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传》第三卷 魔道入侵
第三百二十五章 诡异

“砰”“砰”两声,刘靖两人的尸体,被偷袭之人随意地甩到了地面上,让韩立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。

“既然来了,就不要再走了,我正好还缺几个筑基修士血祭呢!”这人说完此话,阴阴的一笑,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,在月光下闪闪发光。

这人竟是那刚才还惊慌之极的越皇,只是此时的他,哪还有半分狼狈慌张的样子,身上传来了不下于蓝袍人的法力波动,竟也是筑基后期的修士。

感应到此人的修为,韩立的脸色越发冰冷了。

实在不知他刚才施展了何功法,竟能将修为掩饰到让黄枫谷众人察觉不到分毫,这让韩立一下想起了当初见小王爷和王总管二人时,同样察觉不到有法力存在他们身上的情形,只是这次那奇妙的危险预感并没有出现,这让韩立越发的忌惮与小心了。

韩立手指一弹,白磷盾和龟壳法器同时出手,围绕身侧缓缓移动起来。

旁边的陈巧倩和宋蒙等人神色紧张的望着越皇和蓝袍人,同样放出了法器,紧紧护住全身。

看到韩立等人如临大敌的模样,越皇和那蓝袍人互望了一眼后,竟同时嘿嘿冷笑了起来。

接着就见那蓝袍人身形一晃,突然出现在了十几丈远的一处地方,那里有一堆闪闪发光的冰渣,正是被韩立乱刃分尸的冰妖碎尸。

蓝袍人到了跟前,冲着堆冰渣伸手轻轻一抓,一颗蓝色珠子就“嗖”的一下,从冰妖尸骸中飞到了其手上。

与此同时,那阴险的越皇也闪身到了被火鸟真宝炼化的两名血侍葬身处。他伸手往地上狠狠一拍,一金一黄两颗珠子破土而出,老老实实的飞到了越皇手上。

“这是?”韩立一见这几颗珠子,在联想到此前的那颗青色珠子,立刻隐隐猜到了什么,心里马上紧张了起来。

没想到他还想如何将此行目的达成,可东西竟然就出现在了眼前。

这些肯定就是那小王爷讲的和结丹有关的“五行血凝丹”,只是这里只有四颗而已,还有一颗呢?

韩立正在惊喜交加之际,那越皇和蓝袍人得到这几颗珠子,同样的喜形于色。

他们各站一方的忽然仰天大笑起来,然后在笑声中冷眼瞅向了韩立等人,毫不掩饰面上的流露的杀机。这让韩立这边的人都不禁脸色微微一变。

“全都上天!”韩立各种念头在心里转了一圈后,忽然大声说道。然后神风舟一现。人就率先飞到了空中。

其他人听了一愣,但处于对韩立前面不凡表现的信任,宋蒙和那“雪虹”师姐的双修伴侣,都下意识的按韩立所说的一齐飞到了天上。只有那陈巧倩听了韩立此言,踌躇了一下,但随后一拉身后的钟卫娘也御器上了天。

越皇和蓝袍人见此,脸上闪过一丝奇异之色。但随即同时冷笑了一下。明明是两个相貌完全不同的人,但却给韩立神情笑容如同一人的诡异感觉,让韩立心里为之一凛。

“这些小家伙还挺机灵的,看来需要你提前献身了!”

“我的不就是你的吗?拿去就是了!”

越皇和蓝袍人两人在下面淡淡的一说一答,但话里的诡异内容,让韩立和陈巧倩等背后直冒寒气。

“韩师弟,他们在说什么!”宋蒙凑到了韩立身边,咽了下口水问道。

在见到了这么多同门惨死在眼前,即使宋蒙这样争强好斗之人,也没有开始时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锐气了。此时来问韩立,更多的是想心安一些,毕竟韩立在其心目中有一分神秘感,让他觉得有几分可靠。

韩立听了心里苦笑了一下,嘴角一动刚想说什么时,下面发生的一幕,让他脸色大变,马上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。那陈巧倩更是失声叫出了声,引得宋蒙心惊的急忙望去。

只见那越皇的一只手插进了蓝袍人地胸口处,而蓝袍人两臂张开,一点挣扎之意都没有,还神色如常地微笑着。

接着蓝袍人和越皇身上冒出了耀眼的血光,并通过越皇插进蓝袍人胸口处的手臂,让两人的血光连接到了一起,紧接着蓝袍人身上的血光开始向越皇身上狂涌而去,既像被越皇吸纳走的,也像他自己主动送上门的,让宋蒙看的目瞪口呆。

