面之人。

那血雾中的果然是鬼灵门少主王蝉,另一侧霞光散尽后露出的男女二人,则让韩立目瞪口呆了起来。

男的是那燕翎堡见过的、艳丽如女子的妖异男子,女的竟是失踪多日、估计早落入魔道之手的董萱儿。

薰萱儿神色清冷,原先的狐媚之色,不知何时荡然无存了,显得端庄无比。更令韩立惊异的是,其修为从原先的筑基初期提升至了筑基中期的境界了。

韩立看着董萱儿和妖异男子并肩站立在一齐,不禁眉头紧锁。

而在此时,鬼灵门少主和艳丽男子,与蒙面女子的冰冷眼神一对,同时露出踌躇之色。

对方虽然已和一位鬼灵门的结丹期高手两败俱伤,应该无力抵抗了。但毕竟此女在掩月宗攻防战中,可是杀伤了无数魔道修士的结丹期修士,万一对方拼死一击,硬拉上他们两人同归于尽,这可就太冤枉了。

有此想法的二人,不由得互望了一眼,谁也没有抢先动手的意思。

见此情形,那艳丽诡异的男子眼珠一动,就面带微笑的冲蒙面女子说道:“若是在往日,南宫前辈说出这样的话来,我和王兄自然望风而逃了,但是现在吗……即使晚辈看在掩月宗和合欢宗的渊源上,想放前辈一马,可这位鬼灵门的王兄,也不会罢休啊!”

艳丽男子完全一副我们是自家人,什么都好商量的口气,但却不客气的将鬼灵门少主正面推了出去,当作了挡箭牌。

王蝉听了此话,心里大怒。

但他同样是喜怒不形于色之人,只是冷望了对方一眼后,就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听说合欢宗秘术中,有一门的‘玄月吸阴功’,修炼的男子可以通过双修之术,将女子的元阴强行吸纳一部分去。虽然不多,但以前辈的结丹期修为,想必可以让这位田公子借此,由筑基中期的瓶颈进入到后期了吧!”

王蝉的此话一出口,艳丽男子脸色微变。

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苦追此女不放的目的,竟然被王蝉一眼就看穿了,心里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了。

而与此同时,那蒙面女子却两眼射出羞恼之色,银牙一咬的吐道:“一丘之貉,找死!”说完一抬手,一片白蒙蒙的剑光铺天盖地的射了过去。

对面的王蝉和艳丽男子见此情景,同时大惊失色,身上血雾和霞光瞬间涌出,就要马上飞遁后退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