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三卷 魔道入侵
第三百五十一章 齐云霄之死

韩立听了此言,轻笑了一声,马上解释道:“辛姑娘误会了,我身后的这人并不是活人,乃是在下炼化的一具甲尸而已,姑娘用神识略查下就可清楚了。”

韩立说出这番话后,已自觉的停止了前进,而等说话的辛如音辨识下曲魂的僵尸身份。

果然片刻之后,辛如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是如音误会了,韩前辈请进吧!”

辛如音的声音中有些歉意,但韩立洒然一笑,毫不在意的驱动神风舟,飞出了通道。

韩立刚一飞出,眼前一亮,以前曾来过一次的竹屋群,出现在了眼前。在竹屋的前面,则绰绰站立着两名女子,正是那辛如音和其身边的俏丽丫鬟。

只是两人一身的素白衣衫,辛如音还一副少妇的打扮,这让韩立愣住了。

“未亡人辛氏给韩前辈见礼了。”辛如音见到韩立出现,上前轻盈盈的施了一礼,只是她一脸憔悴的病容,让韩立见了暗生狐疑。

“辛姑娘不必多礼!”韩立一肚子疑问的客气了几句。

这时,辛如音身后的小丫鬟也上前给韩立见了一礼。韩立心不在焉的点点头。

显然,辛如音没有想在这里就和韩立长谈的意思,她强笑着将韩立引进了一间较大的竹屋。

一进屋子,韩立心里惊呆了。

只见正对屋门的一张木桌上,摆放了一个漆黑的灵位,上面竟然书写者“夫君齐云霄”等几个大字,在灵位前面还有一个小香炉,上面点燃着几根香烛,徐徐冒着青烟。

看到这一幕,韩立怎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那齐云霄竟然已身亡了,这太让韩立意外了。

于是震惊过后的他,轻叹了一口气,主动上前从桌子上抽出了一束香烛,点燃后拜了两下,就轻插到了炉中。

“辛姑娘,到底出了什么事吗?”拜祭完后,韩立就回过头来,轻声的问道。

“这话说来就长了。韩前辈跟我到另一间屋内,我跟前辈好好讲下吧。”辛如音眼圈一红,有些软弱的说道。

如今的辛如音,哪还有丝毫韩立记忆中的精明强干的模样。完全是一个让人怜惜的小女子。韩立见此,只能默默的点点头。

于是,韩立在辛如音地带领下,来到了隔壁的屋内坐下。

那小丫鬟则手脚麻利的给韩立沏了一壶茶,并给韩立倒上了一杯。

韩立轻呡了一口香茶,就将茶杯放下后,沉声的说道:“没想到仅仅数月不见,齐道友就身遭不测了,真是造化弄人啊!对了,还不知辛姑娘和齐道友是何时结为的夫妻,在下若知道,一定事先送一份贺礼了。”

听了韩立这话,辛如音露出了苦笑之色,但未等她开口说话,其身后的俏丽丫鬟倒先替她答道了:“前辈,我家小姐是在齐公子遇害后,自愿过门给齐公子守寡的。”

这句话让韩立十分愕然了,不禁朝辛如音惊讶的望去。

“小梅说的不错!我的确是自愿给齐公子守寡的。”辛如音见到韩立的目光充满了惊疑,缓缓地点头道。

“这……”韩立有些无语了。

“妾身深受齐公子数次救命大恩,早就无以能报了。若齐公子安然无恙,我迟早也会嫁给他的,现在只不过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而已!“辛如音伸出一只洁白的玉腕,轻挽了下额前地一缕秀发,镇定如常地说道。

听到这里,韩立自然不好说什么了。下面,辛如音就将齐云霄遇害的经过,幽幽地给韩立讲来。

原来韩立刚走的一段时间内,齐云霄和辛如音因为韩立的嘱咐,还是很小心的轻易不肯出门。但是两个月后,辛如音因为研究阵法急缺一种非常稀有的材料,就不得不打算去附近的坊市走一趟。

