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三卷 魔道入侵
第三百三十八章 逼供

韩立没理会这人的惊怒之色,而将包裹着引魂钟的青光一散,接着伸出手指“当”的一声,在小钟上轻弹了一下。

“扑通”一声,正想趁机逃走的“曲魂”当即翻身栽倒在了地上。

“本命法器!你手上拿的是这身体的本命法器!”“曲魂”面露惧色的叫道。

“你知道就好!不想吃苦头的话,就将你的来历好好交代一下。我倒很好奇,你怎么可以侵占此身体的,修仙者不是不能夺舍凡人吗?”韩立神色平静的说道,声音平淡之极,仿佛则正和好友聊天一样。

可是“曲魂”听了,却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。要知道夺舍的修士,在修仙界那是人见人厌,虽然没到对夺舍之人斩尽杀绝的地步,但也绝不会给其好脸色。而韩立这种非常反常的表情,让其心里更是七上八下,不由得狂想脱身之策。

“道友恕罪,在下以前也是筑基期修士,只是在和仇家的争斗中毁坏掉了躯壳,才不得已上了此身体的。”此位没有回答韩立的问题,反而站起身来后,强笑着解释道。

“是吗!”韩立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。

其实听到对方是筑基期修士,韩立心里略有些吃惊的。

可这“曲魂”看不出韩立所想,见他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不禁心里有些发毛了,急忙又说道:“虽然在下修为跌落至了炼气期低层,但还是有些法器和灵石的。只要道友不追究此事,在下愿意赠予道友!”这句话,此位说地有些低声下气了。显然很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!

可韩立没有理会对方的引诱之言,反而沉思一下突然问道:“你是七派的修士?”

韩立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。据他所知,七派之外可是很少有筑基期修士的,当然一些大的修士家族还是有不少的,比如像燕家这样的。

“七派……哦,是啊,我是灵兽山的修士。阁下莫非也是七派的修士?”“曲魂”说此话时脸色如常。韩立却从其眼中看到了一丝惊慌之色,这让韩立疑心大起。

“原来是灵兽山的道友啊!不知道,贵山的菡云芝姑娘,是否还好啊?”韩立轻轻一笑地缓缓问道。

“菡云芝……实在抱歉。在下因为常年闭关修炼,所以对一些年轻的弟子,实在没什么印象。”曲魂听了韩立此问,先是一怔。接着就干笑了几声,有点言不由衷的说道。

“不认识?那道友认识些什么人,可以随便说几个弟子给在下听听。在下认识的灵兽山道友很多,说不定就有在下认识的呢!”韩立不动声色的继续追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”曲魂脸上有些惊慌了。并且眼珠又乱转了起来,一副很不老实的样子。

望着此人支支吾吾的样字,韩立的脸上一冷。神色阴寒了下来。

“道友真让在下失望!看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。”韩立不客气的说道。接着身子向前一晃。接着再一闪的回来了。

“曲魂”在原地一动不动了,在其胸口处却多出了一张被贴上的“定神符”。其人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。这让此人脸色大变地急忙大叫道:“道友,这是何意!有事可以好商量的……”

这定神符对付凡人时,自然可以让凡人身体彻底僵硬,甚至连话都无法说出口。但对付有一定法力的修士,则效果差了点,虽然同样可让修为低下的修士无法动弹,但说话和各种表情变化,却是丝毫不受影响的。

韩立此时根本不理会此位的叫嚷,而是从储物袋中摸出了一个漆黑如墨的钵盂出来。

此物一出现,一股阴森之气弥漫了开来,让附近空气的温度都骤然降了数分,接着一阵阵的鬼哭狼嚎之声从钵盂中响起,还有些诡异的黑雾环绕着钵盂,更显得此法器鬼气森森。正是韩立刚到手不久的“聚魂钵”。

韩立单手托着此法器,阴森的望了对方一眼,便面无表情的几步凑到了“曲魂”面前。

这位盯着钵盂的异象,脸上先流露出惊疑之色。但马上想起了什么,神情徒然变得紧张起来,有些不自然的说道:“你要干什么,难道你要用炼魂术?”