然后蓝袍人身上的光华越来越弱,皮肉也一点点的干瘪下去,而越皇身上的血光则越来越来强,面容竟一点点的年轻了起来。

“这是什么邪功?”宋蒙骇然的失声道。

但此时的韩立脸色阴沉无比,根本顾不的这位宋师兄的惊诧,而是深吸一口气后,猛然双手向外一甩。

无数的火蛇和火球之类的火系符箓,就争先恐后的从其手中涌向了下面的越皇和蓝袍人,足足扔出了一两百张还多,这可是韩立身上仅有的火系符箓了。

结果这些符箓在半空中就化为了铺天盖地的火系法术,巨大的火浪气势汹汹的就冲了过去,其声势甚至远在那刘靖的火鸟真宝之上。不过,能一次扔出上百符箓的,好像修仙界中还真没有几人,毕竟这哪是扔符箓,这扔的都是成百的灵石啊。

这一手的声势之大,让宋蒙和陈巧倩等人吓了一跳,连失神中的钟卫娘也茫然的眨了眨眼睛,盯着瞅了几眼。而下面的越皇,刚开始也被此景骇了一大跳,但随即就瞅出了这些只不过是低阶法术而已,就不屑一顾的不予理会了。

他很清楚,凭自己身上的护体血光,这些法术根本上伤不到自己的,还是抓紧眼前的事要紧,只要眼前之事一了结,他杀对方那几人根本入探囊取物一样容易。

就在越皇眼中闪过让人心悸之色的一霎那,那漫天的火光就将其和对面的蓝袍人淹没进了轰隆隆的爆裂声中。

果然,不论那爆裂声多么震耳欲聋,火光多么冲天,越皇和对面的蓝袍人都安然无恙,蓝袍人身上的血色光化已有多半转移到了越皇身上,而这时的越皇也变得只有三十许岁的模样,这让越皇露出了几分欣喜之色!

这时的陈巧倩几人见韩立出手了,也纷纷放出了法器向下面袭去,毕竟看起来那二人正施展某种邪术而无法反击,这自然要痛打落水狗了。

可是他们的法器刚一出手,一团刺目的白光在越皇和那蓝袍人中间爆发两人出来,接着一声惊天动的巨响传来,白光一缩一涨之间就将那二人淹没在了其中。

白光中蕴含的可怕灵力及越皇脸上露出的惊恐之色,清晰的落入了陈巧倩等人的眼中,让他们又惊又喜,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韩立,显然这一幕是眼前这位同门下的手。

可是他们眼中的韩立没有任何喜悦之色,反而神色更见阴寒了。

“别高兴的太早,那家伙还没死呢!”韩立淡淡的望了他们一眼后,冷冷的说道。这句话让这几人心里一惊,急忙望去。

果然,下面的各种烟尘虽然掩盖住了一切,但那越皇的灵气仍若有若无的样子,看样子即使尚存,但也法力大损不少。

用神识感应到这些信息后,宋蒙等三人又是精神一振,各指挥自己的法器,在附近上空盘旋不定,一等越皇显出身形,就要合力将其击毙,也算为惨死的同门报仇了。

“咳……好!……好!咳!我还真是看走了眼,想不到阁下才是此行人中最辣手的一个!你到底在那些符箓中藏了什么东西,竟然连我的护体血光都挡不住!”一阵咳嗽声从烟雾中传来,但渐渐声音就平稳了下来,并越说声音越冷,中气也充足了起来。

宋蒙等人神色大变,就是韩立也心里骇然之极。

“一颗天雷子罢了!我倒真没想到,这世间还真有筑基修士能挡住天雷子而不死的!”韩立叹了一口气,缓缓的说道。并双手一挥,十余头傀儡兽和傀儡士兵在一阵白光中出现在了身前,一个个对准了地面上那个逐渐清晰的人影。

一见那人影显现出来,宋蒙等人的法器毫不迟疑的猛袭过去,但是一阵红光后,所有的法器同时失去了和他们主人的联系,接着越皇满身血迹和污垢的从烟雾中走了出来,一双充满了怨毒之色的眼睛,死死的盯住了韩立。


悦读www.yuedu.info