结果,此事无意中被齐云霄知道了,这位正一心追求辛如音的痴情种子,自然一口将此事揽了过去,就替辛如音跑了一趟。

可是万没想到,上次韩立救辛如音时出手灭掉的那些修士,竟然是元武国最大修仙家族之一的付家子弟。一下有这么多嫡系子弟莫名的失踪了,付家自然要彻底追查此事。结果在附近游荡了一两月的付家修士,就碰上了一头冒出来的齐云霄。

若是齐云霄心机够沉,阅历丰富,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,倒也不是不能应付过这一关的。但可惜的是,他实在是老实过头了,别人只问了数句相关的言语,他就惊慌了起来,这自然引起了付家人的怀疑,顿时就要制住他,并将其带回去细查。

齐云霄自然不肯束手就擒,结果倚仗身上的法器不错,硬生生从几位付家炼气期修仙者的手上逃了出来,并马上遁回了住处。

这样一来,齐云霄可招惹了杀身之祸!

付家的修士不久就循迹追寻到了他的住处,结果被齐云霄的大阵,一连杀伤了十几位修士后,付家惊怒之下,竟然出动了一名结丹期的大高手,结果经过半日的强攻,竟硬生生破掉了外面的大阵。

可没想到齐云霄见事不妙,又急忙在大阵后又布下了一个较厉害的幻阵,竟出其不意的暂时困住了这位结丹期修士,而他则趁此机会就要逃之夭夭。

其他付家修士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。

结果齐云霄虽然倚仗残余的阵法,逃出了对方的围杀,但那位掌柜忠仆却当场战死,他也身负了极厉害的重伤,一逃到辛如音的住处,就咽了气。

而付家却还茫然不知,仍然恼怒之极的到处搜查齐云霄,并且还在其住处专门留下了人日夜监视着,这就引出了,韩立击杀那一老一青两位付家修士的一幕。

听完了辛如音的讲述后,韩立心里有些黯然了。虽然他还谈不上和齐云霄是什么至交好友,但其还真是一个蛮不错的人,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身亡了,真是世事无常啊!

“韩前辈来此是为了那古传送阵之事吧!”说完事情经过的辛如音,忽然冷静之极的问道。

“哦,这个事情不急……”这句话,让韩立面上露出尴尬之色!毕竟人家名义上的夫君刚死,现在实在不是询问此事的恰当时候。

“那传送阵我修复的差不多了,再给一个月的时间就可彻底完工!”辛如音似乎看出了韩立的不好意思,却自顾自的慢慢讲道。

“真的?”韩立不由的精神一振,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。

“是真的,我不但会将传送阵彻底修复,而且还有两样东西送给韩前辈!”辛如音不动声色的说道,并立刻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两个玉匣,放到了桌上。

“这是?”韩立真的怔住了,满面的愕然之色。

“这两个匣子,一个匣子内是我夫君的《云霄心得》和他收藏的炼器典籍,另一个则是我在阵法方面的所有心血和大量的阵法道书。我希望前辈能够收下这些东西。”辛如音淡淡的说道。

听到辛如音这么一说,韩立心中一凛,望了两只玉匣一眼后,就盯着辛如音神色不变的问道:“辛姑娘这是何意?为何要将这些珍贵之极的东西给在下?有什么话,如音姑娘可以直接说了!”韩立的声音有些冷冷的味道了。

“这些东西送给韩前辈,我只想要前辈一句承诺之言!”辛如音丝毫不避韩立目光,脸上露出了几分坚决之意。

“什么承诺?”韩立虽然隐隐的猜到了对方的用意,但还是沉声的问出了口。

“韩前辈若是有一天,真能进入结丹期的话,我希望前辈可以替我夫妇灭了付家一族,彻底让付家从元武国消失掉。”辛如音的声音如同万年玄冰一样的寒冷,即使韩立听了,也被其话里的恨意激得打了个冷战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