当说出“炼魂术”几个字时,此位眼中露出了害怕之极的神色。

“炼魂术”这个臭名昭着的法术,在修仙界可是人见人怕,人见人躲,甚至连一些修士间的毒咒,都用此法术来发誓言。

一般每个门派和大家族内,都专门有人来修习此术,这可是对付叛门背族之人的最厉害处罚和震慑,向以残酷而闻名修仙界。

听说修习此术者,可以将人的元神魂魄抽出,用专门的法术加以折磨。据说那种直接刺激灵魂痛苦,即使意志再坚强的人也绝承受不了一时半刻的。而且修士的元神越强大,所受的痛苦就越强烈,实在让所有修士都谈之色变。

有关炼魂术的传闻,在修仙界传的到处都是,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是修炼炼魂术的修士,一定会修炼一个和自己元神紧密相连的“魂器”,只有凭借此法器才可以施展炼魂术,让受术之人的魂魄生不如死。

这个魂器形状,外界之人没有几人亲眼见到过,但自然被大多修士传为成阴气森森,鬼气弥漫了,正好和这盛有上百修士魂魄的“聚魂钵”形象,非常相近。

因此这钵盂一拿出来显现的异象,再加上韩立先前的威胁话语,就被“曲魂”误认为韩立竟会那可怕的“炼魂术”了。

这也难怪他会如此想了,任谁一想到折磨人的元神魂魄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此法术,这怎能不让他魂飞天外。

韩立听了“曲魂”此言,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,心里倒有些意外。

说实话,他拿出此法器,根本没想到用“炼魂术”恐吓对方,只不过想借助此钵的阴寒之气,好好的给对方元神一点苦头吃而已。但现在此人竟认为自己会炼魂术,而且畏惧之极,这倒让他心中一动,准备将错就错了。

“再问你一次,到底什么来历,为什么要假冒灵兽山修士。”韩立没有回答对方是否要用炼魂术,反而冷冷的再问道。

韩立这种避而不答的做法,让这人更确信了几分,不禁面色惨然,但嘴唇动了几下,还是没有要开口的样子。

见此情景,韩立不再说废话了,而是低声念了几句自己也不明所以的咒语,就毫不客气的举着“聚魂钵”凑到了此人的脸前。

想当初钵盂中的阴寒之气,即使韩立这样的筑基期修士,一接触了都要打了个寒颤,现在境界已回落到了炼气期的“曲魂”,自然更是无法抵挡了。

所以钵盂才在其跟前一放,此位就已觉得周身奇寒无比了,就好像元神都要被冻凝住的样子,仿佛千万根钢针同时刺向他的灵魂深处。

仅仅片刻后,这位再也忍不住痛苦了,一声惨叫后,脸上的肌肉都扭曲的变形起来。

“不要急,我还没有正式施法呢,到时痛苦可是现在的上百倍!”韩立飘忽不定的话语,在其耳边忽然响起。

“上百倍!”此位一听韩立此话,差点恐惧的要晕过去。

现在的痛苦,他都无法在承受住一时半刻,到时的上百倍,那还不当场让他元神痛楚的烟消云散啊,这绝对就是那传说中的“炼魂术”。

尝到了苦头的“曲魂”再也没有怀疑了。因此,看到韩立又掐动法诀的样子后,他不敢硬撑的急忙改口道:“道友手下留情,我说就是了。阁下能不能先将魂器收起,千万别再施展炼魂术了!”

他因为钵盂的阴寒侵入,冻的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,若不是他身上还有些灵力护体,再加上曲魂的躯体远强与常人,恐怕早就被僵硬了。

“早这么识趣,不就免了这份苦头了吗!”韩立露出一副“你这是自讨苦吃”的模样,才看似随意的将钵盂收了起来。

其实他心里,也暗自松了口气。

因为就是这位不说此话,韩立不久后也会将”聚魂钵“收起的。因为这法器的阴寒,让直接触摸的韩立,同样大感吃不消了,实在无法继续拿在手上了。

“曲魂”见韩立真的收起了他认为的魂器,长长吁了一口气。

“最好不要想着用谎话蒙骗过关,我自然可以用相关法术测试你说的真假。我想阁下不会愚笨到为了什么秘密,而将自己弄得魂飞魄散,永不无轮回吧。”韩立的声音冰冷无比。

这句话,让想起刚才所受痛楚的“曲魂”,不禁浑身颤抖了一下,脸色难看之极!


悦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